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鴻一瞥~愛與慾的爆炸頭~

[按:柱阿腐郎與齊藤終的重遇]

致萬事屋先生:

上次的事很感謝你們的輔助z。雖然決定了不開口說話也不相干,但今次終於還是到了想要開口說話的時候z。萬事屋先生,我戀愛了z。那個人雖然好像已經接受了我的靜默,但想要作進一步發展的話,總不可能永遠這樣一聲不響z。她是位理想的女性,雖然在風月場所工作,但我認為她絕對是個潔身自愛的好女子z。她的姿容、笑靨和長髮是多麼迷人的z。所以這一次請你幫助我z!

齊藤終上

「阿銀,齊藤先生的委託該怎麼辦呀?」新八拿著剛唸住的信,在揚著信紙。
「搞甚麼呀,別說甚麼潔身自愛呢。那個人簡直就是世上最骯髒的人!」銀時挖著鼻孔,滿不在乎地說道。
「那難道不幫助終哥嗎啊嚕?」神樂一邊吃著飯糰一邊瞪大雙眼問。
「阿銀,你難道知道那個女子是誰嗎?」新八托著眼鏡。
「怎會不知道,我是跟他一塊兒碰上了終哥的……在那個……風月場所……」銀時說得帶點羞愧的說不下去。
「阿銀你也很骯髒,這個月也不要跟我說話啊嚕!」

***

「只不過是那一瞥眼,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眼神中帶著的複雜思緒,簡直就是要把我吃掉。為甚麼……為甚麼我總覺得在哪裏見過這雙眼睛呢?昨晚在昏暗之中看不清楚。銀時,這是我們認識的人嗎?」桂交著手,一臉認真。
銀時木訥著臉,心想你這人到底是真傻還是假痴,不以為然地說:「假髮,你在跟我開玩笑嗎?那可是你在三番隊裏的終哥。」
「喔喔,終哥。」桂點著頭,「我認識這個人嗎?」
真白目。我才不認識你呢!銀時心內氣炸了。
「銀時,你今天也會跟我去西鄉夫人那裏嗎?」
就算不答應都不行吧?只要桂出現在人妖俱樂部,齊藤都會捧場。萬一這兩個獃子突然醒覺了可不麻煩了西鄉夫人嗎?

***

「假髮子、捲子,妳們今天都好美啊!」顎美擠過來仔細打量正在上妝的兩人,「不過今天起可是俱樂部的爆炸頭推廣週,每個姊妹都要戴上爆炸假髮啊!」
顎美拿出兩大綑假髮,「捲子,這個給妳啊。跟妳的銀髮很相襯啊!」
「我本來就是頭髮捲捲的,還要裝假髮嗎?」銀時的臉畫滿黑線。
「妳看吧,假髮子都戴了。準備好的話先出去吧,有位先生指命叫你啊,假髮子。」
桂起身要走,銀時卻喝止著他,「等等……那,那個人不會是個爆炸頭,又很安靜的吧?」
顎美掩嘴笑著,「妳說甚麼呢捲子?今天大家都是爆炸頭啊!」

***

這個,不會就是……昨晚見過的那位美人吧?換了爆炸頭變得更加迷人呢。
齊藤這樣一想,垂下頭不敢看著桂。
那一邊箱,桂也終於記起「終哥」這號人物了。
這個,不會就是……以前交量過的爆炸狼齊藤終吧?便裝出巡還是十分嚇人呢。
桂以為齊藤沒看到他,快步想要走回準備間。但這時顎美就走了出來。
「假髮子,妳要往哪裏呀?那邊那位帥哥先生等妳好久了。」手指向齊藤的座席。
桂看去,齊藤一記厲眼射來。「那個人好恐怖,顎美我不去。」
「妳不去,我就跟西鄉夫人講,這樣的話……」被顎美這番恐嚇,桂就回說:「好,我去。」
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吧?有甚麼是我桂小太郎是搞不好的?何況終哥也不一定記得我吧?不……不過,要是不記得,為甚麼要指名叫我?而且還這樣看人的?

桂坐到齊藤旁邊,擺了個公關笑容,「嗨,帥哥你好,我是假髮子。帥哥要怎樣稱呼呢?」
齊藤沒收下那雙厲眼,依舊直打到桂的臉上。

齊藤先生:

結識女孩子之先,很少一上來就立即開口。就算不是你,其他男人都一樣。先給她一個迷人的眼神,好讓她神暈顛倒這樣開始就可以……

這個眼神夠迷人嗎?萬事屋先生。假髮子小姐好像羞澀起來了,而且爆炸頭顯得她更加美艷動人了。齊藤但覺自己已經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桂本來伸手想跟他握個手以表禮貌,被他這樣一看,手臂一縮,再也不敢跟他有任何接觸,包括眼神交流。他肯定是瞄準了我,現在是甕中捉鱉的意思吧?可是又不能離座,該怎樣好呢?
看見面前桌上的酒樽和酒杯,桂暗想,或許可以把他灌醉不就可以嗎?
桂動手要斟酒,齊藤卻捏向桂的纖手,不讓他倒酒。桂不明所以,以為動機被發現。齊藤卻自動倒出一杯,將酒塞到桂伸了出來的手心裏,示意給她喝下。
桂微微一笑,以為對方想「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但還是喝下。
齊藤拉下面罩,咧開大嘴而笑。桂不其然打個冷顫,卻見齊藤竟自行灌下那大瓶酒。進飲期間還不忘牽起桂的手來,直到放下玻璃瓶子那另一隻手都沒放開。齊藤滿足地帶著露出大牙的誇張笑容直視著桂。桂甚覺快要被眼神刺穿了。

