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干,給我一點愛就好(銀時篇)其之一

前文請閱:
1. 不相干,給我一點愛就好(土方篇)其之一
2. 不相干,給我一點愛就好(桂篇)其之一
3. 不相干,給我一點愛就好(高杉篇)其之一

有些人長得不帥、性格又差、生活習性極度糜爛、銀包裏半分錢都沒有,卻怪異地很有女人緣。看著個衰樣男被一大班美女團團圍住,還能被倒貼,真叫人不屑。你問世間上竟有走這種好運的人嗎?是有的。至少這裡有個——總務部的坂田部長。說就說是部長,比起鄰旁那個河上系長、甚至鄰房的新丁社員山崎薪金還低。要是你隨便抽一個他身邊的女人,也說不出自己到底被甚麼吸引住。

這種人大概還能生存到今時今日,都只因為那一堆白痴女人。

坂田的女人緣好到哪個地步呢?去到店舖裏有女店員會貼他貨錢,未掏過腰包都能提著一袋二袋;家裏失火,還可以住到女消防員的家;在公司裏更是被各種女人包圍住,就算做事錯漏百出,也有女高層保著。可還真苦了那些一片痴心。

「猿飛小姐,妳總是喊著『銀大人』、『銀大人』的。我可從來沒親眼見過我們這位部長。」說話的是個剛高中畢業的新社員、架著普通的眼鏡、樣子普通、性格普通,名字叫志村新八。在沒有選擇之下透過職業介紹所,找到這份毫無前途的工作,剛好跟自女子大學畢業的姐姐阿妙進了同一部門。
「你已經來了兩個月,怎可能未見過?」菖蒲說到坂田時總是甜到眉梢上,「他可是個很勤快的人!一定是在某處工作著。」
行政部的河上暗笑,「他跟市場部近藤部長一樣,工卡上是沒有記錄的。」
「沒可能的!我每天都見到他。銀大人今天都很帥。」菖蒲熱烈著。
「在他家嗎?還是妳家?還是別的女人家中?」河上沒停止諷刺,「所以呢志村……部長和次長都不在我才敢說,你還是早點另覓新巢,良禽擇木而棲。SM那邊尚且個次長頂著,你這裏是沒指望的了。」
志村無奈地說:「我可也是沒有辦法才在這裡蹲的。河上先生你可是聘我回來的那個人,你都應該知道。我這種只會迷偶像的御宅族,哪裡都不想聘請我。」
「那只能說祝你好運。」

話說今年是第一次跨部門會議。因為高層和部長們都很難集齊,終於拖到今時今日。在H房的大會議室裏,由松平常務主持、寺田專務和佐佐木監察役列席,現在高杉部長、服部部長和柳生部長都在等著,市場部因為近藤部長事前請示了,所以前半部份由土方次長暫代出席。只有坂田部長遲遲未見,也沒交代。
專務抽著煙,有點不耐煩,「已經過了15分鐘,還未能開始嗎?難道我們就要等一個區區的總務部長?」
松平常務也是咬著煙嘴,「也沒有辦法,我們的議程中有超過三分二都跟總務部門有關。但不如這樣,我們先調一下議程,高杉部長,先由你對市場部部中法度的議題開始。」

這樣如此,差不多過了半小時。
常務說:「既然坂田還未到,我們只能當他缺席處理。現在先休息十分鐘,我跟社長交代一下再回來。」
當大家再度回到會議室,一個頭髮亂糟糟的銀毛小哥就坐在枱邊,衣著邋遢。
「這個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坂田部長?你坐了我的位置。」土方次長不爽地說。
「土方你身上濃厚的煙味,應該犯了規定。行政部為甚麼還不採取行動呢?」坂田攤到椅背,搖著轉椅,沒有理會土方,「呀呀,忘記了高杉部長也是個大煙袋,怎會嚴格執行此例呢?」
專務怒了,「坂田你指桑罵槐的是說我跟常務嗎?」
坂田一來就觸怒了在席的4人,可也不是全沒本事。
「松平常務,今日的議程前面的那些議題全是我提出的,第二點一項就是本公司的消防系統失誤率的問題。我總務的專業發現是公司太多員工違規吸煙,導致自動灑水系統經常性失靈。所以我希望行政部嚴厲執法,警告犯規員工。」

