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2015-3/1/2016:京濱之旅

跟上一篇是非常相似的題目名,幾乎只有年份不一樣(要是之前沒出意外的話)。因為今次行程更少更短,所以先寫這篇(希望最後也是吧)。

這是一個懶散的旅程。今年跨年跟去年的第一目的是一樣的,就去看福山雅治的跨年演唱會。今年特別重要,因為這是那婚後的第一輪演唱會,真的很害怕瘋狂fans會怎樣(日本人的執念很重!而且說好像很多歌迷退出後援會了),所以怎樣都要支持他!而基於去年那陰影猶有餘悸,因此今年計劃行程的時候,我也特別小心。首先就是不要再去排蘋果的福袋,因為連續兩晚都如此辛勞體力上實在是捱不住的。我計劃如此,在臨出發之前也收到消息說蘋果(以後都)停辦福袋活動,乃有鑑於各種原因(去年寫過信去蘋果「反映意見」不知有沒有關係呢?)。如此我也更加輕輕鬆鬆地出發。上機前我才兌了70,000日元(因為我用的銀行有每日提取上限),但也足夠有餘了。

今次選乘了日本航空。去程真的是日本航空,中午機;而回程是聯營機,由國泰營辦,黃昏機。回程以下再說。去程本來預定是可以輕鬆地去輕鬆地到,因為十時多至三時多吧……怎料完全不是這回事。首先,去時十時多,也就是早上八時許就要到機場,加之預定早上路面繁忙,所以還是清晨就起了。然後說抵達後,要安置行李和check-in,再到橫濱排隊買紀念品,時間根本不夠用!這個再說。

太久沒有乘非廉價航空,有種雀躍感。日本航空的電子機票寫著托運行李重量無上限,這個真的令我無限感動。我帶了一個行李箱(幾乎全吉)和一塊大於A2 size的手製fans牌。那塊牌是塊珍珠板,我怕會斷掉,但因為size太大不能hand carry,但地勤也替我再加紙皮包好和注明易碎(雖然經過之前香港快運那次,注明易碎也不令我能有多大的信心,我的信心只是源自那是「日本航空」)。我滿心期待日本航空的飛機上是能用wifi的(以前廣告上是這樣寫的!嵐的廣告有說過!),但可能是部份航線才可以。然後我聽不明日語,也更聽不明日本空姐那些深沉日語腔的英語,我以為上機連iPad、電話都不能開。跟著因為那是比較舊款的波音,機上娛樂系統也比較舊,而且那些荷里活電影我都看過了,而日本電影不論說英語字幕或者日文字幕都會看得很吃力,所以我只好睡。待得我上廁所看到人家都在玩的時候,我才呻笨!(算了,也真的是因為我笨)然後再說那個我好久沒吃過的飛機餐。在日本航空上,飛機餐沒有選擇,主食就是一個牛肉飯,配有冷麵、水果、沙律、餐包,最重要的是國民摯愛Häagen-Dazs雪糕。鄰旁的香港家庭跟空姐說他們不吃那個主食,因為他們不吃牛。我猜他們的意思是主食不上,不用浪費。但空姐卻回應說,你還可以吃這些 (冷麵)、這些(沙律)。我就想日本人呢果然是如此,大概我也明白為何我鄰旁的日本先生只領個雪糕吃。

雖然航班比預早了點降落,但因為等行李之類的花了很多時間,結果也要搭4時多的skyliner。關於這個「機場快線」的問題。朋友說成田的話其實可以選擇巴士,不過費用比較貴。我每次都想試,每次都沒機會,所以不知道。另外,JR的N’EX我不會選擇,第一個原因是貴,第二個原因也是貴。而且現在沒有N’EX+Suica的優惠套票,也更加是貴。不過方便來說,就視乎你要去哪處。

