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妄之災

〈凡有所相,皆是虛妄〉
我怎麼現在才想起那個夢呢?我現在想起來已經太遲。那可明明是個持續年許的夢,我竟也會忘掉,莫非就是天意嗎?

父親很討厭我。覺得帶我外出時,我時常莫名地哭,那其實是因為我恐懼而又無法表達。「那個女人會殺死我!」那時不過三、四歲,每天就這樣醒來。不過當時年歲尚輕,不會這樣理解,心裏就只有恐懼、恐懼、恐懼。有時我覺得自己好像見到夢裏的那個女人,而因此就怕了,看起來卻像無故地哭了。老師都覺得這個學生很麻煩,已經是個沒娘養的,還天天哭個不停,換過幾所幼稚園也被投訴,也因此令父親更加討厭我。這樣的一個愛哭鬼男生,就自然是沒朋友的,所以轉校我也是沒感覺的。

轉校是丁點幫助都沒有,我只是單純的不受歡迎、被人趕退。我並不是回到學校才哭,是上校車之前已經在哭。不知道是睡夢的餘悸未了,還是錯覺,我總覺得在等校車的時候有見到夢裏殺了我的那個女人。

那個時候對夢裏那女人的樣子是記得很清楚,畢竟是連續一年幾的晚上都見著,比對母親的印象還要深刻。不過多過幾年後就逐漸淡忘,我只記得那個女人是歪嘴的。於是我總是避開歪嘴的女性,恐妨跟她們拉上關係會成為她們的刀下亡魂。別以為歪嘴是一個很獨特的特徵,我所到之處都總會碰到一個歪嘴的女性:學校、興趣班……甚至逛個街都會遇上。她們雖無過犯,我卻認定了她們是壞人。因此只要一碰上,不論何時何地何人,我都會放聲嚎哭。

這個狀況持續到我小學三年級,班主任是個歪嘴的年輕女性、肌白髮烏,還是個典型的基督徒。她是少數對於我這種問題學生不離不棄的老師,而且細心有耐性,我恐懼「歪嘴」這事也是自她的誘導,我才發現。從前不過是看到一個大概相似的形象就怕了、哭了,這下可就清楚、明白了。因為認清了她不是「壞人」,所以我也放下了心,讓這位班主任成為第一個我看著也不會再哭的歪嘴女性。

稍微開始懂事了,也明白到人不可以貌相,更何況是無稽的夢裏無由的原因。然而理性上是這樣想,那根深蒂固的感覺怎麼都不能拔除,我仍然會跟歪嘴的女性保持距離。而且歪嘴這一特徵變得在我眼中異常顯而易見,要是你把我放進一個墟市,我九秒九就能瞄到一個歪嘴。

雖然如此,實在諷刺,我的初戀卻是個歪嘴女生。要我找個形容詞來形容她,我會用「好人」。用這個詞語來描述自己的女朋友好像很奇怪,但事實如此。實際上她毫無出類之處,單純是個善良又普通的歪嘴女生。儘管我沒跟誰說過我這個偏好,她卻一早知道我總是跟歪嘴保持距離,她也很識相,遠遠看到我就避之遠去。初中的最後一個學期,我跟她被編作鄰桌,她還私下跟班主任提出再調配的要求,但最後不果。同班的這年,她就每天掛著口罩。我其實也不真的是討厭她,或者甚麼,不過是見到歪嘴,心裏有點頂著頂著而已。於是坐到新位置的第一天,我就跟她說:「不用再掛口罩了。」她卻說:「這樣就可以。」我覺得要這樣讓一個女性為自己做這麼多,心裏也一樣頂著頂著。輾轉之下,才由她親好的女生裏得知,她竟喜歡了我很久。這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我很為難。我不喜歡她,雖然,也不討厭。不過我對她的唯一印象就是「歪嘴」。那時候便開始想著,也許夢境是與現實相反的呢?心底也卸下了幾分疑慮。在旁人推波助瀾之下,我也迷迷糊糊地就跟她開始了,說是怎樣開始,我也記不起了。可是我可也有認認真真地跟交往著,也有認真地想過我們的未來。然後想到,到了未來,也許結婚之後,我會無故惹火了她。女人總是很容易就火起來。一不小心就可能讓她怒得要殺死我,這可不妙了。夢境也還是會實現。幾年以來,她也知道我仍然抗拒歪嘴,所以她也放棄了,而我也再沒有強迫自己接受的理由。

