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別重逢

穿越少女親撰的故事在報章上連載,成為了城中熱話。回到現代的穿越少女,無法排解因現實落差而生的失落感。在古代習得一身奇藝的穿越少女,經常受邀到各種文化會社交流,這一次就來到荒遠的這座山裏頭。大概只有這些人才會多少明白,自己在那個時候過著的生活約莫是怎樣的,所以即使是甚麼協會的邀請,她都依赴。

「李姑娘,歡迎歡迎。我們假托音藝協會的名義來邀請妳,但……不暪妳說,那是假的。我們,想安排妳見幾個人。現在請你在這裏坐著等等,這裏的朋友會暫時先招待妳。」老先生白髮蒼蒼,臉上卻是氣色甚好。而且回到現代,這還可是第一次有人以「姑娘」稱之,這別樣的親切感,令穿越少女很是安心。
「可以,但這裏可沒別的人啊。」
老先生點一點頭,好像別有深意,「呀。他們在後邊,姑娘請稍等一下。我們先到後邊請過。」然後轉身走去。

這是座舊式大宅的建築,園林、廳房、傢具全都古色古香。穿越少女見老先生的人還未到便在這個廳房隨便走動。雖然相比起她從前住著的已經算是新式,但古僕的味道還是很想親近親近。

穿越少女摸著磚牆,回味那段昔日的時光。戀戀不捨。在她回來之前,那個人早就去了,而她也就守了這麼多年。雖然好想再會他,但是怎說也是不可能了。他是個古人,一個已逝之人;在她存在的那個時候,她親眼看著他去的。

打破穿越少女思緒的,是一曲《瀟湘月》,他倆盟誓之曲。她沿著琴聲找到一間側房,白衣雅士在操琴。真像呀,真像那位呀。
理智上她當然知道不會是從前的那個人,但她還是禁不住喚了:「周公子。」
那人抬起頭來、睜開眼睛,「哦?是姑娘啊。很久沒見了。」
「對喔,真的很久了。」
從不諳古語,至到文武全才,這些培育都是這位周郎的摯友、她所愛的那個人親授的。然而被所愛之人推上名妓之位,作為政治手段,中間還是得這位周郎作側,以作聊解,方可安渡。

「是夢嗎?」
「不,不是。」
「要不是夢,怎可能會再見到你?」
「說真的,我都等了好久才終於等到再見妳的機會。」

***

「即是說,要是她看不見你們,也辨別不到真身?」山月先生捋著白鬍問。
「因為已經是千百年以前的事,記憶開始蒙糊了。」黃將軍答道。
「我們都差不多。」那邊的魯夫子和陸生都認同說。
「可能是因為我們跟她的靈感不合吧。要是大爺的話,應該就能。」魯夫子提出說。
陸生面露狐疑,「剛剛不知是不是看錯了。我好像看到大爺跟在娘子的後面。」
「我都以為老眼昏花了,原來孟言都看到。」黃將軍說道。
「我認為大爺也看不見我們,要不是我們看錯的話。」魯夫子附和著說。
山月先生蹙著眉,插話問道:「你們說的大爺是……」
「是我們追隨的那位殿下。」
「看來,我就沒看到。」
「鬼會有看不見的鬼嗎?」陸生的提出,令大家都沉入深思。

***

「沒能替大哥好好守護妳,是作為弟弟不義。」周公子眼裏盡是哀愁。
「不,已經夠了。公子那時所提的,我做不到。像現在這樣就是最好了。」
兩人靜默無語,周公子嘆了一口氣,還是撫琴。一曲糾結,裊裊餘音更是纏思亂心。
「周公子還是一樣擅於以琴道語。」
「看來沒有讓妳改嫁於我,也是對的。我倆看怕也只得相顧無言。」

「李姑娘,妳在跟誰說話呀?」老先生突然出現在門外。
「我……這……」穿越少女一時支吾以對。
「山月先生看不見我。這麼多年來,妳是第一個。」周公子對穿越少女說。
「山月先生?」穿越少女沒有聽過這個名字,眼前的老先生也沒有介紹過自己的名號。
「李姑娘為甚麼會知道老生的名號?」山月先生有點訝異。
「這到底是甚麼回事?你們原來都一樣把我當瘋子看嗎?既然不相信我曾經穿越,那就當故事看算吧!你們到底在玩甚麼把戲?」穿越少女怒了。
「先生剛才聽到琴音嗎?也許是那個,我們一直看不見的那位……」魯夫子在山月先生背後說。
「像極周大人的調子!一定是!一定是!為甚麼我先前認不出呢?」陸生恍然驚呼。
「周大人……是那位玄真居士周公成嗎?」山月先生問。
「山月先生知道我在喔。」那周公子說,「也許除了我,這裏還有很多我的舊識。」
「我可不理你們故弄甚麼玄虛。我先走了。」穿越少女既是生氣又是迷惑。