時間很緊的原因是要在8時前check-in,要不然就預早要求,這本也是正常。但須知道在日本看演唱會,預留五、六個小時到會場才是合情、合理,因為要搶紀念品,而紀念品是真的會售罄的。要是我由成田直接到横濱,那麼時間還是很充裕;但先從成田到中野再到橫濱,那就費多一倍的時間。那是我買機票時的誤算,卻也是在千挑萬選下無可奈何的選擇。我也問過中野的旅舍,能否特別安排午夜check-in,我也知道有點無理,但還是想這個是特別日子吧!而且有些這樣的青年旅舍會在旅舍在辦跨年party,我就想或者職員都在呢?但總而言之是不行了。

從前因為被google map騙得太多次,試過不信它,差點吃了虧;今次想著怎麼都要信一信吧!還是因此下錯決定,拖了十多分鐘。

找了好一回到了會場,因為實在太餓,所以到演唱會特辦的餐廳先吃個飯,才去買紀念品。去年吃了那個そば,很難吃,怎麼都不會再吃,但那邊的人龍卻很長。我去了預先選好,吃長崎(福山家鄉)特產皿うどん,就是配料看起來跟ちゃんぽん(長崎拉麵,有譯強棒麵,但據說是福建麵的變種)有點像,但下面的麵就有點像媽咪麵那樣(但好像說正宗的皿うどん應該是像香港那種炒麵那樣)。那個廚子還親自出來食堂位置遞了醬汁給我,那是某種好像很特別的炒麵汁。整個麵食起來不太難吃,卻又不是人間美味,但吃完以後,胃裏還是很空虛,而灌下的Asahi也一滴不剩的消化得一乾二凈。不過我對福山這些臨時餐廳本來就一點寄望都沒有。

前面說了那麼多,很明顯地,我就是因此這才到了販賣紀念品的地方。而很明顯地,我就買不到我想要買的全部貨品,那裏說,叫我在官網再購吧。唉,又要花高昂的運費了。

與從前一樣,今次也是入場時抽位置。由於舞台設計為中間大台添T字型三邊長型舞台,因此每一個位置都可能很接近「舞台」,我的位置在右長舞台走道附近,比上年的位置更前,也他的膚質也能好好看到。今年兩邊的「鄰居」都是夫婦。總感覺,夫婦一起來看妻子的dream man,感覺浪漫又逗趣。我帶來的fans牌,並沒有多大的出場作用,第一原因要怯羞,且不如往年,有其他觀眾也帶著自製後援道具來捧場;第二是因為今年亮大燈的時間較短,我的不是燈牌,所以也是沒作用。所以待得在倒數那時我才拿了出來,看他也沒看著這邊,又不像去年會來看看觀眾的「面貌」,差點要放棄時,跟我比較有兩句的太太扶持著要我堅持。雖然他最後還是沒看到,但我也很感激那位太太。另外,在這裏,大家都換上了剛剛買來的T-shirt,和只揮動剛剛買來的運動毛巾。我去年沒加買毛巾,就只盲揮手,今年有了,才知道為甚麼日本戲劇動漫時常都有「怪力女」這回事。原來幾個小時不停地跳、不停地揮毛巾是很累的一件事。我懂了,下次真的要練好體能再來看演唱會。

今年也是一樣地熱情如火,但精神好像大不如前,雖然說已經比跟婚後露面時精神更飽滿了,卻還是一臉疲態。感覺上也有點公務式地演唱,所以說還是希望他能盡快恢復。

今年早了一點開場,而內容也好像減短了,encore部份都大削,因此今年淩晨一時多就離開會場。但JR的通宵線安排有點混亂,而且我住的中野怎樣都不能直通橫濱,因此我還是搞到三、四時才踏上床板。而且很後悔離開時沒有食點東西,又累又餓肚子的感覺很難受,幸而天氣不算冷。真心很佩服去年的自己竟然能夠接連兩天都沒好覺睡。

翌日起來時已過正午。早上半夢半醒還有考慮過應否跟著行程前往輕井澤。我本來的計劃是這樣的:先到新宿站買一張JR東京廣域周遊券(買這個,單是來回輕井澤的新幹線已經能賺回,而且我本來打算最後回機場的N’EX也用這個),經東京站乘新幹線到輕井澤浸溫泉和參觀教堂、遊山玩水。但起來已是這個時候就看怕是無望了,所以我把行程改為the very first Plan A。

