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2014-3(4)/1/2015:京濱之旅

這次出發前到現在回來了,上一次〈台中之旅〉都未寫好,不過趁這個記憶新鮮時先寫下,免得拖延症又發作。

誠同去年的曼谷跨年行和1月的台北旅程,今次的旅程都算是「意外」,預先沒有想太多就成行,也沒有預計過真的能成行。京濱就是東京+横濱,跟年前所寫的東京之旅,大範圍是一樣的。那次之後,本來沒有想到要再到東京,但因為出了意外,我又來了。這也是我第一次自己單獨旅行、第一次沒訂住宿處、第一次見到網上認識的朋友、第一次追星追到國外……很多很多的「第一次」。因著是次旅程的目的和行程,我亦稱之為「求之旅」。

第一個,也就是今次旅行的契機。卻說因為珍愛的福山雅治去年中來了香港開演唱會,令我滿足感溢瀉,心裏暗自許諾必定要到日本看Masha的跨年。然後在歌迷會抽票,結果抽到了,然後就立即在公司買機票,然後馬上請假。當然安倍經濟學還未正式實行,日圓未有下跌,心裏又想日本新年可能沒有很多地方還在營業,只買了當時最便宜的日子。也就是1231日淩晨出發,13日早上回港,來回都是往返台中時經驗不俗的香港快運。假如遲些再買,待日圓跌了,我肯定會多待兩日。

住宿方面,因為第一天就是跨年演唱會,入場時是十一時許,估計沒三、四點都不能完場,所以早就不打算住。思前想後,打算在人家很盛行的網吧(漫畫喫茶)或廿四小時麥當勞小睡。而實際上只有三天三夜旅程的最後一天淩晨,便要到機場check-in,應該要睡機場了。所以只訂了中間那天的住宿,是一間在淺草民宿的和式獨立房。沒錯啊,我本身是的。為甚麼會這樣呢?就是因為我的第二個

在計劃行程時,搜尋在日本跨年有甚麼好做?在日本跨年,當然要去!自從誤入岐途,買了macbook開始,便加入了蘋果教。出街少說都拿著兩部iProduct。身為蘋果教徒,聞說了很抵買的Apple福袋當然是趨之若鶩。價值大概二千餘元港幣的福袋,最少都能很到一部iPod和其他配件,最幸運的可能得到macbook。再三搜尋,才知道Apple福袋是要老早去排隊。有多早呢?至少要前一天的中午就到。噢!是要瞓街麼?反正要瞓街,住宿甚麼的就取消了。

預計要瞓街,所以我的行李很少,只有一個背包。1230日那天還揹了上班,晚上跟朋友吃飯,然後直接去機場。班機在12時餘起飛,時間很充裕。第一次搭淩晨機,身為看過《空中浩劫》的朋友仔,實在是興奮又恐懼。這個香港快運,淩晨的飛機,居然不暗下燈光,開得亮亮的!你以為開得那麼光,我就不能睡麼?你以為我不能睡就會怕你麼?我是罩!老娘我甚麼環境也能睡!就算不能睡,幹勁也是百分之九千的!君不見我每天旅程前一天都幾乎沒睡?

到達羽田機場大概早上五時許。因為沒有寄鎗行李,我一個箭步就走出機場。海關叔叔報了一個“just for hongkongese”的笑容,對只有一個背包和斜孭小袋的我表示讚許。然後照原計劃逕往横濱。選擇的是京浜急行,不論是時間和價錢都比較相宜。那天的日出是在京急上渡過的。

抵至横濱港未來21區,是上午六時多,經過了沒有開放的帆船日本丸和地標摩天輪,目的地是上次到過的杯麵博物館對面万葉倶楽部。選擇來這裏是因為潢濱的早上清靜十分,實在沒有其他地方好去。沒有吃早餐的我只急急吃了個便利店飯糰,免得在溫泉設施裏悶暈、暴斃、客死異鄉,最重要是甚麼呀?是來到日本還見不到福山哥哥就死了!

