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與陰陽師-後記

《狐與陰陽師》因為創作時間點的緣故,某程度上跟《蝶戀花》是並生的。不過《狐》是主劇情,而《蝶》只不過是內心獨白,不像《狐》那樣要花費大量時間構想劇情。

這是個實驗性作品。因為未試過把原著人物完全抽離原著設定來寫同人故事,所以也不想做太高難度的動作。原案就是個極度狗血的劇情,總而言之也是那些恩怨情仇的東西。大手筆地改了劇情細節,也許變得更狗血吧?但這樣才更能讓大家了解總悟的內心世界吧?

我並不喜歡以第一人稱來創作故事,因為覺得很麻煩,有很多要顧念的東西,尤其像這樣交替敍事。不過像這一篇以第一人稱來寫好處就多了。語序可以比較隨意,因為你在回想經歷時都先想到甚麼再說,而不一定順著某個次序來說。另外,有些東西可以更方便地故意隱去,只要是人物不想說或不關心就可以。

人物走形得應該比較嚴重。想寫超S的CP,最後還能僅餘些許S屬性的只得阿銀(誤)吧?我覺得沖神是可愛的組合,因為他們在《銀魂》來說,背負的經歷沒有那麼沉重。也也許是他們比較年輕,所以覺得一切還比較有希望吧?

有些許是故意把人物關係反過來說。好像是神樂一家,哥哥(神威)跟爸比(星海坊主)要好到可以互相犧牲;還有總悟跟十四郎,總悟甫開首就在「姐夫」、「姐夫」的,我也看得打冷顫。不過有些關係是不會改變的。就說原案就是「主沖神、帶銀土、微土葉」,這些都是從原著帶過來,終生不會變改。擅自讓土方和三葉結合,也算是自己的小小私心。讓阿銀害死了三葉,也算是情敵之間的零和關係吧?與此同時,他倆可也是惺惺相識的。然而總之三葉已成過去,永久烙於土方心間,但阿銀才是大本命吧?不過我也覺得這一段太過複雜,好想好好刪改,卻每每越改越長。想全都讓總悟複述出來,卻覺得出自阿銀的嘴會更好。所以自述中還有別人的自述,怪怪的。

為了這個故事,我也翻了不少資料,雖然不詳盡。志怪類的東西我本身是稍有認識的,主要是中國和西方的主流東西。日本的偶有聽說,但沒仔細了解過。關於陰陽師的,只有從一些安倍晴明的同人作品裏知悉少許,但基本上是不知道的。所以設定裏包含各種世界觀的志怪術語。

至於時間地理的話,大概是平安時代(安倍晴明以後?)、日本一座無特徵的森林。神樂的家鄉當然還是中國。然而這裏的說話滲有史地的,在平安年間,應該也未有這種說法,何況那是日本。所以只好說沒有時地。除了中式諺語、道教捉妖之類的話說,我且加了一些早已滲入生活的佛教用詞。我並不是想寫甚麼大道理小故事,只想寫個狗血小說。不過「因、果」是我喜歡用的狗血題材,我也在這裏稍為說了一些。

最後,我記得小時候唸書聽過老師和很多人都說,狐跟狐狸是不同的動物,所以說狐妖是狐狸精這個講法並不正確。但此番搜尋卻找不到相關資料,怕是我把甚麼跟甚麼搞混了?不過為防有誤,通篇都沒有寫到狐狸,以表我的立場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故事吧。

隨筆記之    2015年6月21日子夜

補充:(還是有些遺漏了的事呢)
我開始明白為甚麼同人本子的作家都那麼喜歡虐土方。因為土方還真的很好虐,這是人設本身的問題,而在整個人物關係中,要是找個人來虐,迫來無奈也只能找土方。因為土方被塑造成很「悲劇英雄」的感覺,雖然是擁有各種悲劇經歷,但還堅強地生活下去,而且還可以以痛楚作為踏板,跳躍地更高的層次。那是跟阿銀完全不同的人生觀。所以我相信有些作者會覺得,因為那是土方,就算虐他都不相干吧?他的話絕對可以overcome的呢。而且如果是虐他的話,他的反應會比較有趣。也許這是個很S的概念吧?但要是你虐的人表現得不癢不痛的、或者沒有痛楚反應只跟你微笑,你連虐他的情緒都沒有;而要是你虐的人表現過激,又會很煩厭。土方的話,這方面絕對是個正常人,而因此成為唯一的選擇。

胡亂記之    2015年6月22日子夜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