……之後,稍稍有點肌膚之親可讓女孩子觸電。比如說借故握著她的手,讓她感受你掌心的溫熱。接著就可以從各種方面顯示你的男子氣概,或者豪情壯志。好像故意展露你的力量,但同時又要帶點溫柔。粗中帶細的,女孩子最喜歡。然後就可以進入下一步……

齊藤的笑容並未停著,手也沒放開桂。
這個人為甚麼不肯放開我呢?又不是把我抓捕過去,只是曖曖昧昧的看著是甚麼回事?桂想要抽身,掙也掙不開手。
他看著齊藤,看他是知道自己在努力掙脫,還是一臉諂笑。掙了好一會,齊藤卻主動放手,進而把桂整個人緊緊抱住。
桂感覺到呼吸困難。這難道是要羞辱我致死?桂想著。
然後齊藤搶到桂的臉上,搶的親過去。桂瞇起眼,把身體的力全都集中到手掌上,想要推開齊藤,齊藤卻親得更緊了。

……這個就是最重要的部份了,齊藤先生,可別忘了這個部份。使盡你的男子氣概,猛烈地給她一個熱吻。不要擔心她吃不消。有時女孩子會在這個時候有點反抗動作,這也可是她們太過興奮而做出的反應,絕對不是不喜歡的意思。這樣一直親,親到你不想再親的時候,你的愛意就能傳送到她心上。

預祝你抱得美人歸!

萬事屋阿銀上

「八千惠,你太遲了。恐怕就錯過了。」阿銀對著同穿了女裝的新八揮手,面上不住地竊笑。
「捲子妳帶了朋友來嗎?」顎美見到新八就問。
「不過來湊熱鬧,聽說這個俱樂部的氣氛很好呢。」新八隨便答應著。
阿銀在旁一路看著桂和齊藤的交流,掩住偷偷地狂笑了無數次,大腿也被拍穿了。
「阿銀,這樣真的好嗎?這樣捉弄齊藤先生。」新八低聲問道。
「不是捉弄終哥啊。我真的在教他怎樣追求女生。就算要說是捉弄,也不過在捉弄假髮。」
「就算是這樣,我看桂先生也很難受吧。他快要被齊藤先生的緊抱勒死了。」新八十分緊張。
「他絕對可以受得起哦。而且終哥那麼喜歡他,一定會疼著不讓他被勒死的。」銀時挖著鼻孔時仍無減少臉上的輕蔑。

***

「銀時,你怎麼可以不來救我呢?要不是他突然睡了,我才走不了!這絕對是個修羅地獄啊!」桂激動得想要哭了。
「哦?是這樣的嗎?還以為你倆重聚了,太過感慨懷念才會激烈擁抱呢。我看你們可真相親相愛呢。」銀時邊說邊卸下裝束。
「單從第一個眼神,我就受不了。我寧願多頂十場戰爭,也不想被他看著!」桂咆哮著,「這實在是『驚鴻一瞥』。我就是樹上的鳥,何止被他嚇倒於地上,簡直是萬箭穿心地死呀!」
「不,不是這樣的。假髮,我看你還活生生在這裏大吵大鬧,應該還是很健康。放心吧,白痴是很難才死得掉。」銀時拍拍桂的膊頭,步出俱樂部。

***

致萬事屋先生:

誠謝你的協助z。聽從你的指示,假髮子小姐真的倒於我的懷抱內z。不過似乎假髮子小姐還未願意對我敞開心扉,但我大概已經明白那個概念z。

那一晚在台上跳著舞的假髮子小姐真的很脫俗、很美麗z。只從遠處輕輕一霎眼,彷彿就如驚鴻一瞥z。但我覺得假髮子小姐跟從那位柱阿腐郎……也就是桂小太郎很相似,所以總覺得我們其實可以很投緣的z。很抱歉,因為覺得萬事屋先生是我的朋友,才跟你說這些,沒別的意思z。

齊藤終上

「不用再讀了,新八。我不想再聽笨蛋的說話了。 果然還是不說話比較好,大概作弄一下他也是應該的。」銀八擺擺手,靠在椅背上睡個午覺。

[按:完全沒有動機的文。只是想了一個標題(驚鴻一瞥),然後覺得用來寫終桂也不錯吧,就寫了。亂七八糟,都不知道在說甚麼……

還有我發現這好像是第一次新八出現在我的故事裏……]

胡言亂語    2015年6月22日早夜

Partially inspired by Natsuki/夏紀’s fanart; credit: Instagram ID @NATSUKI.SATC

補充:
話說朋友在《薄櫻鬼》裏是非常喜歡齋藤一的,因為他靜默少言。我都很喜歡這種廢話不說、面冷心熱的男人。我弟卻說為甚麼妳們就那麼喜歡聾啞人士呢?我一笑置之。待得看到《銀魂》齊藤終的那篇,我笑翻了。然後跟我弟說,他真的把齋藤寫成「聾啞人士」呢!(絕無不敬)而且我超喜歡的說!然後我弟又說為甚麼就那麼喜歡聾啞人士呢?哈哈,因為他可愛吧!

隨筆    2015年6月22日黃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