接待處在樓上要搭升降機上去,所以在地面進去冷清得很還以為錯了入口。接待處哥哥很有禮貌地說一堆日文,我沒有回以僅有的日文,只指手劃腳。對待日本人,你不能說半句日文好麼?否則他們真的以為你懂,繼續令你迷惘下去。早上用溫泉設施是便宜些(如果9時後不用)。先付款,入場有一個儲物櫃的手帶,記住脫鞋子。男、女更衣室外有浴衣任選自取。在更衣室時有點疑惑該怎樣玩,但見日本妹子、嬸子光脫脫地走來走去,也忽爾自在起來,要是跟朋友一起來反而尷尬。卻忽想到高登仔你們葡萄死了,我看到很多日本姐姐晃來晃去的奶子啊!

更衣室出去是洗身的地方,然後是大浴場。所謂「大」,嗯,可能是用香港民居的浴室來比。還是日本人的身軀真的這麼小巧?再外邊是露天風呂,早上四、五度接面吹來冷冷的清風,打在你剛於浴場浸熱的身體,嘩!實在是無比的享受:P

隨便浸來浸去好一會之後,走出更衣室再看看這裏有甚麼設施。很多都要另外加費,所以經過便算。天台原來還是浸的地方,開了看到整個未來21區的景色,要是晚上便會有很多燈飾。在更衣室下一層,有住食的地方,有一處以大學can形式的食堂,另一邊是一般餐廳。1800yen一份早餐,我進了有落地窗看風景的餐廳。超大的一份,但有燒三文魚和溫泉蛋拌日本飯極度滿足。還有由生勾勾煮到熟死的白飯魚跟一堆不知名醃菜。消費全記在手帶,離開時一次過付款。

更衣室有《羅馬浴場》那種水果味乳酸,但那部自動販賣機我不會用,最終也飲不到。洗身處有一應洗澡用品,也有附有牙膏的牙刷、各式毛巾和冷熱飲用水。儲物櫃群旁有化妝處以供畫皮,洗顏、護膚、化妝用品也是一應俱全。可以化個徹底的全妝才離開。

離開万葉,按google map上標過的地點,下一站是紅磚倉庫。紅磚倉庫,就是紅色磚頭建的倉庫。現在就不是倉庫了,變成有點像元創坊現在的功能。露天廣場是該晚紅白歌合戰的戶外台,可能是宣傳或是讓觀眾來聲援?倉庫的店舖都未營業,所以我先走了。

沿潢濱海旁,走過象鼻公園走到山下公園。由九點四十幾分離開万葉到這邊十一點都未到,中間還走著停著、拍照、休息,竟然是這麼近的事!11號巴士就到了!

幸好還有能燒時間的地方。日本郵船氷川丸前身是載客郵輪,在戰爭時期也當過海軍病院船,現在已鎖定在山下公園旁作博物館。計劃行程時在網上看資料以後氷川丸是日休息,實在有驚喜了。並不是一個必要去的地方,不過要經過這邊也可以去去看看舊時候的郵輪生活。

下船走回山下公園再走幾個街口,馬上就來到日本三大中華街之一橫濱中華街。坦白講我是想來試日式中菜,也就是所謂的中華料理,或者嘗嘗橫濱拉麵。街上充滿著來自日本各地的旅客,水洩不通,想必會有甚麼特式東西。但親及此地,才發現這裏完全是給本國遊客的旅遊景點,大概是過份中式,正宗到我覺得跟在香港吃到的可能無異。然而我在中華街看過每間店舖,全都過門而不入,賣相和價錢無一吸引。也沒有橫濱拉麵,太失望了。

因為當下無事,還在「橫濱大世界」逛了一會。要付入場費的,但其實並不是甚麼特式地方,我當期去的是「3D博物館」形式的展覽,跟前兒網上看的不同,大概是展覽內容會定期轉換。也不是很必須要到的地方,不過如果你像我一樣預留了一整日的時間給橫濱,又不想到新橫濱或其他遠離市區的地方,而時間亦不是年始年末這種可惡的時間,也可以前往。

中華街有所天后廟,雖然外觀都是中式的,但內裏還是用日本人拜祭方式,包括線香和蠟燭的放置方式。商品店和街頭裝飾都有過多的熊貓,感覺就像《白熊咖啡廳》那個熊貓君的聖地。各式中式包裝食物保證只要你有丁點與中國有聯繫的自覺,都會全無意思去買,好像茶葉和月餅。紀念品中有件我覺得可惜沒能買上的,是寫上中國著名食物的T-shirt。雖然設計好看,不過因為沒有我喜歡吃的,就沒買到了。

