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015:大島先生

《海邊的卡夫卡》的大島先生,換句話說來就是FtM-gay。他說過,自己是以男性的身份為自覺,也沒有了月經,這樣也好,沒了很多麻煩。我對性別時有時無的自覺跟大島先生不一樣,只覺得男體和女體都很麻煩。我並不想讓人覺得自己是為了取盡兩邊好處,才沒多說自己是個genderqueer。

月經對我來說影響很大,因為荷爾蒙不斷侵襲我的情緒和身體狀況。這個月月經遲來了半個月也未有出現,荷爾蒙反應卻在應當的時候出現,到了現在都消失了。到底是已經出現了而我不覺,還是不想再要來訪?我希望是後者。人生少了這樣的一件麻煩事,實在方便又簡單多。

本來還是有多少不安,總歸是生理狀況,但很快我又記得自己現下的生活宗旨。現在的我,過得很好。

隨筆    2016年2月11日中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