松平的秘書栗子,沒等其他人發言就先說著:「那請讓我們先做完會議規則的事。坂田部長,你無故遲到將近一小時,請解釋原因。還有請你坐回後面自己的位置,在座位還給土方次長。」
「為甚麼我身為部長坐的位置會比區區一個次長還遠?」雖然如此還是坐了過去,「我剛才做了好幾件事。第一、我更新了市場部的電話接聽系統,因為每次到SM房那些人都不肯停下來讓我維護,說怕次長誤會自己在偷雞摸魚;第二、因為我入紙行政部要採購的零件遲遲不獲批准,所以我出去跟店員議價了好久才能免費;第三、我向會計部報銷的單據一張都未有回下來,我正是沒錢,剛才直接跟社長銷來。今早也是走路回公司,所以就遲了。」
幾個涉及的人爭相要應話,松平說:「大家別吵,一個一個來。順剛才的次序,土方你先說。」

「我們從沒見過有總務部的人來過要求維修。要是那麼重要的事我哪會不批准?」土方竭力沉住氣。
「第一次應該是個眼鏡仔,他來到之後沒有人理會他,只好走了。第二次,我就知道,所以先出了一份memo給你們部長。然後派了那個中國工讀生去,你們的人說聽不明她的說話,結果還被你們一個系長玩好慘。第三次我先撥了個電話給你們部長,說我會派人去,最後派了一個衣板女去,說被性騷擾,回來跟我攘著要辭職。」
「喂,你以上所說的哪一件跟我有關?」
「先別那樣性急,我還未說完。這都是半個月前你未到前發生的事。自從『魔鬼次長』來了,誰都沒來應接我們,全不是外出了就是埋頭講電話。就只有那個叫Jimmy的小子告訴我,大家都怕了次長的斥責,不敢應話。我於是就寫了memo給你,不知道次長先生你有沒有看見呢?應該還是沒有,所以我的部員又吃了閉門羹。我就撥電話給你,你一聽到是總務部就擱了下來讓我聽音樂。那我該怎樣好呢?土方次長?」坂田還擺了個鬼臉。
這是土方頭一次跟坂田碰面,說了那麼久這才是他第一次對土方使用敬稱。土方想著這個人可真沒禮貌至極,還不斷只在諷話他。
「我會注意的。」土方輕輕地說,壓著的怒意使臉漲紅了。

「這個沒問題的話,輪到高杉部長的回應。」松平抑住笑意地說。
「我們可從未收過坂田部長或者總務部的採購申請。你有填過採購申請表給我們嗎?有叫過我們找報價嗎?有自己找過報價給我們看嗎?我看就沒有了。因為你幾乎沒出勤記錄。」高杉漠然地說。
「所以我在議程三裏就提出要建立內聯網填表系統,為甚麼上了申請表,行政部會說沒收過呢?是欺負我部門人丁單薄、沒有勢力,還是像土方次長說的『偷雞摸魚』呢?我上了的申請表全部都有影印留底,還scan了一份放在電腦,你要看嗎?獨眼部長。」坂田向高杉單了隻眼。
「你有填過不代表我們有收過。我待會再替你搞這個,現下pass。」高杉不以為然。

「如果坂田部長都沒有問題,服部部長到你了。」松平托了托墨鏡。
「先在我回應坂田部長的問題,我想先投訴一下坂田部長。坂田部長的出勤率本來就是跟0沒差,為甚麼還會有公費開銷呢?就算終於露了一次面,也滾到我們女部員的位置。常務你都知道我們部門有很多機密不能隨隨便便讓其他部門的人看。他還肆意來這邊泡女,不但妨礙我們的工作,還影響我們的仕氣。」服部的半張臉被前陰遮了,只見到嘴巴在微動。
「我看是服部部長妒忌我的人氣罷了。明明是你部門的女社員纏著,竟然倒過來說是我在鬼混?呀呀,我知道你單戀了一個女同事好久了,但你也不能怪我,只能怪上天為甚麼把我銀時塑造得那麼有魅力。」坂田張開了手,看上天花板。
「夠了,服部說回報銷的事。」松平插話說。
「坂田部長的單據不是價錢掉了色,就是沒有公司印章,有很多連貨品名都看不清楚,所以無法報銷就是那麼簡單。這些東西在財務手冊裏寫得清清楚楚,坂田部長請你回去仔細看清楚。」
「噢,那太可惜了。不過既然社長都給了我,我就原諒你們。」坂田意氣風發。
「你憑甚麼原諒別人?」
「好了,我們返回正常會議。現在說回到坂田部長提出的議程一。」

此來往去的,眾人才發現這個坂田原來是個辦公室奇才,四両撥千斤的能力出奇地強,而且被眾人圍攻著也能從容不迫地輕鬆應戰。他簡直就是無縫可入的銅牆鐵壁。坂田之所以能夠安坐部長之位,完全是因為他能根本地掌握到這個辦公室的生態。