離開中華街以後,回到山下公園碼頭搭了期待已久的海上巴士Sea Bass(忍住別要吐槽日本人的英文,他的意思一定跟bus沒有關係),也就是遊船河活動。不過因為早上已經用腳步來確認了來往山下公園至JR橫濱站的距離,所以我對船程的長度並沒有太大的期望。雖然景色都看過了但因為角度和心境都不一樣,所以還是覺得很不錯的。

為了尋找橫濱拉麵,而見時候尚早。於是我乘JR前往位於新橫濱地區的「橫濱拉麵博物館」。說是一間博物館,實際是類似拉麵一條街的設計,卻需要付入場費。不過內裏的裝潢設計是很有懷舊風味,當是大型特式商店來逛都可以。而店家以不同地區風味來劃分,基本上就是很多小麵店組合而成的。這個不論是旅遊書或者電視旅遊節目都介紹過。而我的而且確在節目中看到那主持第一碗吃的正是橫濱拉麵!我是知道這個來特意走過來新橫濱,然而我落空了。而且還因為不會日文,所以擺了些小烏龍,也沒甚麼,不過是買錯了東西。一如現代化的拉麵店,這裏是使用購票機來點餐的。不是所有購票機都有圖片,即使有你都未必知道是賣甚麼。可以說的是,最好是選擇ミニ(Mini)的麵,份量比較小,你就可以多吃幾間店的麵。不過每間店外都排滿人龍,會耗費不少時間。我也只吃了一碗熊本的不知甚麼的麵(正常大小),和德國口味(都不知怎樣吐槽,旁邊還有法國和中國的好像是上海。中國都算了,好歹算是「中華料理」,這個德、法是怎麼回事呢?)的味噌迷你拉麵(咸得要命,哪個德國人會吃這個呀?)。

大約下午五時,我已經回到演唱會場地The Pacifica。本來我是打算緩步邁進,但見一同下車的兩個日本姐姐孭了福山紀念物的袋子,步伐趕急,相信是連續第二天或以上前來的,經驗十足。全無考慮之下,我追隨她們的步速,腳都快斷了就來到展館場地的長長人龍。幸好有跟著她們,免了很多找路的時間,也可以令我排在長龍的位置站到更前。天氣這麼冷,少排一點時間對我有絕對的好處。

好了,說明一下這個隊,是在排購買演唱會週邊紀念品的。根據我在香港演唱會的經驗,大概每日每種貨品都有定額數量,如果太遲前來就不能買到想要的東西。但我相信更大的原因是日本人真的很喜歡排隊,因為在日本這邊似乎看不出有貨品短缺的危機。

排完這個,又有隊要排,這次是參拜「福山大明神」。是團隊製作為福島籌款的「檔子」。中間是模彷日本神社可以投幣祈福的那種設計,兩旁有四大顆扮作日本達摩的巨形裝飾。完全是騙財的,不過為善的就算了。但日本姐姐們都當成是真明神一樣認真參拜,我也入鄉隨俗依樣葫蘆。嗯,真的,有點兒那個。

接著的排隊行程,就是到演唱會附設的食品售賣處點餐。我在日式那邊點了蕎麥麵、Asahi啤酒和……水。因為寫了他的名字,所以就算是水都要買。蕎麥真的好難吃,這令我實在難過,因為辛苦排了隊居然……啤酒就不用說,因為要get hyper!然後我想說,代言人真的很重要呢,朝日啤酒大概在這樣的日子銷量會大大飆升吧?

排隊當然是一浪接一浪,不過這裏暫可休息一下。我是從國際歌迷會裏購票的,所以要在會場指定的地方取票。在這邊還遇上了香港的姐姐們。雖然她們有調侃我的說話,不過我發現很想跟她們再聊下去。原來單人旅遊會令人這麼懷念廣東話。好想好想多說廣東話呢。

最後的排隊不少得入場那時。因為是臨場抽位入座,所以令人異常激動。我的位置雖然大概是福山的背後,但是也算前列,所以很高興啊!切記找位置不要找場地工作人員幫助,要是你不會日文,因為他們是幫不到你們的。不過不要緊,找到就可以。

在日本聽演唱會的氣氛真的非常好,我在別的文章應該已經提過。就像是非常願意照顧鄰座的哥哥姐姐們,台上的人演出時的狀態也不一樣。而因為是跨年演唱會,有轉播至紅白的演出,也有超乎想像的加時演出。總而言之,這絕對是我畢生難忘的演唱會,也令我更希望日後可以再到日本看演唱會。這大概就是文化差異的衝擊吧!

