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2/9/2014:台中之旅

又是下一趟旅行的前夕,這年以來實在是太沒幹勁,連做文章也然。接下來的是跨年旅行,希望來年可以狀態回勇。(這句話在真正發文時已經用不了。)

台中這次旅行是我準備得最久的一次,由4月左右有所構思,主要希望到台灣這個純樸的地方踏單車,地點是台北以外的地區,希望可以藉此扭轉心境。當時是計劃成為我的第一個單行旅程,也選擇秋天這個氣候怡人的季節做這些戶外活動,同時亦希望參加大概是10月左右舉行的自行車節(類似是這樣的東西)。後來因為機票優惠所限和臨時起意要跟朋友同行,一不為意,整個行程、時間和目的已經成了另一回事。

目的地是南投縣的數處和台中市,五日四夜的行程。這次第一次選搭香港快運,因為從前乘同系列香港航空的經驗不錯,甚至某些部份比國泰要好多了,也有朋友對快運頗讚,因此雖然名聲不算太受歡迎,但還是頗有信心。明知道這航班沒飛機餐,預早就吃了豐富的早餐,然而聞到人家的杯麵香,特別難耐。

抵埗的是台中清泉崗機場,實在是一個蚊型機場,好像是軍民兩用的那種。候機大堂一眼看盡,在離港時特別感覺到。基本上不用想要在這個機場做些甚麼,連7-11都沒有。也幾乎不用擔心遲到趕不上飛機,因為過關、進候機室的路程短得不相信。

第一站是清境農場,還訂了在山上的住宿,全是木的那間。由機場前往本來是查了路線和時刻表,為了趕上這一小時才一班的車,還從機場搭的士前去。這裏的教訓是到任何地方搭的士,必須叫司機開碼錶,因為他們叫的價錢絕對比碼錶貴好幾倍;另外查路線要注意有些路線只有週末才開,週間是沒有的。幸好,台灣的大媽們都很好,即使中途出了小意外,還是可以順利抵達。不過我們的第一餐卻是KFC。那時剛好有「地溝油事件」,我們就說地溝油的味道果然是不一樣的。

清境農場中有一個叫小瑞士花園,在網上看說是這裹唯一夜遊的選擇。結果瑞士就看不見,荷蘭的風車就很多。夜遊也遊不了很長時間,頂多半小時也覺得很勉強。好像是在維修中?中間的人工湖就是一潭很臭的死水。網上見到很美侖美奐的飾品,原來只要一些不甚了了的,各博主的攝影技術還真高明。旁邊旅客中心、餐廳之類也沒有太出類的東西,畢竟這屬於農場的社群(?)。

來回民宿跟各個景點,老闆代招了車,整個清境點對點每程每人價錢忘了,總之是個很優惠的價錢,相比入夜後影也不見的的士價錢便宜多了。因為清境是很大範圍的地方,要徒步難以認路,也是體力考驗。

民宿的木屋很美很古典,比起宏偉古堡式的那些,這個感覺更平易近人。但一如網上評論所言,木的隔音很差,然還是我的接受範圍內。一心打算到清境住宿是想看美麗風景,但這間的位置偏離,看不到甚麼,加上稍有薄霧。本想著要早起看日出,不過就是算錯了日出時間,兼之方位有誤,甚麼都看不到。早餐也在木屋的戶外位置進食,雖然是自助形式,實際上不能有甚麼期待,而且位於山野之地,與蒼蠅共食就只能見慣不怪。不過早晨煦陽映影的木屋的確很夢幻。

Checkout之後,我們再用老闆介紹的電招車載我們和行李到訪客中心。我們先把行李寄存這裏,因為民宿偏遠,而下山的車站在這邊附近,寄這裏比較方便,而且免費。

寄了行李後我們上了青青草原。青青草原有幾個區域,我們在較高處的北端遊樂場進入(好像叫觀牧區甚麼的),也即是看綿羊秀的那一邊。特意查了日程表打算看綿羊脫衣秀,但該天卻暫停了,嗚嗚。這裏的綿羊不是紐西蘭那種純白的,而是毛色本來就有點咖啡色(應該不是髒了)。綿羊會在四處行走,你可以隨時跟牠拍照,但牠們通常都是一副don’t give a shit的模樣,除非你剛在零食機處有所動作。像馬騮山的猴子看到超市膠袋一樣,這裏的綿羊也很機靈(對於零食)。綿羊城堡那邊的綿羊有圍欄圍住,牠們看到買了零食的遊客便會像小狗一樣後腿立站,前腿趴到圍欄。

