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幸福的道路上固然荊棘滿途

[按:《JoJo的奇妙冒險》Dio x Jonathan同人(攻受不序),非完全原著向、角色崩]

1.
幸福是甚麼呢?
對於我Dio來說,幸福就是擁有。
我不信賴虛無飄渺的東西,
因此,我會愛,但不會信賴這東西。
一百年前的那二十年我從末感受過愛,
但我也親歷過,一點也不好受。

我一開始就知道,儘管在早先的十三年從未有人令我有如此觸動—即使是那聖女一樣的母親也無法牽引出我的愛—我還是知道這是愛。
帶著那種仇富鄙貧的情緒來到祖士達家,本來就有點心理失衡。
雖然我沒期望過佐治.祖士達會比那混人父親好多少,但至少這個人能給予我更大的幸福,因為我能從這個人身上搾取更多。
如意算盤是這樣的打的,不過他還有一個兒子—我第一個碰上的祖士達。
心律忽忽變得時徐時疾,有如血衝頭面,又有如血盡僵化。
一下子就打不響了。

要跟這個人演兄弟之誼的話,我辦不到,從一開始就一點都裝不出來。
原因並非由於他是奪取擁有物的競爭對手……
應該說要是他單純是我的競爭對手,這可還更容易。
他卻令我無法狠下心腸。
這是一切的禍端。
彈指間我甚至狂想出,只要把這個人一併掠奪過來,就能得到更大更大的幸福。
都怪那異常的心律。

2.
本著要擁有這個人的想法,對於在他身旁團團圍住的蒼蠅覺得很煩厭,拍也不死,死之不盡。
首先就要褫奪他的光環,例如在眾人面前擊倒他。
至少那些迎著他威風而阿諛奉承的人會減退一半。
而且本是因為身為祖士達家的少爺,才如此廣受重視。
只要大家知道祖士達家的少爺不再只有他們眼前的那一個就可以。
驅除蟲害之餘,還能乘勢奪取名聲和勢力,一石二鳥。

可是最令人頭痛的卻是那個女人。
每天見到他回來那張喜滋滋的臭臉,我就恨。
被我迪奧踩在腳底下,居然還能歡天喜地,而沒有對我跪地求饒一真可惡。
我就知道是個女人,而且是個十分厲害的女人。
要不是這個臭婊子,以他當時脆弱的內心,早就怯於我的威勢,歸順於我。
之後我也不必做那麼多動作。

死而不僵,
就是這種臭婊子。
給妳點顏色,還不知好歹地在那個人面前轉來轉去。
但,也算是因為有人放了消息,才讓他知道我的介入。
可惡。
我總算明白到不能隨便找同伙,如果可以還是獨自行動更有保障。
這世界沒有誰能信靠。

居然為了這種臭三八打我。
我既然無法跟你稱兄道弟,自然也無法祝福你。
說甚麼愛一個人就是讓他幸福,這些人是多麼愚昧?
即使你說你已幸福,我也無法為你微笑。
正因為愛你,才要破壞你的幸福。
我都不幸福,你憑甚麼獨自去幸福?
只要你不幸福,才會懂得找上我。
你怎麼都不明白,居然還打我。
居然像那混人一樣壓著我毒打。
眼淚並不是因為身體的痛楚而流,也不是尊嚴受損諸般,
而是因為這個打動我心扉的人居然就跟那混人一般。

那時我的心絞痛非常,終生難忘。
他怎麼如此不識趣,要不是他總令我心律亂奏,
那時候死的就不是那條笨狗。
從那混人的拳頭底下逃出,還要受這些。

3.
第一次手下留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如此一來再也下不了殺手。
時間拖久了,手上卻還是甚麼都沒握住實在令我不安。
肥肉一直搖搖欲墜的釣在我眼前。
不主動出擊的話,早晚被那魯鈍的「親兒子」不經意就一口吞下。
還是他。
要是我能心狠手辣,根本不用急於對付佐治.祖士達。
現在我可還是他最可靠的兒子,但時日漸久也許還是覺得那沒有才能的親兒子更好。
我竟還有一絲寄望,覺得能跟這個失去父蔭的小少爺兩雙依靠。
我錯了。
大錯特錯……
就算沒被他揭穿計劃,他也不會。
他已經不再是那個會躲在房裏哭著吃巧克力的戀母小兒。
也怪那婊子使得成長。