快樂的時光在當刻雖然有著一世紀的長度,也實際上也不過是轉眼便過。踏入2015年的新開始,我的惡夢就步步迫近了。

跟網友最後約好早上八時到銀座的Apple Store前排著等。所以演唱會完結來到中夜,我搭乘特別通宵班次的JR回東京。在新橋的漫畫喫茶店渡過了我第一次網吧過夜的經驗。

只有幾個地下鐵站距離就到達銀座,超級緊張的。因為一點都沒擔心過福山那個部份會出甚麼岔子,但福袋這邊則變數重重。簡單的就說由原定在表參道排的計劃改到銀座,由中午開始排改到大早上。不過好處是排銀座這邊的網友較多,好互相(沒有「互相」啦,實際只有「被」)照應。他們有些每年都來排。性別的話,有男也有女,當然就男的比較多。有各方面的華人,香港(高登代表)、台灣(背包客棧代表)的為主,有少部份是從其他地方又在那些網站上看到而來的。比較特別的有位在日本半工讀了好段時間的台灣人,日文似乎十分流利,所以充當了我們之間的翻譯。也有時常參與各地Apple商品售賣節目的,卻說只有亞洲這邊如此熱烈。當然咯,亞洲不論各地,最強的戰術就是「一擁而上」。(哈哈)

九時半左右,Apple方面為每人派發手帶。以後我們也分批去走動,買些早餐、上上廁所。我也乘勢買了Starbucks的福袋。去年的福袋的袋子也很好看,但本年的十分普通,內容也如是。不過就是那個新款咖啡杯就已經抵過福袋的價值了,所以我不在意。

排這個福袋痛苦萬分。因為保安方面說不能讓我們坐下,只能夠站著。告訴你原因吧。中國人是有福袋萬勝法。日本人要你排隊,中國人插隊;日本人派籌,中國人做假籌(這麼短時間!造假高手太強了吧?)。那個上回在日本賣iPhone 6系列,原本大家相安無事地排隊,有人打地鋪、席地而坐,總之就是一般的通宵排隊作業。然而在開售前的最後一小時,大概第五十名左右(如果數字沒記錯)的位置,那張野餐𥱊上多了十幾人(如果數字沒記錯)。令後面排了一整晚的好多人都沒能買到。這個已經不止於中日關係的問題了吧?這大概是人神共憤的地步了!因此,我是十分理解Apple方面作這個安排的原因。

不過作為正在排隊的人,我可夠痛苦難受。更難受的是,其他分店外照樣可以鋪地𥱊、開帳幕,只有我們甚麼都不可以。天氣又冷,間中有輕微雨雪;附近店舖因為年始年末的關係都沒開業,食店也只得某幾間,連最近的麥當勞也賣得「個包不剩」;身體疲累也不是最痛苦,最痛苦的是每刻都被監視,還有被迫著站的精神打擊。本來我是充滿了電想在那邊打遊戲、看片子過時間,但到了這時根本沒有這份心思,所以還是跟網友們扯聊著比較好過。在最後兩小時就真的是避無可避,必須端正地站到你在隊伍應當的位置。

所以說我們實在佩服日本人。在我們前後排著的日本人,都真的乖乖地站著,可能只是看著漫畫,半句說話都沒有,也沒有甚麼準備過。我們說著,這裏最能吃苦的是日本人,其次是台灣人,最多怨言的就是香港人。香港人可一點苦都吃不了(誤)(是誤嗎?我都不知道了)

中夜那時,我有一小段時間屈縮到閉門的店家玄關寫postcard,有電視台的人在拍攝,竟然明目張膽地射向我來。我馬上就逃,裏頭有一個人抓住我用國語問東西,也不是在拍的,所以我也應了他。中間我大概說了我來的主要原因是看演唱會,地點在Yokohama。那個人就說:你的日文說得很好啊!我就想這甚麼鳥好?就是說個地方名。只是因為我不會「橫濱」的國語罷了。