不能看綿羊脫衣秀,我們四處踏步青草,看看山景,就走到南端的區域。區域與區域之間會有人看著,替你打印,像主題公園的安排。而那個中間的位置有很多水果欄販,也有賣吃的部份和賣紀念品的。

南端那邊一樣有很多綿羊,不過這邊的綿羊好像比較活躍,儼如明星。還看了騎馬秀,騎馬秀的表演者是一群蒙古人,而馬也有好幾個品種,都只是書上見過的那類,而不是跑馬的種,不過我實際上是不會分的。南端還有個大自然劇場,不過幾乎沒有甚麼好看。

從青青草原下去,我們是用走的。走也不困難,沿車路一直走就可以,中間也沒有甚麼供你消費的機會。經過一些步行徑的入口,但似乎時間不夠就放棄了。

午飯在遊客中心附近的餐廳吃了。食物是沒有太特別,不過價錢真的很實惠。前一晚去過全台最高的7-11,這天就去了全台最高的Starbucks,買了茶,而且是台灣茶!

從清境到埔里,是一程公車就能到達。埔里雖然本身沒有甚麼景點,選擇埔里是因為這個地點便利,在預算行程時覺得這裏乘車比較方便,所以在這裏訂了兩晚。因為第二天的預定行程基本上只是清境農場,到了埔里checkin了民宿後已經不能再去別的地方,所以就在附近走走。埔里的感覺,坦白說,就像廣東省一隅的某個城鎮。埔里酒廠和附近的夜市走過,完全沒甚麼意思,附近的商店也很少,就是些很居家的,不要期待有供旅客購買的地方。不過附近有香港已絕跡的家樂福。只要是超市,我跟這個友伴就可以逛超久,何況這是家樂福!台灣的物價本身已經比較便宜,地道的台灣人都說香港物價貴4倍!台中,而且是埔里更甚。所以有家樂福,真的感到超級幸福!

第三天的早上,我們所關心的颱風要接近台灣了。不過這一天還不太受影響,只是漫天厚重的雲層。這一天的行程是日月潭,只是沒有翻船、纜車沒有掉下來就很好了。埔里往日月潭的車程很快,個多小時就可以。日月潭就是個大到像海一樣的湖,湖水泛光起來很美。我們在水社碼頭買了船票,首先看了玄光寺,就是供奉backpacker的先祖三藏法師。這裏有很多大陸遊客,他們甚麼都要拍照、拍個自己的呆樣加景物,然後居然乖乖地排隊等拍照。我看這也算是奇景了。玄光寺只是一個很擠的寺廟景點,建築歷史之類都沒有太特別的,傳說中的茶葉蛋也就只是茶葉蛋(不過香是很香啊),但就是換了個角度去看美麗的日月潭。

然後就是這邊的重頭。我們再乘船到伊達邵,這邊比較熱鬧,一下船就見到有街頭表演。不過我們基本就一股腦兒走去纜車站。我忘記了當然是不是買九族文化村連纜車的套票,這邊的套票有很多,不只是網上看到的一個半個,很多你到了現場看的還比較優惠。我印象中就是先前在水社還是哪處先買了票再去,即場時看到九族連纜車的套票比較便宜,所以叫恨。

日月潭九族纜車是往九族文化村比較方便的交通,而且我本來就喜歡纜車這種玩弄自己畏高的東西。這裏的纜車不用與其他旅客共乘,我可以在這個細小空間任意發狂。這個纜車真是挑戰畏高的好去處,中間一部份山與山之間下可見到潭邊,那個高度感覺上比昂平的恐怖。因為當天稍稍有點颱風天的氣息,所以坐在輕輕搖晃的纜車上特別有種興奮感。

進入九族文化村的區域後有兩條路可以選擇,我們選擇再乘一程園裏的纜車到文化村的彼端後,才一路走回頭。雖然是有一些機動遊戲,但這些機動遊戲都不能滿足我,反正如此,不如四處走走。不過九族文化村是入園後,不用再逐項收費,如果你不要求刺激度爆滿的話,還是可以玩玩,而且不用排隊。