戴上石假面的那一刻,可以說是被趕入窮巷才出此下策。
這是我的底牌—
一張連我自己都沒偷瞄過的底牌。
而且毀掉一切、撕開我的假面具這玉石俱焚的畫面,絕對不會是我親撰的劇本。
我可不想賠上我快將得手的幸福。
何況……
我並不希望與他對立為敵,
由此至終皆然。
只是一切再也無法回頭。

4.
我不懂得對人表現這份欲求,我只會搶奪。
這是我的本能。
自貧民窟養成的自然反應。
要是能夠緊循這個本能,我早就贏了,根本用不著超越人類。
……
我本來就優於凡人。
……
大概待我繼承了祖士達家的遺產以後,才去當個尼古拉斯伯爵可也不賴。
然而成為了吸血鬼以後我才知道,我的貪婪是只為人類無法滿足。
我得到了「永恆」,
我開始不再注目於人類創造的物質,
開始覺得虛無飄渺的東西也或許能握得住。
所以說「愛」也許都可以。
我重燃「希望」,卻同時帶來「絕望」。

被迫至你死我活的局面下,我仍然無法痛下殺手。
為甚麼不再做人類,心還是會痛?
我對你點到即止,以後你看到我迪奧的強大就會罷休,你卻一心要殺倒我,沒留半分情面。
就算軀體沒了、心臟被你溶掉了,還是有心痛的感覺。
很難過。
而且你卻從沒有忘記過那個女人。

5.
得不到的東西,就要將之毀掉——這句說話是不對的。
只要殺倒奪去我擁有物的人,幸福就屬於我的了。
你喜歡那婊子嗎?
這樣好吧,就讓我成為她、替代她。
反正我也不介意。

這次好了,那個東洋人確實可信,都做到那個地步,也給那婊子引了過來。
但他為何又在呢?
只要把我跟那婊子的腦袋對調,連臉龐和聲音都變成那可憎的,你不就可毫無痛苦地被我擁有著嗎?
即使你跟我一起不幸福,這也無可奈何。
否則我永遠都得不到幸福。
你不用知道,真的不用……
以後要是你對這婊子生厭了,我就化身別個來伴你吧。
為甚麼卻併死也要護著她? CYB8vHGVAAAa9iPCYB8vHdUoAAO88h CYB8vOcUoAA9v6M

已經越來越虛弱的我不能連永恆的生命都失去,我把心一橫,決定向他的身體打主意。
「JoJo,只要你願意跟我共用身體。我們兩個都不用死。」
「迪奧,你的很噁心。你變成這樣是我一手造成的,我願意用我的生命來償還。」
他表示了寧死不從,明明波紋都用盡了,也實際上敵不過我迪奧,為甚麼?
為甚麼呢?
償還……
我甚麼都未得到過,你又欠我甚麼?用甚麼來還我?
要是要來還我,為甚麼就不能讓我擁有?

死命地把我的頭顱緊緊抱住,我們從來都未如此親近過。
溫暖的臂膀一點一滴地失去熱度。
我將會永久失去他。
我不願意。
這不是我所希望的。
這樣的話好了,要是不能完全擁有,擁有點片也好。
不過是失去了靈魂的軀體,卻仍然是這個人。
這雙臂膀也只屬於我。
然而,我忘了,
一個人是無法擁抱自己的。

6.
明知道這份愛是多麼扭曲,仍然不捨放下,直到摧毀自己至於殆盡。
過了整整一百年,我還是放不下。
如果是愛摧毀了我自己,那一定是貪婪侵蝕了我的靈魂。
無論照了多少遍,鏡子所映照的還是自己的樣子。
手掌撫摸臉頰多少次也不是那種溫度。
我擁有了JoJo的身體,卻沒有得到幸福。
這一百年過去,我模糊了。

我想要去天國。
那裏也許會有我一直尋覓的幸福。
至少那個人在那裹。
但我很快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人類在彌留之際會特別希望上天國,因為人類活不膩,覺得死後還能達成未了的心願。
但我有無限的生命,不需要依靠這種虛無來實現。
然而正如有無限生命又怎樣?
甚麼「天國」存在或不存在也好,將不會是我尋求的彼岸,更不會讓我擁有我追求的。
我要前往的天國必須要有他,要是天國裏沒有他,這個天國就毫無意義了。
所以現在永恆的生命也不具意義了。

不,至少我還能抱住JoJo的身體。這樣至少比待在空無的天國好。
因此,無論如何,我也要像祖納森守護艾莉娜那樣守護著他的身體。
這是我僅有的,
僅能擁有的、
僅有的幸福。