離開旅舍時已是二時多,雖然說昨晚是餓著肚子睡,當下卻沒有食慾。但由於這下是要往溫泉去,而且在香港初發的感冒嚴重了,所以勉強買了兩個飯糰、一支水,吃了一個、飲了半支便去。

這次定下要去的溫泉館名作「豊島園 庭の湯」,位於豊島園,也就是中野區以北、練馬區內一個比較大型的溫泉館。會到這裏的原因是某日無事在Google map上看到,再到他們的網站看覺得挺不錯的就去。庭之湯的地方不十分大、卻也不小,模式跟一般溫泉館相若。除了有強鹽溫泉(露天及室內),最有趣的是有一個人工炭酸溫泉,就像浸疏打一樣的感覺,很適合浸得身體溫熱後再浸,感覺涼颯颯的。另外這裏有個男女混浴的池,跟正宗混浴湯不一樣,這裏是要穿泳衣的。因為我只是自己一個,在外觀看也沒有吸引我的地方,所以就沒進去。浸過以後,我在上層的休息間睡了差不多整整一個小時。睡醒以後因為肚子不餓,就沒再吃東西。這樣就再多浸一次,結果一下水就餓了。結果只好提早離開去找東西吃。其實因為去過万葉珠玉在前,之後去其他這種商業溫泉館也覺得稍遜一點了。

之後出發去一程地鐵可直達的六本木。暑假那次因為想要每夜醉酒,也搜了這個地區的好幾間酒吧。不過因為是元旦日,很多舖子也沒開,加上因為整天都沒好好吃過東西,中間還到藥妝店掃了一輪(本來不過只想買一支眼線筆,買著買著就一大袋了……),就只隨便走進一家似乎是bar and grill的餐廳。怎料餐廳原來是其中一間先前在我清單裏數著要去的其中一家英式酒吧。說來慚愧,雖說很喜歡酒,也算得上是一個酒徒,我卻極少到酒吧,因此若要說甚麼規矩的話,我是不懂的。不過因為以往去過的(香港或東京皆然)一律有如一般餐廳,因此也沒多想過會有甚麼規矩,就當成是進個餐館好了。

甫進就會發現這是的的確確的一間酒吧,就是電影會出現的場景那種,令我有點怯場。而且我想這裏招呼的大概多是熟客,見到我這個找位子時有點呆的客人,侍應的神情已見有點怪。點餐時我招了個侍應來下單,然後侍應寫了價錢給我,我說「OK」。他還不走,而且臉色很不好,一會才用蹩腳的英語跟我說「Pay Now」,我聽了幾回才聽懂。我就想,哦,原來這就是酒吧吧?怕客人會醉了不找數。到後來我想要加單時,我翻清楚餐牌,其中一頁是寫這裏買單先像快餐店那樣:到櫃枱自付自取。我到那邊要點餐,剛才那個侍應板起口面指意是旁邊。其實其他酒保侍應都回了我,大概也知道我「唔知埞」,就只是他的口面看著真是頂心頂肺。好了,我知道實際上也是我錯,我也沒生氣。後來有個酒保過來問我會否加單,可以在位子上點餐。我拿不下主意,因為心裏是要盡快離場,轉場續攤。他就用英語跟我談了好些,介紹我一些可以點的酒,雖然是極隨便的,卻也才是我心中幻想的那種酒保。

離開時比預算遲,所以本來想去森藝術館附庸風雅去看村上隆展覽以及上觀景台看風景,也太晚了。因此唯有想著早點回中野續攤。

這趟六本木一行令我有點沮喪。果然這種蘭桂坊一樣的地方是不適合我這種毒撚來的。一個人飲酒的地方有很多,但絕不是蘭桂坊,或者六本木。這兩處是一樣的,我以後明白了。最主要是氣氛,其次再看那些在各店面熟悉地玩著的「鬼佬」就知道。這個地方是殖民地。