稱之為九族文化村,我當然沒有只為機動遊戲而來,基本上能玩一、兩個,我就當是bonus了。這裏介紹了台灣原住民的九個大族,就是文化呀、歷史呀諸如此類,重塑了他們從前的生活空間、房子、習俗和傳說等等,當然也有些花錢的地方,也有出租民族衣服供大家拍照、走走的店家。因為當日下了毛毛雨,所以基本上都是走馬看花。有趣是有趣,但感覺內容比較少。

日月潭紅茶是十分有名的。當我們回到水社碼頭那邊的商店群,就開始尋找友伴所慕名的紅玉紅茶。我雖然都喜歡茶,也多少會分茶的好壞,但是研究、細分可不是我的長處。然而在《步步驚心》看了好些,至於知道中國茶道是怎樣的大概。我們在附近進了個店家,算是隨緣而入,恰好朋友跟那店家老闆娘很投緣,我拉著邊順便得了很好的折頭,還能超實惠地帶紅韻紅茶帶回家。真想說句:棒棒噠!

此後的日程我基本都是浸淫於一片愁雲慘霧。呢,甚麼雲霧呢?一下刮風都刮掉了,除了雨,還有甚麼呢?可憐。也不是浸淫了,是濕透了,可憐。呢,我本來第四天的行程是要去集集火車站和妖怪村,沒得去了!總之就是全市的公車基本停了。大哥,要我逗留也留在台中市好嗎?埔里真的甚麼都沒有耶。我不是討厭這裏,不過要是颱風天留在這邊,連四處遊盪都沒好地方遊。而且要是回程當日刮風,我還能賠保險,現在我甚麼都沒了耶!可恨的颱風耶,我得罪了祢麼?於是我們在家樂福掃了一大堆儲糧,還要吃麥當勞和杯麵。

不過民宿的老闆很好人。原本這天我們就checkout了,不過我們去不了觀光,也不能移步到下一個住處(幸好房錢都很便宜,否則兩邊都賠了就虧大了),老闆給了我們一個優惠價追加一晚。我也這從老闆說來才知道,在Agoda上訂比他們收台灣本地人會便宜點(我是不是不該在這裏說?)。話說,這個民宿有早餐供應,不是老闆自己煮的話,也會替我們到外邊買。老闆煮的其實都好吃,是居家男人的味道(不過……),但有點咸。而且最後一天,他還駕車載我們到公車站,就是超好人的說。

到了台中市,我們把行李寄到火車站的儲物櫃。台中市其實很小,不過把原定是一晚加一早一午的行程壓縮到半天實行就會有點倉卒。除了飛快遊了一中商圈(還找到些動漫周邊),去了個超棒的貓cafe,最重要是補買手信。台中的路不算特別難找,不過就是每個地方都會有自己的交通文化,所以走起路時,有時會有點麻煩。

台中之旅的結末我們去了宮原眼科。宮原眼科是個古老的建築,很華麗的,這裏的內容改成了販賣雪糕、紀念品。我們上了二樓的餐廳堂食,因為那裏有最低消費,所以我跟朋友每一點了一個超大型的雪糕甜品,還因為吃了這個我們搞得趕去機場時十分匆忙。那時候我還在用Android的手機,因為Android知道你gmail收到的電子機票,會提示你甚麼時候去機場。就是因為太趕,我們在乘公車的時候,那該死的電話不斷跟你說我將會來不及趕飛機。該死的電話!我就是趕得及!而問了公車司機,司機也一副老定的模樣說一定可以。然後就是因為清泉崗機場實在太蚊,過關沒兩步都可以了,怎會趕不及?連買免稅品的時間都多得很!(因為商店太少)

最後,我那一次是買了洪瑞珍的三文治回香港做手信的。那個時候沒未真的全民瘋買,所以同事們聽到這個手信時是覺得很新奇的。實際上洪瑞珍三文治是好吃也實惠。不過現在香港那些白痴吃完會肚痛的全是智障好不?人家的夾心是有cream一類的成份,誰都知要趁新鮮吃。那些在香港的店家,誰知道他們怎樣儲藏?但實際上冰得太冷也不好吃。最好吃的時候就是我那時買完後待一會吃。所以我就是想說,洪瑞珍是無辜的,香港竟然禁止它們入境,拉肚子的人是自作自受好不?還有人家不來香港開分店,你道是甚麼原因?

過了很久以後終於完筆    2015年8月10日下午  在公司  差不多過一年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