7.
事到如今,我也開始不怕提起他的名字。
祖納森.祖士達、JoJo……
如果名字不具意義的話,為甚麼每次提起這個名字也帶來錐心之痛?
我已經搞不清這複雜的痛症病因如何了,大概是長年的舊患吧?
大抵是習慣了痛楚,也算是得到抵抗力。
可是如果可以的話,我寧願這輩子從沒聽過這個名字。

說起名字,我也沒有替我的孩子起名字。
都是恩亞婆婆設的局。
繁殖是生命有盡的下等生物才需要做的,像我Dio哪裏需要?
也罷了。
至少看起來是我血脈的傳承,是我用奪取過來的JoJo的血來傳承過去的。
這樣,既是我的兒子,又是JoJo的兒子。
真正屬於我的東西。

只想找回屬於我的兒,稍稍用了念寫的能力,卻驚醒了祖士達後人。
這些由艾莉娜這婊子誕下的後人,我可不用留情。
但我已經不像一百年前那樣充滿精力,
而無法尋回我兒、抓住幸福的我精神力越漸萎靡,
根本就無力跟他們對敵。
就算用盡全力也無法戰勝。

我真的覺得我老了。
恩多爾老是把「惡人救世主」這個名號掛在口邊的稱呼我。
你們可也不足以屍生人的材料,我可不認為你們足夠讓我救贖。
但更重要的是,一百年後的今天,我早已無法救贖任何人。
我的哲學,連我自己都動搖了,
我,連我自己都救贖不了。

8.
因為我沒有一個稱職的父親,大概也不認為自己能當個像樣的爹。
只希望我兒不會認為我是個混人,至少會好好記住有我這個人。
例如在懷錶裏夾上我的照片。

[按:Emm……原案是一個乙女向故事的概念,因此寫得Dio大王的腔調比較少女。由於是獨白,所以今次再試用輕小說的分段式來寫,不甚擅長。

第一條的Inspiration是「即使你說幸福,我也無法為你微笑」,受到櫻田雛老師的重大影響,絕對是想寫一個愛情觀甚至價值觀都超級扭曲的少女暗黑愛情故事。然後不知為何,很快就想到Dio爺。

也許是因為從前寫的同人(很大部是是《銀魂》的)都是日常系,或者沒有明顯的主線劇情(不計後期《銀魂》,而且都寫不了),於是寫這個故事線很強的故事同人,對我來說是有點吃力。因為不單是掌握到人物特徵就可以(雖然今次這個還故意扭曲了人物性格)。可是另一方面又這樣說,因為遷就劇情(以《JoJo》來說),人物的特性實際上相對薄弱。(第一部的話,Jonathan的性格有點浮動,而且不突出;相反因為相當工筆於Dio,所以Dio就變成是個十分立體的角色。然而這般的立體,到了第三部卻又矛盾了。這就如第二部寫Josef跟以後的出場簡直判若兩人。大概真的consistent的角色就只有承太郎了。)

其實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為何想起Dio。前陣子在看西尾維新的《JOJO’S BIZARRE ADVENTURE OVER HEAVEN 》時(未看完),西尾多次提及「幸福」二字在顯眼的句段。雖然西尾本人是一個男人,但我還是覺得男人很少會露骨地說「那一定很幸福吧」這種說話,太少女、中女了(因為我的原案本來就是少女愛情,所以……)。因為太過怪異,我反而覺得可以在這點發揚光大。我的這個故事反正就是稍偏鋒的味道,所以也可以吧?同時,故事採取了該本的部份設定和字眼,如「聖女」。

那個插圖是無關的,唯一關係是那句「一個人是無法擁抱自己的」,當成是跟大家的分享吧。

另外,其實這文改了好幾個版,一直都不太滿意。現在這個也還是抓不到那個感覺,只能說是僅僅及格。我預期的是更精簡、但更詳盡。但最主要是無法緊貼那角色、故事。令我大抵觸到這個境界的是看了ぱんこ的《侵略者は恋を知らない》,然後,嗯,JD就是這種感覺了。可是我還是寫不到呀(哭)。

我在這個故事有太多野心和原案的混合,所以實在有點視點模糊。例如企圖填寫幾個原著故事的空白(已刪大量),也有對荒木的吸血鬼作了部份想像及可能性探討(同樣已刪大量,餘下的主要保留在大喬死時那段;另外我有個問題最後沒有故事裏寫的,到底吸血鬼跟人類算不算跨物種?要是跨物種為甚麼能生孩子?還是說GioGio像騾子一樣沒有生育能力)’0′(?還有,吸血鬼理應不會自稱「吸血鬼」,應該作何自稱?)。總的來說就是七併八湊,所以才改來改去都不滿意。

