招搖撞騙熱情旅行團

[按:《JoJo的奇妙冒險》混部同人(主5部幹部團⋯⋯其實主茸茸?),一般世界設定。因為5部沒有通用的港式翻譯(其實只是我自己沒看過,也沒找到。平時是用日/英語/綽號稱呼,但入文不可),所以人名全部改用網上較常見的大陸譯法(台灣?),但地名則用香港通用翻譯(否則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是甚麼地方)。]

【喬魯諾.喬巴拿的Day 2】
「大家早安,昨晚睡得好嗎?我就睡得很好,早餐都很好吃。都帶好行李了嗎?這樣的話,嘟嘟嘟嘟,老闆到你出場了時候了。」這個滿臉雀斑的男生叫多比歐,做事多有紕漏,不過尚算態度恭儉,也不算太過討厭。
「早安呀早安呀!熱情之旅Passione to go的環遊亞平寧享受玩樂十四天團來到第二天,又是我老闆—迪亞波羅為大家導遊的時間。今天繼續有拿玻里的行程,大家是不是很興奮!很興奮呢⋯⋯?」這個頭髮像長了霉菌的,不說了,說來也無用。
團友對他的所謂導賞都很不滿,例如這下又是廢話,於是⋯⋯「你不如閉嘴吧好嗎?你跟那個麻子領隊由早到晚都在吵吵吵吵吵,連讓人睡個覺都不行,一開口又在說廢話。」說話的是個長髮、老頂著頂像蛋殻的帽子,跟他一起的是個頂了個妹妹頭的英氣男子,兩個人都是一副自認為了不起的氣質。由早到晚細聲講,大聲笑。
前面三人組的一個少年附和他說:「就是咯,都不知道你在說甚麼。」
都不知道為甚麼會參加這種古古古怪怪的國內線團。導遊、領隊,甚至連個胖子司機都簡直垃圾一般。團友反而比我想像中正常。
也許是想要轉換一下心情,卻又不想自己煩太多事情才會報團,現在這心情可一點都沒轉好。

「先生⋯⋯先生⋯⋯」是坐在同排的那位小姐。我輕聲應過,她又說:「你也是一個人?」我又點頭。她繼續說:「唉,明明說是米蘭購物團,一見到整團都是臭男人就知道被坑了。」
咦?是這樣嗎?「我報的可是《教父》主題旅行團。雖然看來都是被坑的多。昨天聽來完全不是原來說的那樣。」
我跟這位特莉休小姐坐在這十六座的最後一排,可能因為只有我們兩個落單,所以她間中都會找我說話。這個團本來就很小型,大概只有十個人左右。我們前一排是一個輩份奇怪的四人家庭,不過今日卻自己離團活動。另外還有剛才說那兩個醒目相二人組。而剛才附和的那個,就跟兩個學生樣的男生一起。除了四人家庭的那年輕媽媽,正如特莉休所說,一整團都是臭男人。

「就快到了拿玻里港口,待會我會坐船到卡布里島,我們先在這裹停下吃個早午餐,但不要吃得太飽啊,否則坐船顛簸,吐得一船臭氣就不太好吧?那這個早午餐有甚麼吃呢?當然是拿玻里最有名的薄餅。拿玻里,大家都知啦⋯⋯啊!」黴菌頭被誰的摺紙彈襲擊,那是⋯⋯
「米斯達,這樣摺力度不夠。嗱,要往這裹反⋯⋯」那個早上附和蛋殻頭的少年朗聲地跟他的朋友說著。那個一副標準地中海相貌的陽光男生本猛打著手勢叫他住口,終歸還是得動手。
不過黴菌頭沒甚麼反應,可能始終是客人,看怕不好得罪,只好乖乖坐下來一聲不響。
陽光男生之後半開玩笑地瞄著少年,然後又咧嘴笑說:「你試試?這樣摺根本彈不動。」聲音清爽之餘帶點粗實,跟那少年的孩子音此起彼落,好不融洽。
「福葛,你說是不是?哪有這麼笨的人?」他跟和少年平坐的男生說著。
「系裏的人都叫他『智障的納蘭迦』,這是人所共知的。」那個福葛陰陰嘴笑。
「啊!不要說呀!不要說呀呀!」納蘭迦羞愧不已。

