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程長

[按:一直想寫個JOY4跟夜兔的故事系列。說是系列,其實是腦補填空。而且銀時跟神樂、高杉跟神威的創作空間太少,所以就算有都會比較遲才寫他們。當然就不一定是情愛關係,而實際上,除了今次的辰馬跟陸奧,基本上都不會主寫愛情。]

<趨情場>

風速越大、海域越廣、風時越長,則波浪越高;反之亦然。風之所至的範圍越闊,則所謂的「吹程長」。這是航海人都知道的常識,但我站於這艘船,航的此海並非彼海。

常云「風高浪急」,浪子越浪盪,越愛步趨情場。到底在說甚麼傻話呢?就因為喜歡上一個傻瓜,連自己的腦袋都變得傻瓜兮兮嗎?

我自十來歲就認識了他,那還是懵懵懂懂、卻又是吸收力最強的階段。因為這個時機,他成為了對我影響最深遠的一個人,比我的父親、我的血統更甚。不可否認我能成為這個獨當一面的副艦長,也是因為他。本是被拋到路旁受風吹雨打的小石子,被個呆佬撿了去打磨,才能成為真正閃閃生輝的「鑽石姬」。

一不為意,我的生命就圍著這個男人在打轉:為了他而工作;隨著他的步伐東奔西跑;學著他的說話:暗地裏看著他……好死不死,偏偏是這個他。

越想擺脫他,越被他牽著鼻子走。就好像每次明明已經踢走了他,也任由他隨便到哪裏找女人,最後還是放不下心要把他捕回。結果因為心中有所牽繫,步伐也緊緊相隨著。

我不知道這個男人為甚麼特別喜歡上酒店,但我也不知道其他男人是否都一樣,因為我熟知的只有他一個。

難道沒有他,我們就不可以自立門戶?既然這艘船已有舵手、各式船員、物資齊備、運作良好,又何需一個只會飲酒昏睡、不幹實務的船長?

明明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

<催情長>

我知道那個妹頭在想甚麼。雖然人人都說我腦袋空空的,但我心知肚明。我認識她的時候是個妹丁,她在我心中永遠就只會是個妹丁。我對她就是沒意思。很簡單地說明,就是我感受不到她的魅力。那時候我一看就知道這小妮子奇貨可居,但僅限於當宇宙商人的料;要想被誰家討作媳婦,等一萬年都難。

說是奇貨可居,我卻沒絕情到要說「只把她當做貨品」這個種賤男套語,而實際上我也沒把她當成女人。工作就算多麼精明幹練,面心俱冷,燃不起男人心內的火光。

快援隊需要我,儘管他們不想承認。然而沒有我,快援隊就不是快援隊。一艘船會自行運作又如何?全自動的也可以吧?天人的科技要多強有多強。目的地在哪呢?為甚麼要航行?甚麼時候停駛?船本身是不會知道的。

我天生就是個商業奇才,我就知道。商場如戰場,戰場我跑過;商場上的殺戮要是死傷會比戰場少嗎?肯定不會。兵不厭詐。你最後就會發現裝傻假痴是最高深的學問,也是最能殺人於無形的絕佳武器。像風,平素和柔吹拂,毫不傷殺;轉眼變狂風,便吹得廣闊、横掃全域。做生意要快、狠、準,一下標必該掃倒敵勢、入主市場。如此狂風吹程定長,又怎會專注小點沙石?

營商之本就是給所有物品賦予價值,使之變成商品。身為商人,想要賜予價值何其容易?想要自我貶價卻倒很難。不論怎貶,還是不可。

[按:寫辰馬跟陸奧,是因為超喜歡小石子篇。自從小石子篇開始,便對辰馬改觀了。他不但不傻,而且腦袋十分清醒。他所提過的商人之道,雖然屬於最顯淺的一層,但是已經足夠經典。

總覺得坂陸年齡差大概跟沖神差不多,然後這兩雙是《銀魂》還在日常的時候最有可能的。然而《銀魂》的話,只會把一堆悲劇堆積起來當成笑話來說,所以終成眷屬這種事怎樣都不會發生。]

完筆    2015年8月5日下午  在公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