最後,荒木是個喜歡音樂的人,在創作時聽的音樂也對他有很大幫助。我在寫時也有loop著一些歌,其中一首就是Printemps的《Love Marginal》,嗯,只是因為最近真的很沉迷LoveLive!的遊戲,所以選了這首。可以當成是這故事的配樂吧!歌詞可能就是很單純的單戀歌,但我喜歡這個旋律,歌詞一些部份,也碰巧很適合我寫的這個Dio。例如:

側にいるからつらくなる
待在你身旁會感到痛苦
優しすぎるのと
只因你過於溫柔
あの娘が話すあなたの癖を
還不時地聽見那女孩訴說著你的習慣
知ってる事がつらい
使我更加心碎

或者:

最初出会ったあの日がいまも消えない
最初相遇的那天至今仍無法忘懷
どうして記憶の中で輝いてるの?
為何在記憶中的你是如此的耀眼?

大好き…
我最喜歡你…

大好き就故然之的了,其他的也大概能代入,當然,甚麼保持朋友關係就……(Dio:臣妾做不到)

連這個後話都寫得亂七八糟了。我以後再也不寫近原著向的《JoJo》同人了,不過基於對各個角色的喜愛,大概可以構思一些架空故事。再想想吧。]

完筆    2016年1月26日淩晨

Partially inspired by: 桜田雛/彼女の本能—届けたい and her other stories、ぱんこ/侵略者は恋を知らない、西尾維新/JOJO’S BIZARRE ADVENTURE OVER HEAVEN

Images attached captured from Tumblr with unknown credit

補充:我後來在網上知道了羅雨時,聽說是Jo圈很著名的同人繪師(她的本子就是超級的棒棒噠,快去看)。然後找到其中的這個本子名為《Stary Bird》,應該是取自泰戈爾的《飛鳥集》。看了之後感受很深,其實我大概是想這樣的東西。但那本子是從Jonathan想要救贖Dio出發;我想寫可能只是一個鑽牛角尖的Dio,要是他自己想不通的話,誰都救贖不了他,也沒有人願意向他伸手。因為你對Dio伸手,Dio只會扭斷你的手據為己有,任你能有多少隻手能讓扭呢?要是沒加上背景的話,單看行為(第一部)Dio實在像一個寵壞了的熊孩子。

因為原著的Dio其實已經刻畫得很清楚,所以同人裏能有Happy Ending還是Sad Ending,看的其實是Jonathan的態度和反應。Jonathan本來也就是個挺受寵的貴族子弟,母親早逝,父親多數會有補償心態(要不然就是Dio爸那樣),沒有見過甚麼風浪,然而也會有天生而為貴族紳士的自覺,因為身邊的人都是這樣。因此,我不認為年輕的Jonathan能對生活有甚麼感受,從此啟發得到Dio。加之,Dio本來也算得上比Jonathan聰明(只是有點中二),對於惡人的心理能有相當的掌握,除了是有生活經歷以外,應該是對例如書本之類的理解能較強。你可以說Dio滿口歪理,這種人就是辯才厲害,至於他本人是否真的抱持這個想法是誰都不知道。我覺得,要是現實生活的話,Dio大概會成為首屈一指的政客(而且還是法律系高材生)(平民首相?)。政客就是會籠絡人心,也實際上是一個演員,不過演員演一個劇本演得太久也會走火入魔,我覺得這會是Dio的死穴(說到好像真的會參選一樣)。(不用說Jonathan了,他不是那塊料,兩三下功夫就被媒體玩死了)

扯遠了,總之我就是想說,Jonathan是沒可能救贖到Dio,就算有這個心也只會被Dio耍得團團轉。何況,Jonathan是那種很straight forward的人,根本沒可能想到這個,就算想也不懂在還合適的時刻做。可以說,要是談這個故事,這兩人就是「性格決定命運」。

我寫的同人裏,很大部份是《銀魂》的同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我大量翻閱各種《銀魂》的本子,不同作者、不同取向的也會食用,同人作家深深影響我的創作思維。要是要我談創作的話,我會說:靈感是隨街拾到,卻不是隨時見到,就是拾得起也未必留得住,留得住卻也未必用得著。這次寫作是筆記方式加疊上去的,並不是因為有靈感而寫,只是想寫就努力地搾腦汁出來,是十分痛苦而不暢快的一次。希望之後多點接觸《JoJo》的同人,能夠多點啟發。

暫筆    2016年1月26日下午 在公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