據說每年Apple Store都會有些溫情小吃給排隊的人。我們這次有個很細小的小蛋糕和很難喝的熱茶。實在這種小恩小惠我都不需要,求你讓我坐就可以了。

衝進Apple Store之後,跟網友基本上都分散了。銀座的Apple Store果然是旗艦級,玻璃外型的升降機還是那個玻璃樓梯的同款設計,不過層數按鍵完全沒有,也不知道如何操控的就直上了頂樓。因為我們是外國人所以是可以退稅的(現在好像沒有了),原來一開始交Passport就連退這一個手續都不用做,直接付那個減稅後的價錢就可以。但我笨了,買完之後離開了,在門外碰到網友問了才知道在裏面就馬上可以退稅。那個福袋,我,一如既往是最差的抽獎運,也就只得了安慰獎iPod touch。網友之中有抽到iPad、macbook的比比皆是。不過我早也知道我的運氣也就如此,也不真的為了可能抽到大獎而來,就是作為一個果粉覺得是應該參與的年度盛事,只是沒有想到運氣背到要這樣捱著排隊。

我很快就離開了大隊,因為走散了大半,也沒有人提出要一起吃飯甚麼的(是有的,在我走後半小時)。也有一些網友說要到附近的Muji排那個福袋。我本來也計劃要買這個,不過身心早已累到甚麼都不想了,而且很餓。眼見銀座附近也沒有可以吃的店家,於是轉戰到東京站地下街。

東京站地下街我第一次到東京時已經去過,今次也是想著也許能撿到甚麼動漫或者日劇周邊,而且地點很近又方便。到了東京站,第一時間霸佔了商店街的洗手間,要脫下昨晚超厚重的衣服,也要重新整理戰利品。因為沒有帶行李箱,所以要大袋小袋的分配著。坦白說,我以後都不再敢不帶行李箱。

出到來隨便找一家不用排隊的拉麵店吃了,因為太餓也不管好吃不好。這裏買票時被一個香港家庭誤會是日本人,竟然是這樣,但他們沒開口問我,我也無謂說了。之前在網上找了東京站必買手信的貼士,但去到時,不是舖面排隊的人太多,就是找不到,也就放棄了。因為是新年,東京站的商店搞了消費後送抽獎劵的活動。不過所謂的抽獎劵其實要幾張劵加起來才能有一個抽獎機會,而且抽獎的地方也是排滿了人。我差一點點才能抽,也興幸不用再排隊了。

隨後我直奔新宿,同樣是因為熟悉的緣故,還有就是預定要這邊通宵也有玩的、吃的,這樣就可以乘半夜的通宵巴士回機場。在這之前,我本來還有計劃的一些行程全部取消了,因為太累。我在新宿的漫畫喫茶店睡了一回,洗了個澡。中間有看看漫畫、寫寫postcard、外出看Uniqlo之類的減價商品。不過我最想要去的Animate卻說是年末年始的安排早早就關了門,我真的生氣了,你知道嗎?每一個店舖在官網都會大字標題列出年末年始的開店安排,Animate沒有,我就以為跟往常一樣。結果我做了傻子,呆呆地在那門口打了兩個轉也不捨得離去。氣的不只這一個,還有我在香港快運的網頁找到深夜機的交通安排,有說到新宿半夜3點左右有巴士到羽田,我也再在那巴士公司的網頁證實了。不過我去到站頭時,那個姑娘告訴我,這裏只有去成田的巴士,羽田是沒有的。我真的氣炸了。我問她,你們的網頁明明寫有的。她說,那個現在不對的了。氣死人了。

我在新宿有找到一個餐廳想要吃,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被那個範圍徘徊的日本人恥笑。我第一次這麼恨日本人。我已經很可憐了,你還要取笑我,你們全都不是人!當然他們不會知道我很可憐,便是知道了只會恥笑得更加強烈。真討厭。

找不到餐廳,我跌跌盪盪走回那個有cafe & meal部份的無印良品。那裏的食物意外地好吃,而且份量很足(香港的反而超級小);那裏的姐姐也全都超好人,讓我終於感受到溫暖。坐到人家關店後,我走到附近的超級市場想要看看能不能撿些甚麼回香港。卻原來他們的超級市場都超細小,那些貨品看來不及便利店的吸引,而且量很小,我說百佳的日本貨都比他們多。