正當她衝到門前時,腳下僵了。應該說,她整個人都僵硬了。
「那,那到底是甚麼?」穿越少女噤音大呼。
在場的人和魂,都沒有回應她。
「到底是甚麼?甚麼靠我身上?」穿越少女感受到有誰在她肩上環抱住她,沒有溫度也看不見。
經歷過穿越,見過大場面、大人物、大屠殺,縱然心裏害怕,可也能不動聲色。
穿越少女感受到那甚麼推她到書桌前,那甚麼執起她的手提筆。因為穿越少女的身體有點僵硬,所以筆劃顯得有點歪斜,但顯然還是那個人狂放的筆觸。

不知時且罷 知時更哀 莫若短命催緣了 竟是那別家緣 妒之 妒之 怎生不同道還夾道逢 不如不遇

「這種故來的行文,還真是大哥。」周公子笑言。
眾人正驚嘆大爺現身,宣紙上一滴一滴的濕了。
「娘子……」黃將軍輕喚道,但穿越少女能聽不到的。
「為甚麼能看到公子,卻看不見孫郎?」穿越少女梨花帶雨,身軀卻仍然僵直。
陸生打著手勢,示意餘人退去,但眾人都一動不動。陸生看去,竟是大爺在為穿越少女拭淚。
「大爺!」陸生欣喜若狂。

感受到大爺拭淚的手,穿越少女很想要抓住,卻不過是竹籃打水。
「是我們欠子子的,即使等待千百年,能使本爺可守於側,足矣。」
「娘子為了大爺,可是傾盡全力。」魯夫子答道。
「我們,也竟終可再會見大爺了。」黃將軍說。
但大爺臉上不見欣喜,倒是心事重重。
「大爺,魂魄怕也有異道,合方見之。」陸生猜度著大爺的心思。
「公成可是我的拜把兄弟。是公成和子子成就了我的功業,可惜我辭世太早了。」

大爺話音剛落,周公子的琴音便起。彈撥琴弦的周公子邊說道:「只要是大哥,就算看不見、聽不到,也會感受到那道心聲。」
「公子……」穿越少女仍是汍瀾,「我瞭解公子的說話,可是看不見大爺我不心安。」
「既是有緣人,便可互通心意。姑娘不是不知,只是心太亂。依我估計,大哥在妳年幼之時早已陪隨妳側。是大哥先找到妳。開通心眼,合則能見。」
「孫郎,妾身謝過了。」

[按:這是我某個穿越幻想構思的一個分支。因為無法將整個構思入文,故只節寫一段。因此沒有前文後理能拉著,可能會變得有點不知所云。原本的構思跟這些人設是不一樣的,但因為獨立成篇,所以我在此有所刪改,希望挑著大家對某些人物聯想後會有助理解。

原來只有穿越少女、周公子和孫大爺的角色,但本來不是他們,而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和時空。這樣的起名是據周公子=周瑜+周邦彥,穿越少女是隨之想到的李師師,孫大爺自然就是孫策。後面三個幕臣是胡亂起的,大概都猜到誰是的名字由來。山月先生是單元角色,這個故事本來有的,名字來自古琴曲《關山月》。]

[再按:果然是遺漏些東西沒有說。這個故事大概是《血色莊園》女主角說自己的作品:故事是有鬼,但不是鬼故。這個故事關於鬼與鬼之間有也分異、無法溝通的原因,大概可以用「頻道」不同來解釋。差不多就這樣。因為鬼不是實體,是虛像,而且有些人會見到,有些人又看不到,所以我就想大概像大氣電波的頻道那樣。
另外,因為此文是草稿式故事,不論是結構、語境和描寫都十分粗糙,我有想過要寫得修訂版,但還是暫時這樣hold著吧。]

忽發奇想    2015年10月29日下午 快下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