我最後碰上的一個歪嘴女性,是公司一個中年的高級行政人員。我並不清楚她的工作內容,甚至不發現她是個歪嘴。上邊只說她會來我那部門監察一星期,看看如何更能善用資源。那一個星期,她因為咳嗽都掛了口罩,只露出一雙雪亮的明眸。眼皮上有一小點黑痣,讓她迷離的眼光錦上添花。儘管只見得半張臉,儘管她比我年長了一大截,儘管她總是對我格外挑剔,我還是,我還是被她迷上了。

然後一星期的監察期過去了,我也不能再每天上班也看著那雙漂亮的眸子;再多過一星期,我也再不用每天上班。解僱信罕有地由她這高級行政人員親自給我,不是HR的小職員,也不是我的直屬上司。那一天,我第一次看到她脫下口罩的樣子,然後發現她是歪嘴的,而且比起其他的歪嘴女子更加眼熟。怎麼竟在我這一躍而下的𣊬間我才想起呢?

哦!原來歪嘴女人殺害我,是以這樣的方式。我剛因為投資失利,損手爛腳,以為只要努力工作怎麼都能填回深坑。現在工作掉了,人浮於事,不等於叫我去死嗎?那個女人還真說得動聽,善用資源就是精簡人手,精簡人手精簡到我來,是因為我工作能力好更容易找工作?這甚麼謊話?頂替我,不是,是一頂二的那個還加了25%薪水。好一個算死草!你們還賺了有突!

***

〈諸法實爾,皆從念生〉
那個醜男人竟然是這麼脆弱,失了工作就去死。想起那傢伙看著我的樣子真覺噁心,人已經醜,還擺著這種花痴臉。解僱他無可否認是有我的私心,連他的部門主管都決定不了的事情,交到我手上還能不單靠印象分?

我從前一直也不是個以貌取人的人,甚至乎覺得相貌平平的人更加可靠。然而似乎不是我對醜人有偏見,而是醜人對我有偏見。批評人之前,我也有引鏡自對。除了天生嘴長得比較歪,五官的其餘也算上端正,即使算不上姣好,至少不醜。

將近二十年前,我剛出身,每天上班經過路口都會見到一雙醜臉父子在等校巴。由父親帶幼子等校巴已經足夠奇怪,還長了一雙奇醜無比的畸形臉,這本來已經足夠令人注目了。然而那個醜小孩還嫌不夠,總是放聲大哭,唯恐天下不聞。後來我試過故意避開小孩的目光而去,小孩果然不哭;而故意在小孩面前放慢腳步,那小孩竟哭著盯我。顯然地就是我「搞哭」了小孩。我以為是不是自己的歪嘴令自己看起來太兇,於是我後來每天經過時都故意撐起笑嘴,豈料那醜小孩哭得更厲害。這可真惹怒了我,惹得我每天見到那個醜小孩,怎麼都笑不起來。

不過這也只是個別事件,至少我是這樣認為。必定是小孩長得醜,受到的對待不好才會容易哭鬧,小孩本身也是可憐的。然而無獨有偶,我好像特別容易惹哭醜小孩。幾年後,我在某大型超市當店舖主任,巡舖時見到一個落單的小孩,這個小孩可更醜了,五官長得全不像話。本來想去關心一下,幫他找回父母。誰知還未趨近,那醜小孩直瞧我的眼神像看到甚麼恐怖事情似的,哭得滿臉流涕。那種哭聲撼天動地,顧客都圍觀我倆。我有點手足無措,可卻呼天不應,直至那醜孩子的醜父親衝搶過來,指著我破口大罵,對我的妝容貌相作人身攻擊,還誣稱我怎樣怎樣欺凌小孩。我憋忍在心,終於待得經理也過來,我內心叫糟,事情鬧大了。經理先讓我離去,我離場時還被客人指指點點。我不知道那個父親對經理說了甚麼,經理回來時雖然臉色不好,還是叫我別掛在心上。過幾天後,經理滿臉歉意跟我說要我調職,還要扣我薪水作為懲誡。我喊著怨,又再詳說事發經過。經理表示明白卻也說自己愛莫能助,因為那個父親纏鬧到總公司,要是不作個小懲小誡恐怕會壞了公司的名聲。經理本來看好我,從前還曾經暗示在他榮休以後會舉薦我取而代之,但這已經是絕望了。幸好的是,沒有人拍下來放上網絡,也沒有遭到網絡公審,而事情還不算鬧得太一發不可收拾,在經理全力協助下,我還是能以較佳的待遇轉職到同業公司。