餐廳到了,悶悶不樂的特莉休問我可否同坐,我說樂意至極,但她吃著她的瑪格烈特薄餅時咬了兩口就不吃了。
「妳沒事吧?暈車嗎?」她嘆了口氣,呷了口格雷克白酒,看看我身後那個妹妹頭,出了神。大概是女兒家的心事吧,不好猜了。
半响過去,我正要飲盡玻璃杯裏餘下的「基督的眼淚」,特莉休這時開口說:「為甚麼連陌生人都要妒忌呢?」我不知道是想要開口回問還是吃了一驚,立時嗆了一下,紅酒都咳了一桌子。
我猛地道歉,還想跟特莉休繼續說說,卻不見了她。

***

【葛德.米斯達的Day 5】

跟納蘭迦他們旅行只是隨便找事情消遣一下,順道看看有沒有妹子。這團裏就得一個,而且非常地可以。沒法子吧,我一向就沒甚麼女人緣,唸的機械工程,參加那些打電動、戰爭遊戲的學會,裏頭全是死宅,就算有也看不上我。所以我覺我怎麼都得把她把上手,機不可失啊!
可是那個金毛卷卷頭經常黏著她,搞得我也不好接近。
昨日遊完龐貝,今天回拿玻里乘高速火車去佛羅倫斯。紅箭上這級數的座位都是兩個兩個的。
由於我本來就不多喜歡福葛,因為這個人太過小器又容易動怒,但納蘭迦跟他稔熟,他說要連他都一起來我也沒辦法,維持著一般程度的社交就算,也因此,在兩座位一排的情況下我都自己一個坐的。有時納蘭迦趁福葛睡了就會走過來,所以一有人坐來我就⋯⋯「快點說啦,怎樣才能擺脫那個卷卷頭把上那個妹子呀?」
沒想正是,「你說我嗎?」金毛指著自己,木無表情,看不出他是生氣還是怎樣。
「哈⋯⋯哈⋯⋯你好⋯⋯我以為⋯⋯」真是超大的尷尬,你正在說話的那個人,就在你面前聽著。
「以為我是納蘭迦吧?」他很從容地說,「我就知道啊。
「不過原來你喜歡特莉休⋯⋯要我幫幫你嗎?」金毛依舊無表情。
「你在機場差點把我的錢包扒了,不信你。」那可是真的,要不是納蘭迦這大嘴巴說了,我可不知道。
「就說不是偷你的,是還你的。你自己掉了不知道,我撿了起來,被納蘭迦誤會了。為何要我把說話說兩遍?」
被他這樣直視著我著實不爽,「納蘭迦前納蘭迦後的,裝還真像認識的。」我別過面,讀著我手上的遊戲雜誌。
「不好意思了,米斯達先生。我叫喬魯諾.喬巴拿,叫我喬魯諾就可以了。剛才忘了自我介紹,真失禮。」他掩著開胸衣的開胸部份,微微敬了個禮,說起話來必恭必敬的。要是我是可愛女生也的確會喜歡他這種人,而不是我。
我忽然覺得這個人閃閃生輝,太過耀眼,「你能不能坐在別處呢?」
「十分抱歉,但⋯⋯這是黴菌頭的安排,要不要我去換⋯⋯換特莉休過來?」他馬上動身。
「哈哈哈哈⋯⋯」因為「黴菌頭」這個形容太貼切,我真的忍不住,「不換⋯⋯暫時不換也可以。你這個人也挺有意思的。」
「這樣就好了。」他一頓,「不過其實我也不真的認識特莉休,只是我們兩個都落單,有時會多說兩句話。」是這樣嗎?怎麼覺得他在特意解釋給我聽?