我步經歌舞伎町回車站,遇到一個日本途人跟我搭訕。他問我是不是韓國人。在日本,我經常被當成是韓國人。不真的很像吧?但當我說我香港人,他露出一副「馬上明白了」的表情。他說看到我一包二包的,真的很辛苦呢。我無言,那你又不幫我?他又問我是不是在附近住,我說我今晚就回機場了。然後他大概說了些加油的說話便走了。我說他一定是在這個紅燈區招生意的人,知道我要走了也不用招呼我。

我搭了車回羽田,比起預定的時間早太多。我買了些酒,跟朋友在網上聊了好一段時間。在差不多可以check-in的兩個小時前,我睡了。還調了幾個鬧鐘在預早的時間鬧醒我。結果我聽不到鬧鐘,完全聽不到。我非常肯定有調過鬧鐘,而且全無意識有關過,然後iPad上就顯示我已經關了鬧鐘。總之飛機在六點左右起飛,我在六點半起來。我差不多要哭了,但我沒有,因為哭不出來。我想找香港快運的人來問可否安排其他機之類的,但因為快運一日只有一班或是兩班飛機會到羽田,所以也沒有職員。我千辛萬苦的找到香港的家人,跟他們大概說了,也請他們撥電話到快運的香港熱線問。就是沒有安排,no show就當虧了一程機票,不過機場稅那些是可以退的。我那時想,那就好了,因為機票本來就不貴,機場稅的費用還多。我即場在網上比價網補買一張機票,是翌日早上的,因為比較便宜。但因為那是在成田起飛的,所以不能把行李寄在這裏,於是帶了行李回市區存在中間位置的東京站儲物櫃。

突如奇來的時間我卻忽爾沒了分寸,因為本來就壓根兒不算有甚麼行程,也談不上後備行程。於是隨便想想有甚麼東京知道但又未去過的地方,然後就想到澀谷。在Animate花不了錢,我也有點土豪心理,想著我手上有錢,怎麼都可以吧?雖然如此,卻害怕多餘的一日手上的錢不夠也是很麻煩的,市中心地帶不用花太多錢應該都可以消磨消磨些時間。胡亂進了一間快餐地方食了個早餐,就進了澀谷的Animate。這分店也不少(我後來才知道),但跟新宿比可不成比例了,所以有點落寞地離開了。

我當時可能是有點失常了。看地圖想著澀谷跟新宿、原宿這些其實挺近的,也許走路還是可以走過去。於是就向北走,看到心儀的店舖就走進去,但都沒太特別的,主要是心情都丟了。走著走著,我來到NHK Studio Park,也就是NHK總部內那個開放參觀的地方。而當日剛好是免費入場的,就進去花點時間,又跟Domo仔拍點照片。裏頭介紹了各種電視節目的製作,新聞、紀錄片都有,但每個部份都不算大。也有點小遊戲,小孩子都玩得不亦樂乎。但不會日語的話,大部份環節都很快走過就算。我主要也是逗留在動畫、大河劇和晨間劇的展覽部份,要是你也有一些很喜歡的劇,這裏當中有展出其中用過的道具,粉絲的話自然欣喜若狂,一般人的話真的沒一點大不了。

跌跌盪盪地走,在一家Starbucks裹坐著睡著,其實我還有福袋裏的coupon,本來是可能取杯免費咖啡坐個一整天,但我累到單純只想坐,就這裏睡了好幾小時,然後甚麼也沒點過就走了。(結果後來coupon全都花不完就不知所蹤了)

明明看起來很近,走著走著卻走到了不知名的住宅區,也似乎不是向著原宿的。走著看似正常的路,卻回到JR站的週邊(經過某場還見到Larma-chan(笑)),於是還是搭了JR過去。因為不想再花太多力量遊盪,便回到比較熟悉的新宿,畢竟是我在東京逗留時間最多的地方。如願地逛了這旗艦的Animate,胡亂逛些逛過的地方,隨便像個老頭子找個在商場的一隅坐下,很沒心情地打遊戲又花了些時間。

