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016:為甚麼我們仍然和理非非?

香港人做了幾檔事,好像都說我動員能力很強,最後卻派對曲終人散。外國人或者大陸人也許在心裏都在暗暗竊笑,然後對這些人作了這些毫無作用的事感到不解。事實說,我並不支持和理非非派,說到底這的確令我們毫無進展,可是我也沒參與武勇派的行動,那當然我也不是親中。武勇派並沒有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雖然我們心知道,在歷史上很多關口,不流血就不能突破。可是我們也知道在如今的武勇派帶領下,我們血流盡了也不見得能突破甚麼關口,我們只是在浪費兵力。

所以說為甚麼香港的大多人數仍然停留在和理非非,並不代表他們就在支持這派人,而在於風險。香港人誰不知道甚麼是風險?主婦、小學生都知道風險是甚麼,風險要怎樣評估,這就是為甚麼香港能風生水起。這裏的風險說的不單單是經濟穩定這些說出來會被指罵的「無謂」原因,而是前境。因為香港人最能把握的事、最能控制風險的事是經濟,所以未來的事,我們常常只想到經濟。因為我們誰都想不到我們的未來應該怎樣才好,所以我們就當這些事情不重要。

香港的政客欠缺理念,不論左中右,大部份說的都是空泛的民主或經濟。從前的人能夠推翻一個皇朝,是因為他們急於改善生活,急於擺脫目前非人的生活;從前的人能夠爭取民主,是因為他們相信民主能夠改善他們的生活,能夠順從自己的願望去改變政府成為「為自己著想的政府」。民主就是一種自私的東西,別說得爭取民主的人比爭取經濟穩定的人高尚幾多。說爭取民主的之所以空泛,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費力爭取了所謂民主之後,我們能做甚麼,又或者我們費力去爭取,到底在爭取甚麼樣的民主。我們能眼見我們暫時所能的民主,對我們的生活沒有任意幫助,我爭取更多民主到底還有沒有實際意義?這比起那些根本毫無民主的地方,我們可能更不渴望民主,我們只是因為貪心想要得到更多東西,可能我又不上掉了口上的那塊肉,因為我們不能做貪心的小狗,我們要適可而止。

現在的局面就是我們都「不要」甚麼甚麼,卻除了說「民主」之外,誰都說不出核心。我們不要經濟倒退,不要大陸化,不要被矮化、邊沿化,不要被外國人看低,全部全部只懂得不要這不要那。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想要的是甚麼。別人家在說「破四舊」的時候,也懂得「立四新」。那梁振英下台以後,要怎樣?得到全民直選以後,新特首要怎樣?港獨之後,香港要怎樣繼續走?反攻大陸、打倒共產黨以後,要建立怎樣的「新中國」?不要忘記共產黨是怎樣得到民意,而國民黨是怎樣失敗的。

我們喜歡「刀仔鋸大樹」,所以我們並不是厭惡高風險,反而非常喜歡,因為大家都是惡性賭民。所以我們要知道的,是我們博過風險以後能夠讓我們得到甚麼,值不值得我們無止境地加注,不至於賠了夫人又折兵。

隨想亂曰    2016年7月1日下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