「啊!」這是女子的叫聲,我們看過去,是特莉休!
我衝過去看,是一隻老鼠!
「啊!啊!快點抓了牠!」特莉休指著正在咬她的名牌手袋的小老鼠。
「別吵呀女人!」她身旁一個壯漢正向她吼著,飛出鋼珠打了老鼠出車窗外,「最討厭吵吵鬧鬧的女人了!再吵我就要舌吻你啊!」
「喂你!」怎可能讓他欺負特莉休呢?「你怎能這樣說,快點向這位小姐道歉。」
那漢子擺了隻手在耳畔說:「甚麼?我可是把這位小姐救了的恩人啊。小姐,妳⋯⋯」他旁邊那個英俊的男子正拳打在他臉上,「小姐,不好意思。我這位朋友腦筋有點問題,我跟妳道歉。大家都是團友,請妳原諒原諒他。」
喬魯諾在我沒為意時已站到我身邊,「特莉休小姐,也許這樣吧,妳跟我調個位置。妳去跟這位米斯達先生同坐,免得妳再坐在這裏坐立不安。」咦?這實在!喬魯諾你果然是個好人!
那個就是常常不出現的那個家庭了吧?今次好像也是我第一次正面見到他們。
咦?等等,剛才眨一眨眼之際好像見到福葛在那個英俊男子後面閃走。

我跟特莉休回到座位,她自己在看她的時裝雜誌,看都沒看過我。怎麼辦呀?我真的不懂跟女生說話呀。
「呃⋯⋯」托著下巴的特莉休放下雜誌說道:「剛才,謝謝你的好意了。」
「哈哈,小小意思而已。」我摸摸後腦,壓根兒想不到要說甚麼。怎麼好?明明人家女生都開口說了話,我怎麼⋯⋯
特莉休突然捏著鼻子,往四方噴了些香水,別過面去。
我怎麼有種被嫌棄了的感覺?
我放棄了,看來這種事情的確⋯⋯與我無緣。

我起身想去去洗手間,卻見門前排著兩人,是納蘭迦和團裏一個長髮的男人。那人跟他的朋友一樣,老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比起未認識的喬魯諾還是噁心幾倍。
「米斯達⋯⋯你也突然肚子痛嗎?」納蘭迦掩著肚子,看來很痛苦。
「沒有呀。只是想小個便而已。」我好奇為甚麼他會這樣說。
「福葛也肚子痛,現在在裏面。」難道是剛才的午飯有問題嗎?那個黴菌頭和這家旅行社可真不濟。
「米斯達,我想確認一下。」喬魯諾忽然出現在我身後,「你剛才有下黑胡椒嗎?」
我想了想,應該沒有,平日我都會下,不過今日那瓶胡椒剛好用完就沒下。
「沒有呀。有關係嗎?」
喬魯諾眼神越加堅定,「那齊貝林家四口剛才在火車站才集合,所以沒事。另外我本來也懷疑是餐廳還是甚麼,但剛才我留意過,應該只有你和這些先生的朋友沒有下黑胡椒,現在非常肯定是胡椒的問題。而且⋯⋯我懷疑那瓶他們用的黑胡椒並不是那餐廳原來供應的。」喬魯諾似乎很有把握,而我前面那個長髮男人聽過喬魯諾的說話表情變得緊張了,同時鐵青的臉越來越青。
我看過去座位,看見特莉休屈著身子,臉朝地面,難道⋯⋯?
我猛拍著廁所門,福葛沒甚麼動靜。我再大聲叫喊,聽到裏面有些撞擊的聲音。未幾,福葛就出來了。
「納蘭迦,你多等一會!」
我衝回去,不等特莉休回應,抱了她過去洗手間,「小姐,妳隨便用。有需要就叫我。」
我見到納蘭迦在抱怨,那個長髮男子都很不耐煩,可是沒辦法。人家可是個姑娘,不能出這種糗。
但我隱約想到有些事情的關聯。

