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朋友

[按:《Jojo的奇妙冒險》第4部仗露同人,妄想七年後設定,第一次試行兩段並行的寫法。是一個我在巴黎巴士上想到的故事,雖然好像與此無關。]

【東方仗助的場合】

我的男朋友是一個漫畫家。

不過我並沒有怎麼看過他的漫畫,每次看了一兩頁都覺得很無趣。

我並不是因為仰慕他才跟他一起,雖然這可能是某些人的希望,但我不是。
可我也不是因為他很富有就跟他一起,儘管他在不久以前幾乎已傾盡家財。

我今年23歲,一起都幾多年了?我覺得也該能跟他同居了,反正他的大宅夠大,就算讓老媽都也搬來住也不賴。
可是他老是想獨來獨往重難月日常常覺得我在打擾他,也不好提出來。

他實在太過精神緊張了,肯定是工作太辛苦。這樣也是的,他好像真的是甚麼起有名的畫家。
雖然他好像不這麼認為,總希望他能稍稍鬆下眉頭。
就算只是好好的給他煮個飯,這也不錯吧?總好過倒頭就只會廢寢忘食地畫個不停。

總覺得現在有點淡然無味,我覺得應該還是我們不合適吧?
露伴把一切都看得太認真,連說個笑話都惹得他氣炸,如此毫無幽默感的,還不知道是怎樣搞創作的。

不過是對他的漫畫搞個無聊笑話,竟然怒得不肯應我門。哎啊甚麼時候才肯消氣呀?
好想再抱抱露伴呀!

【岸邊露伴的場合】

我的男朋友是一個新丁警察。

不過他並不努力工作,總是只在鄰里間閒聊八卦,不事生產。

我也不知道因為甚麼才跟他一起,雖然他可能是我最討厭的人,但結果卻如此。
可我也不是無緣無故就跟他一起,至少我發現他有時還挺好使好用的。

我今年27歲,都甚麼年紀了?我覺得也該讓大家的關係穩定下來,所以說就算希望同居的話,也很正常吧。
可是他定必要跟他那老媽一起住,自然不會有這種打算,也不好提出來。

他實在太過空閒了,肯定是工作太聊聊無事,這樣也是的杜王町整日無事,能有甚麼事做?
雖然他好像不這麼認為,老是三天五日就在搞些新花樣。
就算只是給我幾天時間安靜作畫也不能,這樣完全在拖我進度。

總覺得現在有點索然無味,我覺得應該還是我們太勉強吧?
那笨蛋總是吊兒郎當的,好歹都是個成年人,還頂著個牛糞頭,還不知道這還怎樣能夠當上警察的。

不過是說他一句「牛糞頭」,竟小器得不來找我。那吖蠢蛋甚麼時候才懂回來?
我才不會親自跟他道歉!

【後記】

在東尼奧的餐廳外,露伴跟康一和仗助跟億泰兩雙人在門前碰上。
康一興奮地揮著手,「仗助呀⋯⋯」還未說完就被露伴拖走:「走!」
康一不解,「為甚麼要走呢?」
「不想吃了。」露伴鼓著臉。
「不是露伴老師說要來的嗎?」康一甩開露伴的手。
那邊的仗助雙眼朝天,嘟著嘴走進餐廳裏。
億泰看看兩邊也說:「你們別走吧。反正都來到了⋯⋯」
露伴還是頭也不回就走,億泰緩聲喊著:「康一⋯⋯」康一只在努力地拉回露伴。
東尼奧聞聲而至,「露伴老師。」
露伴一臉不爽,東尼奧續說:「你剛才到就走?」
「現在飽了。」露伴隨便應對。
「可不會有這種事⋯⋯」東尼奧執起露伴的手,「你看起來絕對是餓了很久呢⋯⋯從各種意義上。
「坐下來吧,先喝杯水。」
康一把露伴按坐下來,露伴拿起水杯一臉煩厭地喝下。馬上手上起了厚重的死皮,脫光以後手繭不見了,指骨關節也靈活了。
康一靦腆地笑道:「露伴老師也辛苦了。」
之後上來的好幾道菜,讓露伴感覺全身幾乎卸下了一噸重量。
「那康一君和億泰就不招呼了嗎?」露伴跟剛端上果撻的東尼奧說。
東尼奧微笑不語回到廚房,另外一個女孩出來替露伴換了水瓶。
「妳就是那位⋯⋯」露伴把女孩認出來了,但女孩並沒有回應,卻說:「看來今天的幫廚先生只想給露伴老師做菜。」
康一看著她的笑臉,把坐在身旁的億泰拉起身朝側說著:「東尼奧先生,我想為我們週刊給你寫個專題。嗯,億泰你來幫幫我吧。」
「我?我怎麼懂這些?」億泰指著自己的鼻子。
康一馬上回道:「來試菜。
「這位小姐,或者應該把今天的幫廚先生帶出來讓露伴老師見過見過吧。」

未幾,戴著頭巾穿著圍裙的仗助被誰推了出來,然後還是那張嘟起嘴的臭臉。
露伴眯著眼看他,「原來是你呀?警察先生好像不能做副業的。」
「誰說我來打工?」仗助把頭轉過更過去。
「那難道是來吃飯?」
「來學煮菜不行?」仗助吐出話後馬上掩著嘴。
「嘎?」露伴歪過失笑,「你可真的太過空閒了,無聊得要廚娘。」
「不是誰常常說喜歡意大利菜,我才不學。」仗助叉著手搭腳,有點焦躁。
「誰呀?」
「我老爸。」
「你到哪裹給你老爸做飯呀?美國嗎?你會去嗎?」露伴臉容輕佻。
「你還好說。」
之後兩人不語。

良久,仗助「唉」的嘆了一口氣拉起露伴面前的椅子坐下。
「喂喂,你別再生我氣好不好?我以後都不再對你的漫畫說話好了。」仗助拉住露伴放在枱上的雙手,「好啦,消消氣啦。」嘴巴依然嘟著,但雙眉外斜。
「現在是誰生誰的氣呀?」露伴甩開,卻又仗助抓緊,「現在來惡人見告狀了咯?」
「我怎麼可能在生這麼可愛的露伴的氣?」瘋狂鑽石在抱住露伴,「怎樣才能治癒小露伴的心呢?」
「哼,牛糞頭。」露伴咬住耳根不看他。
「哦!只有牛糞頭才能治癒小露伴的心。」仗助衝去跟露伴同坐一椅,用頭髮猛搓露伴的臉,「這句話啊,只有你才能說。」

眾人在後面看著。
康一擺擺手說:「唉,小情人就這樣吵吵鬧鬧始終又會和好。」
億泰看著哭了,「你跟由花子都沒吵。而且⋯⋯誰肯來跟我吵吵鬧鬧⋯⋯嗚⋯⋯」

[按:我本來希望後記是兩句起三句止就交代完,結果這種踭得累絕對需要好些篇幅(笑)。今次沒廢話說了。謝謝大家,就醬。]

完筆    2016年6月22日傍晚以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