這我可也算了,畢竟也算不得令我有甚麼損失,況且知情者也總算同情和支持我。只是那雙父子實在有點可惡,小的製造禍端,大的不只不阻,還小事化大。不過我還只道是那對父子有點怪,大概跟相貌無關,然而若說相由心生,也許也不為怪。

之但是說到那次,你聽了以後也許就會覺得我跟那個跳樓零零後一樣心靈脆弱,可對我來說實在每每想起都歷歷在目。簡直是我生命上的污點、靈魂上的陰影。縰然沒有人會記住,可是這場惡夢卻叫我怎抺都抺不掉。的而且確是這樣,那個醜男怎麼自己不照照鏡子?五官亂擺,豆麻臉上的暗瘡含膿待放,眼鏡頭髮全身都佈滿油脂,校服又穿戴不整。這樣的人在近乎滿座的巴士上坐到我身旁竟要像避開痳瘋病人一樣隔之重山。巴士上的人都看著我,車上完全靜默。我那時可寧願巴士上有誰在指指點點,有誰像那個父親一樣指著我破口大罵,至少我能理直氣壯挺身反駁。可是誰都沒說話,凈是偷看偷瞄。這是甚麼情況呀?我做了甚麼錯事?連這歪曲醜陋的妖怪都要異視於我?

大概的確是我惹得醜人特別討厭,所以也別怪我討厭你們。不過零零後,也不完全是我針對你,你在同袍之中的相處也不好,你自己不知道了吧?要是必須找一個要解僱的人,大概只能是你。既不會打亂人心,反而能激勵士氣。也許你會把我當成罪人,但這也不過是因為誰都不想染污雙手,只能由我這個「外人」充當丑角。事實上,公司是次大刀闊斧,九成的醜話都要由我來出口。在下層的會以為我是高高在上的高層,可我實在一點話語權都沒有,頂多能說是中層人員,是真真的夾心階層。

好死不死,那醜孩子還要在公司大廈跳樓,公司想要置身度外也不可能。結果還推了我出來作代表出席喪禮。真可憐,白頭人送黑頭人。雖然好像很不尊重,但因為從前見過那兩雙醜父子,總想著這小伙子的雙親應該都很醜。果然不出所料,那父親一看就知道是同一模子走出來的。我走到家屬席前鞠躬,送上公司的小點心意。家屬席上有一個清秀女子,靜默不響而眼神空洞,雖然有點年紀,但所謂風韻猶存就是這樣。這樣美麗的女人,很難想像是那個醜伙子的遺屬。

那個父親在靈堂外接過禮物,看到我特別注意那女子便說:「是他母親。精神有點問題,這是特別准許的外出。」我很是驚訝,她除了神情有點落魄,全然看不出腦子竟是有問題的。「小姐,我說……可能有點得罪。我覺得妳跟內子早幾年的樣子有點像。」我遙觀端視,除了眼皮上都有眼痣之外,看怕是無相似之處了。「怎可能?夫人是個美人,我只是平平無奇的普通女子。」那父親幽幽地說:「美是美,可惜是個瘋子。她呀,是因為從前差點殺掉犬兒才被拉進精神病院。」他頓了一頓,再說:「內子與小姐如此相似,希望兒子沒有做甚麼令妳困惑的行為。」

一時,靈堂的寂靜被高刺的冷笑打破,聽起來叫人覺得一陣陰、一陣涼。然後見到那夫人兩旁有人挾著她,似要帶走。「兒子呀!你小時殺你不死,現在你終於死掉了!你醜陋的人生結束了就好!不用再痛了……不用,痛了…….為甚麼?為甚麼你這麼醜?」端正的嘴巴似像沒動,只挑起兩端,聲音聽起來卻還是婉然動聽。「抱歉,失陪了。」那父親進了靈堂,跟兩旁兩人一起帶走了她。

「因為他的父親很醜。既然能忍受丈夫的醜,為何受不了兒子的醜。」我差點就答噴了這話,一下子吞回去。看來那小伙子的日子也過得很慘吧?