***

【布魯諾.布加拉提的Day 8】

第一天來就這個團,就深感到這間旅行社多有問題,可是這算不得是不良經營的證據。我們需要的是「證據」!只要得到證據,我們才有逮捕迪亞波羅的理由。
雖然這間「熱情之旅」除了不當經營,還涉及洗黑錢之類的問題,不過只有我們兩個人調查不到那個地步。最重要是把迪亞波羅這個人拘捕回去再搜集其他罪證。我相信其他團友也不知道迪亞波羅就是這個旅行社的老闆—那不單單是個昵稱,而是他真正的身份。
從拿玻里到佛羅倫斯,雖然一直出亂子,但也不見得屬於旅行社一方的責任。來到威尼斯,住宿比之前的更惡劣,可卻全部都是正當經營,沒有甚麼問題。不過令我有點在意的是亞柏基檢查眾人身份時,唯獨那個自稱喬巴拿的人無法查證。這個人過份小心,警覺性極高,與一般人比之十分可疑。

這一晚,亞柏基看到迪亞波羅乘夜走出旅館,偷偷摸摸的好像要跟誰見面。不過迪亞波羅也不笨,至少拐了好多路才轉到目的地。現下查到地址,交給同僚再行動就算。
慢著,這是⋯⋯迪亞波羅的同夥?不,不可能,要是同夥的話,通知迪亞波羅回去就可以了,用不著一路釣著。
「你!」因為暗地跟亞柏通串通了,來一個包抄,這傢夥走不掉了。我企圖制住他的手腳,誰知他好像也會相當程度的格鬥術。雖然如此,我們始終是專業的,而且又有兩個人,鬥了一番終於鉗住他的四肢。亮光一看,「是你?」正是那個形跡可疑的喬巴拿,「你到底是甚麼人?為甚麼要跟蹤我們?」
亞柏基搶去他貼身收藏的護照和錢包,竟是本英國護照?
本來說就算是英國人也不有大礙,奇就奇在,任何情況下他都在使用意大利文名,包括亞柏基搜出過的一些非正式證件。
亞柏基首先問道:「初流乃.喬斯達?甚麼奇奇怪怪的名字?為甚麼要用假名?」
喬巴拿瞪大雙眼,「我母親喜歡日本文化,所以替我起了個日文名字,才不是甚麼奇奇怪怪。」
我捏著他的後頸想嚇嚇他,「你最好小心點、老實點回答,你是不可能騙得過我的。」
「我沒想過騙你們。看到我的姓氏,你們沒頭緒嗎?」
喬斯達⋯⋯是那個喬斯達嗎?「你是世界富豪之後?」
「沒錯,喬納森.喬斯達就是我的父親。」我舔過他臉上的汗,果真!要是富豪之後,用個化名來生活很正常也確實不難。
不過亞柏基不會相信他,他從一開始就不可能相信他。他繼續翻喬巴拿的錢包,拿出鏡面那幀相片,「這個人是誰?」亞柏基問。
喬巴拿依然目無表情,但語氣有點動搖:「他⋯⋯都是我爸爸。」
我放開喬巴拿,取過照片和錢包來看,那照片幾乎看不見樣子,只有一個大背面,那是個半裸身子的金髮壯男,背面寫著「初流乃:爸爸們都愛你。」。另外錢包除了有一張級數特別高的信用卡和兩張卡片,現金和其他證件都沒有可疑之處。兩張卡片分別印上「喬斯達集團主席 喬納森.喬斯達」和「喬斯達行政總裁 迪奧.布蘭度」,以及各手寫了另外的電話號碼。想起來相中的那個人正是這個舉世矚目的企業天才布蘭度。
「兩個爸爸,這怎麼說?」我平靜地問,並止於亞柏基幾乎脫口的說話。
喬巴拿各看了我們一眼,然後說:「我就算解釋你們都不會相信,不過你們怎麼都會窮追猛打。然而在我說之前,我想搞清楚一件事。他拿回錢包和物事,「我相信你們也是用假身份,你們應該不是個普通的餐廳職員。」我點點頭,他續說:「我相信你們是專業的調查人員,很有可能是政府機關的人員。」
我看他也猜得十之八九,而且也覺得這個人可信,也許可以助我們一把。於是不理亞柏基一臉不同意,便跟他說:「你都猜得很準。不怕跟你說,我們是警察,潛進來調查這間旅行社是否跟一些商業詐騙有關。」說個表面理由給他,他應該都會相信了,同時也給他看看我的警員證。
亞柏基不耐煩地說:「到你說了。好人好者怎會有兩個爸爸。」遠遠指著他正收起的照片。
「實際上他是我媽媽,我這一頭金髮就是遺傳自她。她原來不是叫這個名字⋯⋯」他邊說指指布蘭度的卡片,「而是有個普通的女性名字—艾莉娜。在我五歲那年,媽媽突然間爸爸說:『我不再做女人了!』然後離家出走做了變性手術,偷偷換了個身份回到喬斯達集團。這麼多年來我也沒見過她,她怕我接受不了,亦不想破壞喬斯達家的聲譽。
「我最後才收到這張近照,我的確一時接受不了。典型淑女、法律系才女的媽媽變成了商界鉅子、肌肉男。我近年一直都在拿玻里就學,想散散心就參加這個旅行團。」
他像唸書一樣說完以後,再說:「警察先生,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幫手查。」
「想來你一個英國人,說的意大利文也挺地道。」我想來說著。
「不只意大利文,我還認識很多語文。我是被稱為天才的那種人,雖然我不認同。現在我在農業大學唸書的所有費用全用獎學金付的。」他說著自己的事完全像說著別人的故事。

