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尋梅]與期望不符

如果你問我這部戲好不好看,我會告訴你:首先,這是一部文藝片,好不好看,你自己衡量。

我並不常帶著期望去看影,但這部,我是有的。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我很喜歡看命案、偵探、推理的小說、電影之類。王嘉梅案在我當年看新聞的時候讓我十分震撼。真正關於命案的案情,我是後來在研究香港命案時才喚醒記憶。這案件令我深有印象的地方是停留在失蹤尋人的階段。也可能是因為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看過最著名的命案新聞,變得像烙印一樣,卻又跟大角咀父母肢解案的程度不同,此下略。如Hello Kitty藏屍案之類,雖然我已經出生,而且懂事,卻沒有任何記憶。王嘉梅跟我同齡,她那張學生照每天每夜都在新聞展出,彷彿就在提醒我,世界很危險。當時指王嘉梅很有可能遇害於援交對象的家裏,那時援交這個「行業」方在滋長,而且因為並沒有很多機會能上網,對援交的認識不深,而只在通識課偶有談論(我學校是最早有通識課的那批)。然而自這宗案件開始,「援交」便成了我覺得極危險的行為之一,「一樓一」至都都是自己主場。

到後來看案情,有指兇手「意外」殺死陌生的死者後,短時間內就能冷靜想出應對方案。要不是被報了失蹤人口案,看怕時日久了,在找不到屍體的情況下,將無法入罪的。我沒有看過兇手的照片,想像裏是個面容冷酷、戴無框眼鏡、外表斯文但內心變態而扭曲的男人。既不是《人肉叉燒包》黃秋生那種一看就知道是兇手的超級變態佬,也不會是白只這樣看起來很普通的胖子,而可能是一副失意精英相。

回顧命案時知道要拍成電影就已經很期待,但也只預是《三五成群》之類的犯罪片。看到有郭富城就想,也許會是有點意思的案情片。近年意外地喜歡看郭富城演戲。作為四大天王之一,他演戲時最能抛得開、可以不顧形象地投入角色,不過就好像太局限於演落魄中坑。

而且《踏血尋梅》這個標題看起來很有意思……(以下請盡管說我過解,畢竟人在新會考課程的中文閱讀卷得了5*的,不好意思……藍色窗簾……)改自「踏雪尋梅」的食字。「踏雪尋梅梅未開,佇立雪中默等待」,又正所謂「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只要能看到梅花盛放,抵過一切嚴寒雪霜也是值得的。但王佳梅等不到,等不到這個盛開的自我,只能從死裏去回看。這尋梅不是去尋找梅花最美的狀態,而是因為那梅花失落了、要去找回。踏血者也不容易,就像踏雪一樣,踏一下沉一下,提腳還要費力。而且踏下的腳印還不像在雪地般會逐漸隱去,血印是不褪色的。探員、兇手、死者都自血裏找尋出自我,誰都是可憐人,卻誰都可恨。

沒有期待的人不會覺得生命難捱,埋首目前的人一年容易又過去,他們不會快樂,卻也不會難過,因為他們認命。這裏的每個人心裡都有些希望、有些欲望。長遠的願望達不到,就用些快捷的方法捨遠取近,卻沒有發現這根本不是你想要的還不知地強顏歡笑。那雙耳環就是這樣的替代品。朱子聰喜歡王佳梅嗎?應該不,只是佳梅比慕容更好親近。慕容這種「女神」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真的吃上去,反而不佳。朱子聰不是稱她作業時常用的英文名、網名「Kama」,而是中文名字「佳梅」。這聽起來很刺耳,他說「愛佳梅」感覺特別噁心。也許這也是把對慕容的愛轉移的一種方式。真正愛的慕容,他不忍讓她去死,卻使她「墜落」了。轉到佳梅身上,她說想死,就覺得也許讓她安然死去,是一個不使她墜落下去的方法。

Kama就是愛,王佳梅比較容易明白,所以也比朱子聰更清楚自己的期望將永遠落望的事實。朱子聰真正在期待甚麼,也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沒有母親,跟父親關係疏離,一向只有豬朋狗友,還有一個女神,從來不知道愛,也所以連自己是不是需要愛也不知道。他不是愛王佳梅,只是王佳梅對他很是關切,以為這就是愛。其實只要這份關切就足夠,並不一定是愛。為了回報,朱子聰便應其要求殺了王佳梅。另一方面,就因為自我了解,所以絕望。也就是,即是朱子聰不殺了她,自我瞞騙地過著每一天之後,她也許終有一天還是會自殺。然而向別人提出殺了自己卻不一定,因為朱子聰不一樣,她相信朱子聰。她能夠對朱子聰肆意說出希望。像王佳梅這樣的女生,性格有點怯,志向也得不到誰的認同,只有姐姐。但志向失落了,成為援交女後,連姐姐都不敢面對。因此,愛上別人也好,想要的東西也好,再不願跟身邊的誰說。朱子聰是不認識她的人,這重隔膜反而添了讓她可以信任的信心。

王佳梅跟朱子聰唸了一段《聖經》,說是弟茂德前書第4章第4節:「凡  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謝著領受、就沒有一樣可棄的。」這是她最後的希望,但希望都是假的。也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不是她真正的希望,只是聽到這樣的句子,觸動到己身經歷,打到心靈深處,就說喜歡。不過她並不相信,相信的話就不會說她想死。這一段有一個細節是我很在意的:Timothy譯成弟茂德是天主教的譯法(基督教是提摩太),但經文的譯法是基督教的譯法。我並不認識天主教的內容,只是稍為唸過基督教學校,也曾經上過幾次基督教會。但據我所知,天主教和基督教的聖經除了多少幾部經文,其餘內容基本一樣,不過中文譯名上就有分別,像《啟示錄》和《默示錄》。我不知道電影是故意寫上這個差別譯法還是怎樣,總之就令我覺得很奇怪。

現在的電影,愛情片、歷史片、喜劇、懸疑片各種各類的電影,都泛濫地探究相似題材的人性黑暗。有些很直白地寫:人與獸,又有何分別呢?也有部份以劇情為主,寫得比較隱晦,因為想讓人思考的東西比較深層次。而這部戲看上去就像那些很大路的、已經泛濫到淹死人的電影,以申訴人性為主,劇情為輔。主題的東西不算甚麼新鮮的東西,故事的脈絡簡單,而最好不把內容當成是兇案的真正內容來看(實際上不清楚製作團隊蒐集資料的詳細程度,也不知道為了遷就主題改動了多少),可是手法令人喜出望外。都是寂寞惹的禍,這種題目真的比「老掉牙」這個詞語更老掉牙。人會自經歷而改變行為、改變思想,這些都是微小微小的,也就是因果。因理循環,因此看起來很簡單地就把人推向死亡。我說這部戲是文藝片,因為這套電影很直白地說了一些東西,但你又不明白這些東西,好像應該有多一點,又好像少一點。還有,電影開始放映一個小時後,我後面傳來深沉的鼻鼾聲,我看一看錶,駭然發現面前的竟是一部文藝片!

利申:但我寫作卷只有1。Between,導演你是高登仔吧?[認真mode]春夏演得真好。另外白只在殺人剖白中的演技簡直驚人。[/認真mode]

有感    2015年12月9日午飯時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