回到中野打算先逛個圈再看看那間酒屋或者酒場可以飲飲酒。中途見到Namco Game Centre,因為去前知道,卡樂B出了一種可樂味薯片,但只能在Namco夾,就進去逛了逛。這裏比之前逛的Sega人煙稀少得太可憐,實際上機種也真的太少。我本來見沒看到那薯片就想著要走,離開前見到太鼓新加了LoveLive!的歌,就玩了一會。算是一種發洩。其實我玩太鼓差得很可憐,其他音樂遊戲也沒玩成這個狀況。幸而這是LoveLive!,我的成績算是大躍進了。

出來時十一時未足,酒場都關了。也也許是根本沒開,畢竟是元旦。在便利店買了些酒,回旅舍送著今早買的飯糰和草莓大福飲盡便睡,準備明日早起。

第三日確是早起的,卻沒有如計劃地早早離家。我被同房的日本妹子吵醒了。我說呢,她們真的是不理你們的。晚上要吵就吵,早上也一樣要吵就吵。不過晚上的話,同房的台灣男男女女就更吵。吵以後,因為我在雙層床的上層,本來見時間尚早,也沒打算打擾下層的她們,先打著遊戲、收拾東西。但她們吵了這麼久也未出門,也還是頂著,我又見不餓,就打算放棄早餐。早餐是放棄了。

這天氣溫有點低,可能是因為比較早起的緣故。這天來到淺草,是暑假那時都去過的Sakura Photo Studio。這是淺草眾多和服租賃店的其中一間,純粹是在網上找到,而暑假時租過一次浴衣覺得挺好就再來。暑假那次是浴衣,即是簡便的和服(雖說如此,我們這些一般的外國人也是不能理解當中的穿法);今次怎樣也要一試傳說中的振袖。振袖是給未婚女子穿的一種比較隆重的和服,通常是有特別的典禮時才穿,例如成人禮或者畢業典禮之類。因為今次是單人行,而淺草附近的景點我之前都走過了,便打算穿這個到上野恩賜公園閒逛、閒坐,不到最晚還衫的五時以前就回去。

這個實在……我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會有這個計劃。由淺草往上野要搭地鐵經過幾個車站才到。有一個香港家庭也是淺草上車的,那個爸爸跟孩子說:「睇吓啲人著成咁喎。」先生,其實我聽得懂的。我聽起來也不算是貶義,但就無端勾起我的自卑心。本來在淺草的街頭上已經有不少日本人投來目光,但我也只道是這身穿戴得特別而已。振袖比較隆重,加上我覺得是我選衣的眼光也太好了,所以穿起來真的很漂亮啊(衣飾only)!但在上野下車之後開始,這熙來攘往的街頭上我就開始覺得那些目光令我不好舒服。然後我過馬路時,還有日本大叔過來請我讓他拍照。還有在公園的步道裏被日本大媽攔住,不住地用日文說著「很漂亮、很厲害」諸如此類(剛好懂得的這少許日語她們都說盡了),良久才發現我根本不是日本人,然後再用她們僅僅懂得的幾句英語讚我的衣飾好看,又讚我可愛,我都無言以對了。

雖然看不出來,其實我是個內向的人。有一段時間故意用浮誇來遮掩無限自我縮小的心,令我自己都差點忘記自己根本沒有這種自信。上野公園出乎意料的多人。我原來就知道這裏有些小廟宇和博物館,想著穿和服到這些地方也沒有問題。但街上怎麼半個穿和服的人影都沒有呢?是不是日本人新年時不會參和服初詣呢?我開始後悔自己離開了淺草,至少那邊還有好些租和服的「外國人」。

後來我在公園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坐下。風吹得有點寒。雖然身上的布塊有很多,但肩臂、腳掌的地方還是很冷,加上早上沒有吃過早餐,寒意更甚。當下不見人影,我才能肆意拿出電話拍拍我這身華麗。偶然有看似是大陸遊客的中國人。對,因為我聽得懂的。她們用英日夾雜的單詞斷句請我跟她們拍個照。我心唸道,是可以的了,真的,不用說日語。之後當下無事,我跟在香港的朋友視像通話了好一陣子,我才有點信心離開那片小空間。不過博物館跟寺廟就肯定會放棄。我一邊跟朋友視像通話,一邊四處走動。想要吃東西,卻又害怕餐廳裏的人頭湧湧,結果只在一間販賣紀念品的「便利店」買了飯糰吃。一通電話完結,又撥另一通。走了不多久,大概二時多左右我就回去。