想來這個天才應該有點用處,解決了亞柏基的心病以後再想想怎樣利用才好。

***

【納蘭迦.吉爾各的Day 14】

在回到拿玻里機場快要下車的那個時候,福葛跟那個煩人導遊被拘捕了!那些警察先生不讓我問清楚就把他帶走,福葛也甚麼都沒有說就上了警車。好像就是那個導遊非法做了甚麼,和福葛在搞甚麼破壞。我好難過,福葛不可能是壞人,可是我見到米斯達看著福葛被抓的時候竟然在偷笑!我覺得米斯達好恐怖!
雖然福葛經常說我是大白癡,說「混蛋?!你在耍我啊?教了那麼多次都不懂!這麼簡單的微積分也不懂你怎麼考上數學系的?你這個大白癡!」但其實福葛是很用心教我的,他都是為我好的。相反,米斯達甚麼也不跟人說,只管去泡女。
啊,聽說他在泡的那個特莉休就是那個導遊的女兒。這也令人很驚訝啊!明明她常常對這個導遊也很不滿的!不過我明明記得他跟那個金髮的在一起,為甚麼最後會跟了米斯達一起?
米斯達也很壞的,在人家的爸爸被捕了就走去撩人家。不過我看她還是很傷心的,然而她卻不再理會那個金髮的,也說被那個甚麼壞警察弄得很傷心。
我跟著米斯達去安慰她:「小姐,妳不要那麼傷心啦。」
米斯達瞪了我一眼,揚著手好像在叫我走。嘎?我做錯了甚麼?
不過特莉休有回應我說:「雖然我的父親是很壞,可是他被人逮捕了我心裏也不好受。而且還是他親手⋯⋯為甚麼要是他呢?」然後又在哭。米斯達乘機抱著人家,又不知道自己身上很臭。我們大家男人就沒所謂,你這樣臭去抱人會被罵得很慘啊!
我這樣想著,但米斯達卻沒被人罵,反而特莉休還靠在他身上哭。嗯,一定是她太難過了,難過到嗅不到他的臭味。