[按:這個故事的主題是因緣和因果。我想,關於男主角的死和死亡預知夢的謎底應該寫得足夠清楚了吧?而如果你看過我在Twitter上展示過的大綱原稿,會發現我對女主角的設定稍稍有點轉變。原因是希望切合這個有關因果的主題。實際上女主角所說的經歷全部都跟男主角有關,事實上男主角完全有能力避免死亡,因為若他們之間從沒這些過去,女主角甚至可能會很照顧男主角。

關於父親的矛盾表現和那個母親又是另一個謎題,我寫的時候是有相應的設定但我沒詳寫。總而言之,算到最後殺死他的不是歪嘴女性,也不是他的母親;他的母親也不是歪嘴的。

我有想過是否應該讓「母親」出場,母親的出場主要是印證那個潛意識記憶的夢裏,形象被篡改成每天可見的那個路人。而其實,男主角對於自己的母親是毫無印象,因此他到死也不記得「殺死」他的是他母親。而讓女主角這個「旁觀者」來描述我覺得會比父親自己說的較好。

忘了還有甚要說,想到的時候再補充唄。]

[再按:我們的所謂「印象」多數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記憶是會愚弄人的,不是說「回憶總是美好的」這樣嗎?道理是這樣不錯,但實際操作上,記憶不只能把事情美好化,應稱為極端化更好。因此就是,好的會更好,壞的會更壞。不過這只是很籠統的描述。其實當我們回憶事情時,回憶中的大部份東西都十分模糊,只有一些比較顯注的特徵會被記住。就連一個人的臉,我們都只會記得出類的特徵。就算是美人,如果臉上沒有明顯的記認,如痣或者特別的眉型,也只能是一個「美」字。

而因為這個緣故,記錯、記漏這些事情是十分常見的,尤其是夢。要記住夢是很困難的,而且大部份人根本沒有刻意記住自己有發過夢這個事實。對於醫學上來說,多夢可能是個身體和睡眠質素差的徵狀。但對於我這種「沉迷造夢」的人來說,每天造夢是必須的,而且像看電影,好看的、特別的必須要記住。這些夢不但是潛意識給予自己的警醒,Déjà vu出現的時候有時可以幫到自己作適當行動,另一方面,對於我這種會胡亂寫作的人來說,夢有時會提供良好的靈感食材。拉遠了。所以說,像我這樣「沉迷造夢」的人、會記錄自己夢境內容的人,尚且會覺得記得住夢是很困難的,何況是不明此道的小孩子?也因此,夢之於一個故事是個十分好用的橋段。

夢是如此,經歷也是如此。人記憶自己做過的事,會努力改成自己意識認為的那個版本。覺得自己沒有做錯過事,回憶起來當然就沒有錯;覺得自己做錯過,果然常常都會出現不必要的罪咎感。就等於寫故事,必然會有很多空白的時間和空間,記憶也是如此。而人腦就是利用這些實際上被遺忘的空間自我填補,成為自己記憶裏獨有的情節。

關於因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概念也同樣籠統,有因才有果本身並沒有屬性,也所以沒有善惡之分。所以惡人為甚麼沒有惡報?是因為他做事避免了得報的果,而做了一些因,可能是有先見之明,又或者是從小處積累出來的蝴蝶效應。我們有時會用運氣來概述了這些因果,是「跳步」的推論,就像我從前說過的「直覺」:不是無中生有,只是運算過程太快,跳了步而忘了推演的方法。

大概補充到這裏,想到再說。]

完筆    2015年11月10日下午 在公司
補充於2015年11月13日快下班

Inspired by a crying boy I met in LRT train, an ugly girl I met every morning
Details partially extracted from one of my teacher, my friend’s job and Dayo Wong’s stand-up comedy
Feature of crooked month was inspired by a painting of Tomosaka Ri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