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如神明所說][銀魂]天谷武&高杉晉助

看電影的時候也不知道,原來《誠如神明所說》是搞笑番。的確漫畫程式的分類也沒有寫這個,但這番誠然是搞笑番吧?擱開內容不說,彈幕所寫的這位「女主」天谷武,絕對是港漫模式的搞笑役吧?(雖然我在這學會「男二都是女主」這個道理,但天谷武怎看都不是女主吧?女主吧?女主是瞬吧?)

天谷武首次登場是在招財貓那關被破之後(電影是進入之時),那時只是一個單純的暴力瘋子。但在後期發展,因為電影跟漫畫的故事綫的分岐而有很大出入,主要是因為時間和各種敍事上的限制。不過我認為電影改編的部份極有原作風範(可能是因為我先看電影,再補漫畫),但這裏不說。而因為改動,天谷武的人物性格有種形同神不似的感覺。

電影的天谷武簡單來說就是「賤精」,更精確來說就是個「大仆街」。他基本上是最深瞭所有遊戲的玩法,然而在「北極熊」那裏見死不救,在「踢罐子」裏企圖盡殺眾人。這是將天谷在「招財貓」暴露出的惡質性格延伸下去。而兩個天谷的性格之所以兩條腿走路,主要有兩個分界點:一、與(真.女主)秋元市佳(有譯一佳、一嘉等)的曖昧關係;二、「跳大繩」後對「同伴」這東西的肯定。

漫畫的天谷武是個喪心病狂、對死亡的威脅異常興奮、是個這類死亡遊戲的狂熱者、對能令他情緒高漲的事物有類似性興奮的反應,而他標誌性的舉動是摸自己的小弟弟。因為先看電影,我以為天谷只是個瘋狂的人,但其實思想瘋狂、跳脫之餘,行動力和體能力量等等都非常高,實際上是最適合當古代武將的人。如果天谷是個真實人物,他就可算是「生不逢時」了。除了心理上有點扭曲,他的邏輯、思路都十分清晰,我認為這種人最清楚自己有多瘋狂,可卻樂於成為更加瘋狂的人,致力不容於世。

擺了高杉在標題是因為覺得要是《銀魂》要惡搞高杉的話,也許會朝天谷這種方向走。一開始我就覺得天谷是跟高杉類若的人,以殺人(破壞)為樂,生存不忍平靜,而且笑得令人心寒。天谷親秋元那一幕,我甚至覺得像《JoJo的奇妙冒險》第一部Dio強吻艾莉娜,是一樣的報復心態,甚至覺得催毀一個女人的美夢是大義。但,其實不然,這部份,天谷只是單純喜歡秋元。某程度上,天谷和高杉一樣雖然於世不容,但實在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他們有如凡人一樣的喜怒哀樂,只是愛恨分明,分明到異常激烈:喜愛的要強搶僭奪,厭恨的要摧毀抺殺。不過這都是早期的形象,後來就變得不一樣。因為作者都想把自己的角色寫得更立體,而非只是一個「一統天下大魔王」的形象。正如「所有神以前都是人,只是因為神做到人做不來的事,這些人才被稱之為神」(誤),大魔王曾經都是只是個凡人,只是經歷過各種悲慘的事情,兼之自己的性格太中二,但他們又的確別具才能,這才能成為大魔王。天谷如是,高杉也如是。

反派角色對於很多讀者來說,有種魔性的吸引力。就算他們多麼面目模糊,也總會有忠實擁躉。實際上很多傳統的反派角色都沒有自己的獨特性,就只是想破壞主角的「美好生活」,像「火箭兵團」一樣;又或者是單純的自私自利;又或者根本沒有為了甚麼特定的原因,只是因為他們是「壞人」,所以就去做「壞事」。尤其是次文化的故事反角都是這樣的一個籠統形象,但現在的可能受了荷里活電影影響,開始有種從心理學剖析「壞人做壞事」的根本性原因。而我經常覺得越後期的故事作品,越喜歡唱反調,把壞人說成「不真的很壞的壞人」,甚至是個好人被抺黑,反而所謂主角才是最壞心腹黑。而現在最常見的莫過於反角變同伴(從良),幾乎每一部少年漫畫都會。但當然有點層次的作品,把所有人物都寫得立體,沒有真正的好人、壞人,這才算是上品,否則就太過兒童文學的水平了。

基於以上的「反角光環」,像高杉這種本來「只有型格、沒有性格」的角色也就大受歡迎,甚至站於商品販賣中的前列位置。(我不知道天谷是不是這樣,因為這部作品我也算是中途出家,不算太了解情況。)基於作品是長篇的緣故,也因為作者也終於願意花心機(約四百幾十訓起)工筆於高杉,卻實際上跟根本是抖S的天谷相比,高杉反而有點M屬性。(不過S跟M實際上殊途同歸,我說了很多次了,是不是?)但相同的是,天谷跟高杉出現人性化的表現時都是跟「同伴」一起的時候。對喔,實在很俗套。不過戲如人生,故事的人性或者不真實,多少也是跟現實類若。人的稟性千百年不變,這種故事還是會一直寫下去。

《誠如神明所說》好像沒有做過動畫版。不知道是因為受高杉(跟DIO)影響,還是個人喜好,我覺得子安武人很適合做天谷武這個角色。子安演的反派都很魅力,大多擁有糾結的個性、華麗而崩壞、自卑又自大、雖然真的很厲害卻也太自傲、獨行獨斷、朋友只是用來利用的工具(好了,這是大多數的反派特色),所以也覺得子安要是演天谷,也能賣得一手好萌好好表現到這個瘋狂卻又可靠(誤?)的角色。

我喜歡反角(其實說反角好像不太達意,不過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不是因為他們魔性的誘人魅力,而是因為他們的悲劇性。當然那些完全沒特徵的「一統天下大魔王」不論。他們的悲慘令他們變得扭曲,扭曲是一種十分痛苦的狀態。就算他們表現得多變態、為毀爛的而呼嘯,他們扭曲的內心還是會令他們十分痛苦。這個心理不平衡只會令他們更加癲狂。也許我只是可憐他們的苦處,又或者只想擁抱他們,然而沒有反角,那部作品便會少了很多精彩。

隨筆    2015年8月8日早上  在公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