我離遠見到那個金髮在看著特莉休,嗯,還是米斯達呢?我總覺得他這幾天好像一直看著米斯達,而且板起口面,很恐怖!
他一路看著,特莉休瞥過白了他一眼。啊!他好像有幫那些警察拘捕那個導遊的,可能因此被特莉休生了氣。啊!這不是代表他有份拘捕福葛?哼!壞人!
不過他從後叫著我:「納蘭迦!納蘭迦先生。」
咦?他知道我的名字?
「啊⋯⋯」我轉過頭。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像特莉休小姐那樣嬲怒了我。不過有罪當懲,你的朋友可能不是你認識的那麼簡單。他的家跟這個旅行社和那個老闆是敵對派系的惡性商人,他們暗地裏做了很多犯法的事。」他很正經地跟我說,看起來沒有那麼恐怖。
「那都不過是他的家人不對,為甚麼要拘捕他?」我反問。
「就說他並不是你認識的那麼簡單,他都有份參與那些洗黑錢的活動,而且今次他想插贓嫁禍那個導遊。」他之後說的我通通聽不入耳,也不明白,總之福葛就是個好人!
最後他都不說話,又離遠看著米斯達和特莉休好像很相親相愛的樣子。
「為甚麼連陌生人都要妒忌呢?」沒頭沒尾的,都不知他在說甚麼。

[按:這樣寫完了。我寫了草稿、大綱之後本來想過到底要分篇出,還是這樣整篇出。因為只有「起.承.轉.合」四篇,但我用了的日程是挑地點選的,所以免得誤會,加上我覺得自己寫完以後會再改,所以還是整篇出。

故事最先的概念是「雖然我不認識他們,但為甚麼有點妒忌?」,是我在旅遊的時候有個人對我和朋友說:「見你們那麼投契,好像很友好。」這句突兀的說話延伸出來的。想了好久到底放在原創故事好還是同人故事,也想了好久要寫一個怎樣的故事,最後想到寫旅行團,所以選了Jojo的同人。因為Jojo本來就很有異域感,那種既陌生距離卻近的感覺很適合這個主題。本來想寫安拿蘇的,最後還是選了茸茸。

故事大綱是我搭構了第一部份的前段之後才出來的,因為這才把人物分組,再寫身份。因為身份又延伸了一些可能性。然後有部份內容是因為很想讓茸茸說「Jonathan是我爸爸,Dio也是我爸爸」才故意改造的。剛想出來的時候,我還覺得自己很天才。但說得我弟弟聽時,他甚麼反應都沒有。

另外想說一些沒明寫,很有做的設定。Zeppeli一家,這樣寫純粹因為localized了讓他們變成意大利人,同時又不是Joestar氏的。四人分別是很年輕的母親Lizaliza、有點瘋的Joseph、英俊的Caesar和他倆收養的東方仗助(小孩、在火車裏不佔座)。福葛、納蘭迦和米4是同一大學的,福、納是同系(數學系,因為納蘭迦學數學的情節所以XD),米、納是同學會(我就想到底槍支和模型飛機共通興趣的是甚麼學會,說不個實在,都好像不太現實,索性不寫了)。多比歐是個「好人」、很熱心,對老闆的壞事不太知道。這兩個人有少許用了荒木莊的設定。司機是胖子幹部波爾波。旅行路線是五部的路線圖(因為我不想重看,又記不起,所以找了很久才找到)。茸茸是以為這是「教父」題材的主題旅遊才報團,而他喜歡「教父」是因為他「母親」喜歡「教父」,他「母親」喜歡「教父」是因為「她」喜歡馬龍白蘭度。茸茸實際上是英國貴族(Jonathan)+國際鉅商(Dio白手興家)之後,那是Dio用自己的天才能力造了這個國際集團(比SPW厲害)再安了Joestar的名字,因為他都是愛他的(笑)。

而妒忌那些線路就不寫了,主要是特莉休和茸茸。特莉休是因為愛情,而茸茸比較複雜,也是我想說的主題。有時人妒忌會因為很多理由,不一定是因為愛情,可能只是人寂寞了。有時兄弟姐妹之間爭寵也會有這個原因。

之類之類,暫時就醬。

完筆    2016年7月2日下午

未ta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