吃完晚餐,大概8、9點的時日想著時間很多,不跟Google的介紹去搭Skyliner,竟想著搭普通綫去成田。這個決定令我在之後時常都有「差一分一毫的話,我也許以後就會死在東京」的想法。是有點誇張,因為說死在東京的話實際上是不可能的。但因為不相信Google map說那個時間(10點左右?好像是),普通綫的電鐵是回不了成田,差點就要在一個不高度城市化的地區(我說差不多像香港的青衣左右的地區,實際上不是,因為東京跟成田本來就有一大段城郊住宅地)的車站過夜(而且不是JR站,只是京成電鐵站)。我在最後的時刻還是放棄了決定回頭衝去搭Skyliner的尾班車。

在日暮里站,我補票時有點緊張,車快要開了,門也準備關了,但錢包裹的錢好像不足夠,又來不及去提款。我前面的是雙香港情侶,在想要向同時趕急的他們求救前,剛好撈到硬幣,也就衝衝上車。車站職員也很好,我覺得日本人來說是不是已經很難得?因為見我在補票,而叫列車不要先開,等我好了才走,結果遲了一、兩分鐘才開。(雖然實際上我超感激那雙香港情侶,沒有他們,也輪不到等我了)下車時Suica也要補錢,也是在以為不夠錢的情況下剛好撈到剛剛好的錢,那刻我差點真的相信有神了。

成田不同羽田(跟香港機場更加不能比),不能自由地在機場隨便的一個地方睡,只能在某個細小的休息區歇下。過去休息區的途中,我遇到雙香港夫婦,隨便說了些話。也是有點半調笑我,也有點半關顧我(我就想,香港人都是這樣的,刀子嘴豆腐心,演唱會裏那雙姐姐也是。實際上在人生路不熟時,興幸自己是在東京,會有些香港人調侃一下我,給我多少的溫暖。)。不過他們是去機場酒店的,所以就分別了。可能是遇到「同鄉」後,心情爆發了點。在休息區安頓下後,跟父母說話時都禁不住哭了。休息區這個想法最大問題是人口太密集,本來就連位置都不足夠,連說話稍為有聲都怕吵到旁人,但我也耐不住要找父母傾訴,結果被「鄰居」說話我了。這令我真的……很討厭成田。羽田的話,如果可以,我聊一整晚也成。

另外因為猶有餘悸,所以這一夜都沒睡好,就醒了去準備check-in。然後即使入閘了因為時間太早,免稅店大部份也還未開門,想要買響18年的心願達成不了,只能買枝12年。然而這也差不多是日本免稅威士忌的絕響了,因為沒多久之後就說日本威士忌不再在免稅店出售平裝版,部份牌子更說要停產了。

突然買的機票是香草航空的。早就想試試這個,因為這個航空公司辦香港線當時還不算久,也最主要是因為我未試過。然而上到機上不多久,我就睡死過去。矇矇矓矓中,我聽到附近的香港青年說:「為甚麼有種『味道』呢?」另一個答:「難道這就是『雲尼拿味』?」其實我本來就自感「流浪」了幾天的我身上很臭,聽他們這樣一說也就更加自棄。不過他們後來又說是行李架上傳來的氣味(我後來再搭過就知道,他們說的怪味是一種膠的氣味,當然也許還混了我的體味),也就心寛了一點。我也無力思索甚麼了。

幸好這天本來是星期日,到了香港有家人來迎。回去也有空間讓我睡一整天。不過我還是在星期一請了半天假。實在有點太過了。

這次我得到的教訓是:永遠不要不訂住宿,哪怕只有一晚,尤其是最後一晚;永遠不是不拖行李箱,只要你會消費。唉,新年的頭兩天已殺掉了我的心情,我真的受足教訓了。

後來在朋友的鼓勵及指導下,我寄了電郵去蘋果總部大概是投訴安排,然後卻沒收到回覆。今年(2016)日本的蘋果福袋活動卻取消了,好像還以為都不搞了。不知道兩者有沒有關係呢?我也相信,投訴的話應該都不只我一個,大概就是這樣了。

這篇拖了真的足足一整年的日誌,終於完筆了。而且還是臨上機的時日。

完筆    2015年12月31日清晨

P.S. 誠如內文所說,我在2015也有再去日本,其中一次還是超長的。現在的記憶沒以前那麼好,所以我希望拖延症快點治好。對,今天也出發去跨年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