回到淺草,雖然會見到其他穿和服的人,但我卻依然備受注目。雖說真的是因為我選衣服的眼光太好了,可是我的自信真的太過不夠。回到店裏,發現原來有人這樣二、三時才來租衣服,這樣我的感覺也不算很蝕。不過花了超過大半小時來穿的衣服,三扒兩撥就脫光了,這樣也令我有點落寞。

不過我的心情很快就回復了,因為接下來就是我回中野的美妙時間。我跟朋友或者其他人介紹中野時,會形容中野Broadway是旺角的信和中心,而外邊吃酒吃飯的地方大概也是佐敦、旺角一流。年末年始沒有怎樣逛過街,這一下來見到商店基本都開實在欣喜若狂。話說因為明言了放棄《銀魂》動畫,也堅決一塊錢都不能讓BNP賺,因此我有若從前為《銀魂》大花的那筆金錢忽然就餘了出來。也因為能夠狠下心腸買一直覺得是高消費的《JoJo》figure。我期望能在日本買到一大堆《Star Wars》的無用精品/商品,可是只能買一個Starwars的福袋。而裏頭只是一些細細碎碎的小擺設和小物。

當個小土豪豪花一筆之後(其實豪也不能說豪了甚麼,只不過帶了70,000日元能怎樣?),之後我花了不知多少個小時竟然是在底層的超級市場。跟以前在東京比較市區的新宿區或者銀座區的超級市場不同,這裏的感覺真的比較居家。而且今次一邊逛一邊跟家裏那「廚神」弟弟傾談,不一會就買了一大車貨品。到收銀處付款時,我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樣。我用信用卡付款,收銀員姐姐沒有叫我簽名,那我就在等。她給了我一個很小的膠袋,微笑示意我這樣就可以了。因為排隊時見到旁邊有標示寫著「每次購買送贈一個膠袋,其後可付款購買膠袋」,加之收銀處外有一行長櫃予顧客自行整理貨品,因此這個我是知道的。但收銀員姐姐可能以為我不知道,呆在這裏是等她包裝,還問我只給我這個膠袋可以嗎?我雖是答了可以,但因為信用卡未簽署,所以還是很猶疑地走開。也許是像香港某些商品一樣,消費未滿幾多幾多錢就可以不用簽名吧。

回旅舍放下「戰利品」以後,我又回到中野的商店街尋找美食。這幾天胃口不大好,走進一間店面看起來很普通的拉麵店,是一間專賣沖繩そば的食店。餐牌幾乎完全看不明白,我以有限的理解點了一客沖繩そば的定食和啤酒。定食有主食そば、一碗白飯、作為前菜的豆腐和一小碟醬料。那豆腐十分的滑,猶像軟雪糕,調味的咸甜也恰到好處。麵看起來平凡,粗度又韌度也很對我的口味(呃,我是不喜歡九州拉麵那種幼細易斷的);湯的顏色也淡而無色,喝下卻既香又濃郁。至於那碗白飯……飯呢,的確好吃,因為是幅射米(誤),但沒有餸、汁應該怎吃?卻說還有那醬料,我認為那是讓客人放進湯麵裏自行調味的,但我覺得它本來的味道就夠好,所以沒放。於是我把那醬料跟白飯拌來吃。幾口麵又幾口飯的吃。其實這種麵加飯之類的澱粉質組合,我很「苦手」,不知道該怎吃才好。(以前看過日本電視節目說,關西人比較喜歡這種不同澱粉質的食物混著吃,像意粉跟飯、麵跟麵包諸如此類。但我最後發現根本不是,是整個日本都喜歡這樣吃東西的)完成了是很滿足,但覺看著眼前吧枱排滿的沖繩泡盛不飲不可,加之很回味剛才的豆腐,於是「追加」,另點優惠價的泡盛。我問店員,哪種可以用優惠價。店員說(手指)這些全部都可以。我有點猶疑,店員一看就知,問說我是不是不知道選哪款呢?我答是,請他介紹介紹。他問了我一些口味的喜好,我簡單答了。又是像奇跡一般的彷彿我聽得懂日語,不過我多數也只用英語回答。幸好,他選了超對我口味的泡盛。(卻說在香港賣酒的那些店員,就算沒有語言隔閡又怎樣?還不是介紹一些難飲的推廣產品給我?)