「好了。議程已經討論完,有沒有其他要加插的討論題目?」松平已經聽得耳塞了,想要草草完結這個會議。
「呃,這個……柳生……部長為甚麼沒有發過話呢?嗯?生產部長該不會是個啞巴吧?」坂田用手肘一推柳生,柳生卻反手一拗,坂田感到幾乎骨折了。
「不過說句話,犯不著用暴力吧。大家男人。」坂田反手一拍柳生的手前臂,然後又要吃痛。
坐在另一旁的土方不禁拍手稱好。
「不要碰我。」柳生冷冷的丟下了一句,眼見坂田不明所以的樣子又說:「我跟他們不同,我不吃你這一套。」

柳生九兵衛是標準的tomboy,雖然身型比較矮小,但氣魄和能力全都不輸男人。所以雖然祖、父輩是總公司的關係人物,卻是全憑實力在生產部的男人堆中爬到部長之位。雖然是有點性別不安症,覺得自己是個男人,卻同時有點異性恐懼症,一被男人碰到就會有很大的反應。

九兵衛不管會議尚未正式結束就開門要離開會議室,一踏出門外卻見到自己夢寐以求的青梅竹馬阿妙。阿妙卻好像已經忘了她,跨過她身後向著會議室裏說:「銀時部長,我們等著你吃飯啊!」
「為甚麼叫得如此親暱?」九兵衛小聲地問。
阿妙有點詫異,覺得這個矮小子為何如此多事,但也說:「因為我們都喜歡銀時部長嘛!」
在電光火石間,坂田應拳而倒。九兵衛拉拉外衣便走。

坂田爬起來時,房中眾人陸續散去。只有還在桌子對角坐看的高杉咧嘴笑說:「看來桃花多,情敵更多。剛才那個弱智女說甚麼?『我們』,哈哈哈哈。坂田部長,你以後一定要上班。你才能令這個無趣的辦公室變得有趣。」

[按:今次用回正常日本小說稱呼人的方法來寫,也就是男的用姓,女的用名字。看上來很不慣,但這個才是正常。因為漫畫的旁白很少需要重覆說著一個人的名字,我們便多數用其他人物對他的稱呼來稱呼他。好像就算說「銀時」,那感覺得都像很別扭,因為不是「銀さん」或者「銀ちゃん」,所以叫著「坂田」好像就更加奇怪了。同樣地叫「菖蒲」好像差點就忘了這個是誰。但當然有一些女性,沒有特別說明她的名字,就只用姓氏也是有的。

這系列一直未有加上前文後續的link,是因為我本來未想好這個故事的閱讀順序該是如何。我本來有想過讓各篇可以分而讀之,合讀亦可。但後來寫著寫著,前後的關連越來越深,所以還是不麻煩了,就如何順序便算。

好像將阿銀寫得很糟糕……是特別糟糕。而事實上阿銀就是個很糟糕的人,比起《銀魂》的其他男人來說,差不多是最糟糕的一個,連MADAO都比他好。所以我一直不明白為甚麼阿銀可以成為女生最想嫁的動漫人物(是動漫人物耶,不是《銀魂》人物耶!)。雖然我都喜歡阿銀,但絕對沒有想要嫁給阿銀的絲毫想像。很現實地說,就是嫁給土方、桂、高杉,全部都比阿銀好,連猩猩都比阿銀好嫁吧?山崎都比阿銀好吧?到底誰不比阿銀好嫁呢?我差不多就數不出了。阿銀哪一點能做個好老公呢?哪一點能做個老公呢?為甚麼就那麼想要嫁阿銀呢?妳們是不是都瘋掉了?(算了,是我瘋掉了。)

加了九兵衛後我才認認真真地想,《銀魂》真是個好設定,去寫LGBT元素的東西。L、G、B就不用說,在同人裹要數多少有多少。就是最最廣闊的T、transgender,才是最好發揮的。性別不安症(=前稱性別認同障礙)的後補人數著就幾個,也就是桂小太郎常常說跟自己角色重覆的那些人。想著還想加些「恐同症」、「厭跨女症」之類的LGBT元素。總之桂小太郎不用擔心沒有出場的機會。因為用來談戀愛的話,桂是一個很方便的素材。有種感覺是,如果《銀魂》的全都放到三次元,桂會是最女人喜愛的。不是我說的女人都很喜歡瘋瘋癲癲的男人,更重要的是桂屬於陰柔美男子,正是這個潮流裏的摯愛。]

煩氣說話講完了    2015年7月5日早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