微醺,想要到別處續攤,但覺肚子有點滿,便四處走走。當下八點多左右,能逛的店幾乎都關了,我又去了Namco逛。可能是有點醉意,看到夾公仔機上的船梨精竟覺可以,入錢就玩。那是以串著公仔的吊環勾住公仔機的固定裝置,而可動的裝置就是一個彎勾。極度正路地思考的話就是用彎勾勾起吊環,取走公仔。不過那彎勾是沒有力的,因此要是用這個方法是永世勾不到的。正確的方法是「推」。因為本人有點笨手笨腳,加之微醺又沒有經驗,500円3次,我前後差不多花了4000円。當中當然有好幾次完全是白白浪費的,因為對機器不熟悉。每次就是差一點差一點的,我也就這樣喊了好幾句「你老味」就掉了下來。我拿著公仔,有點不知所措,因為從來未試過贏,究竟要怎樣做呢?我拿去給店員,店員給了我一個膠袋裝起就罷。我問那個夾子跟吊環呢?她就這樣收了就算。我本來還想換別個顏色的款,但還是作罷。

出來以後,跟前一晚一樣,也是沒有像樣的酒場還有開,這時十時未夠。竟然是這樣。於是我走回去,才駭然發現,離旅店很近有一家更大的超級市場。但我買了酒就回去了。那個時間有點早,可以讓我收拾好行李、洗完澡也未有同房回來,超好的,因為房間的空間太狹小了。

翌晨因為要收拾的東西都搞好了,要處理的東西都差不多,很輕身地就離開了(不帶走一片雲彩(誤)但帶走很多貨物!)。行李有點重,弄得梯間很吵(吵就真的不算吵,搬行李總有點聲,何況樓梯很窄,回音有點大,而且梯級很高,還要爬四層!),迫得職員無奈替我拉。我見那職員也不過是個小個頭妹子,一再拒絕,但大概那點聲響她還是想避免吧。只剩那一層,我就讓她替我提。

在中野站站前吃了個西式早餐(是四天以來最正式的早餐,其實第一天在機場吃的應該也算很正式?),接下來的目的地是原宿。

原宿,竹下通之類的商店街,我暑假那次逛過,沒有令我特別想回頭的。這次特意來是要去船梨精專賣店。被google map fake了一會才找到與之合作的Kiddyland,幸好當日是十點半才開,時間還是很充裕。不過那時才十時多些,四處已是等待開門營業的人,果然日本人就是很喜歡等待吧。

快手買一堆以後就直往池袋。去池袋的主要目的是Animate。雖說Animate四處都是,為甚麼要特意去池袋那間呢?一則是因為池袋是總店,二來本希望是去一嚐聞名已久的「無敵家」拉麵。不過池袋總店這次似乎沒有甚麼令我買得下手的東西。當然其中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我放棄了《銀魂》(我家老弟說:你為甚麼要放棄《銀魂》呀?《銀魂》是現在以周邊商品賺得最多的動漫之一喎。我就說:所以才要放棄呀!以前就是讓它賺得太多才得意忘形!),想著真的好不甘心呀!甚麼都買不到,實在很不甘心呀!呵呵,於是又買了一隻《JoJo》超像可動figure。因為這樣磨著磨著,為了趕上Skyliner,「無敵家」是無望了。爬上山手線就走。

本來是打算在車站的甚麼站內餐廳或者便利店怎樣的解決午餐,也沒記起日暮里站是甚麼都沒有的。猶幸還有一間「Italian Tomato」,點的意粉不知道是甚麼,飲品也不知道是甚麼。亂糟糟的吃了,就急急腳的走了。

話說我是在日本航空買來回機票的,回程是跟國泰的聯營機我是知道的。但我又傻傻的走去日本航空那邊(沒辦法啦,人家的招牌很大,line又多,很容易就走到過去),折騰一輪才知道要回國泰那邊。日航空的地勤姐姐也很nice,比空姐還nice(還年青貌美),替我拉行李拉了一小段距離,而且笑容可掬地歡送我。然後回到國泰,可是從天堂掉下地獄一般。我真不知道國泰是不是對員工特別不好,所有員工一上班就只一幅看著殺父仇人的臉,我以為這是香港人的「特色」啦,怎麼連日本的地勤也是這樣的?剛才的㗎妹姐姐也不是這樣的……其實check-in也沒花幾分鐘,每句每字都像在趕客,難怪是「因……的國泰航空」。我並不討厭國泰(至少我沒有說要「永不錄用」,如對岸的長x航空那樣),那國泰姐姐請妳們也別如此討厭我好不?

我在郵局剛好花光最後的日圓,所以買(無聊)手信和免稅酒都要刷卡了。卻說東京的手信可是想也想不到應買甚麼,有甚麼東西是東京有的而香港沒有而適合用作手信的,真的很隨便買了些菓子就算(那個「東京蕉」我可買了好多次,就算不是去東京也能在各大機場有售的,所以說,再送東京蕉,誰都不想要了吧?)。

卻說上到飛機,那本來就很快樂啦,畢竟是國泰,那就是「自己地方」啦(依香港法管)。而且機艙環境也確實比其他的舒適,即便是經濟艙。負責我那邊行數的空姐是個香港人,很地道的,一看便知。最先未到派送飛機餐時,空姐姐姐先派飲料。那時她用英文問我跟身邊的日本叔叔,我呆呆地用廣東話說「可樂」。我是有想過用英文答回,但一閃進腦的想法是「你扮咩吖?咪又係識廣東話?」。沒想到她居然用英文確定一次再說「Cola?」,我哭笑不得地答「Yes」,心想國泰果然如此心高氣傲,就是凈說英語。而且這個空姐姐姐的名牌上沒有寫明「廣東話」(以前搭國泰,寫明是會用廣東話的才會明說廣東話的(好像是)),應該就是這樣吧?再來就派餐,她離遠我已經準備好要等她。細心一聽她竟然跟其他香港乘客說廣東話,我懊惱了,因為她後來來到我這邊時還是說英文,我也只好就英文回。難道我真那麼不像香港人咩?收餐時,我隨意地問「還有沒有啤酒?」,是用廣東話的。這回輪到那空姐姐姐呆了,然後才反應過來說稍後才給我。到後來我按燈呼叫她過來,她還是用英文。唉,怎麼會這樣。

然後呢,我下機後還胃痛。肯定是因為「因航」的飛機餐累事。

差不多就這樣。今次上機時一心覺得,旅行嘛就是會有些意外,要不然就不是旅行,只是「去街」。所以每走一步都想著是不是會有意外?是不是會有意外?這樣的。結果實際上還是沒有出了甚麼事,絕對是很safe的一次。(我想呀,其實我這樣的中英夾雜已經不是香港式了,是日本漫畫式對吧?)我想那個酒吧哥哥算不算「出意外」的一種,或者穿振袖的那天也許也算?無論如何,這是我2015年的第三次東京之旅,也是我2015年第四次的日本之旅,也是我人生第四次去東京和第六次踏足日本,所以說東京大概成為了我的2nd hometown了。這個2015年也實在去了太多次日本了。其實我也沒真的「那麼喜歡」日本呢,所以說呢,要是想跟我去旅行,也不一定要去日本啊!

胡言亂語了。前面的兩次旅行,再補。

記之    2016年1月15日早上 在公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