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與陰陽師(1)- 緣聚

[按:《銀魂》同人,沖神。因為不跟原著設定,可不作同人看待。時代地點無定。]

穿起這件說是狩衣的東西,不過麻布粗衣,實在談不上令人誠服。家族世代守下來的神宮連同上下人員,在我幾歲的時候被妖狐毀掉,連式神都沒了,也不知道還自翊甚麼陰陽師。我的法術是唯一遺下的姐姐所教,因為技法傳男不傳女,姐姐所習的沒有父上的十分之一,我自然也沒得到甚麼真傳。官職沒有,我倆只能在鄉下地方低廉地替人做法事。人家說好景不常,但我們的好景都未曾有過,姐姐就在幾年前死了,也是妖狐害的。姐夫是個山醫,因為大家都很窮,我們都要奔波賺錢。姐姐在生時我倆都很少見面,現在姐姐去了,更連聚腳的地方都沒有。不過姐夫是個可靠的人,雖然早年會因孩子心性吃姐夫的醋,但姐夫還是會耐心照顧。現在遇上麻煩,我唯一能倚靠的還是姐夫。

聞說山中神社需要陰陽師,因為無以為繼才向外求之。我正去赴任。這也是姐夫四處行醫時打聽到的,還好有姐夫在。前往山中神社要經過大片叢林,是一天腳程走不完的。於是我在林中稍息以待日出之時。雖然心想就近神社該不會有甚麼妖邪,為安全計,還是畫了個保全陣法。

「吶吶,你是哪裏跑來的啊嚕?」是個女孩,但口音如此怪異,是來自甚麼地方嗎?
「我要上山。」明知是答非所問,但對眼中懷疑之人,還是不想被牽引住。
「你聽不懂嗎啊嚕?你很面生,不是這個林裏的人,是不是要來傷害我們啊嚕?」女孩扁起嘴,因為天色昏暗,這定眼一看才覺她一身華錦美衣,而且不是大和服裝,大概是中土服飾?
「妳是被父母遺棄於此嗎?」很多鄉下人因為生活困難,時常會有把孩子棄於林中自生自滅的例子。但她一身華衣,會不會另有隱情?
「跟爸比和媽咪無關係啊嚕,是我跟了說有美味的飯吃的叔叔,走來走去來到這個國家啊嚕。但叔叔說我吃得太多,有天叫我自己在這裏找飯吃,好久都沒回來啊嚕。幸好有阿銀啊嚕。」原來是人口販子,恐怕是這女孩胃口太大,沒人家肯接手。
「那個阿銀是誰?住在這裡的人嗎?」這裡應該已沒甚麼民居。
「嗯嗯,住這裡?阿銀有時會在這裡,有時會去其他地方啊嚕。總之,是因為阿銀我才不用餓肚子啊嚕。」是獵人或者樵夫吧?
「那就好了。呃,妳叫甚麼名字呢?我是總悟,其他人通常叫我阿總。」我露出好久沒展現過的微笑。這個女孩雖然天真,說話時卻給人舒適的感覺。
「你好啊嚕,阿總。我叫神樂。你告訴我名字就表示我們是朋友嗎啊嚕?」神樂欣喜若狂地說。
「嗯,當然吧。」只可惜我還不可告訴妳全名。
「太好了,我終於有朋友了啊嚕!要快點告訴阿銀呢啊嚕!」雖然只會短暫兩三日,但能讓小姑娘那麼快樂也是榮幸。「呵。不過現在要睡覺啦啊嚕。」說完就深深入睡。睡得真甜。

說起來,神樂也可能是我的第一個朋友。除了家人、神宮的人和要求作法的人家,我基本上都沒有跟任何人說話過。要勉強說,可能只有姐夫。跟同齡的更是沒相處過。雖然神樂看起來比我小幾歲,也已是難得。

這幾年以來,跟姐姐和姐夫常常過著風餐露宿的生活,所以要在森林中渡過幾晚也不算是問題。而且這個無月的晚上,星空閃耀得異常璀璨,身邊這個叫神樂的女孩令我特別有安全感。從前夜半,也曾試過看見臥在旁邊的姐夫,馬上就執著扇子想要唸咒。幸好每次都及時止得住,否則我連這唯一的親人都要抺殺掉了。然而這個我完全陌生的女孩,輕易可以踏進我的結界,睡在我身邊,給我安全感。

等等,我的結界?我的陣法應該令一般人無法進入,何況是個小小姑娘?她並不是一個普通人,普通人家的女孩是不可能在這森林深處活這麼多晚。是妖邪吧?這麼天真的小姑娘真的是妖邪?不會吧?怎可能呢?

我猛然在睡夢驚醒,睜開雙眼被神樂猶如琉璃般的亮睛擋住視野。
「你醒啦啊嚕,阿總!」神樂笑得眼睛瞇成一線。
是藍色的。眼睛是藍色的。雖然遠看會以為是黑,但其實是深得像黑的藍。
我支起身體退到大樹前,「妳先別動,轉過身來看看吧。」神樂爽快地踏步踏步地跳轉著。
事有蹺蹊。雖然看起來是一般的女孩子,但耳背奇怪地長著短毛。
「阿總,是玩甚麼嗎啊嚕?」神樂伸手想要拉住我。
「沒有呢,不過想好好看一看小神樂的樣子。」我避過與她的接觸。
實在令人不得不懷疑,一路上我私下試過不少法術、咒語,頂多令她稍覺痕癢,大概都是不癢不痛的。

「神樂,妳到底在這裡待了多久?」我禁不住要問。
「多久呢啊嚕?已經好久了啊嚕。」她真的認真地想起來了。
「妳知道年、月、日這些事情嗎?」
「甚麼來的啊嚕?」
「嗯,是關於時間的問題。妳在森林看過多少次日出?」
「怎可能數到呢啊嚕?」是沒有數著,還是數不了呢?
「那麼下雪呢?或者樹葉變黃的次數呢?」
「阿總,你好奇怪啊嚕。我不要答這種問題呢啊嚕。」
「對不起呀,小神樂。」
太急進了,要真的是妖邪恐怕就已經被懷疑了。會不會這一切只是個局,只為要了吸我的精氣,吃我的內臟?事到如今真的抱歉了神樂,妳實在太令人狐疑。就算傷害到妳也沒辦法。還是我的性命要緊。
「神樂,妳可以站在這裡先閤起眼嗎?給妳一個驚喜啊!」神樂依話做著。
這個地方應該足夠空間。我拾起地上的長竹,利落地在泥土上畫上陣法,夾住手上早已準備好的符咒,「急急如律令!」逕貼到神樂的額上。
沒有反應。
難道是搞錯了嗎?我的功力對付山貓小野豬,該是綽綽有餘。過百年的妖孽應該對這個只剩青木的叢林沒有興趣。至少要打些強壯大動物。

神樂撕下符文,清空的大眼睛帶著稚氣直直地看著我,我有點羞愧。竟然對這種天真瀾漫的小姑娘做了不該做的事。要道歉呀!趕快道歉呀!
「吶,阿總。你在做甚麼啊嚕?」神樂歪嘴噘嘴。
「對不起呀,小神樂。我……我……」我說不下去了。
「果然呢啊嚕。阿總還是來傷害我的啊嚕。」
「不是這樣的小神樂,其實……」
「你想要看神樂的真身嗎啊嚕?」我諤然,她轉到遠離我的地方又說:「要是阿總的話,可以讓你看啊嚕。你說想,就給你看啊嚕。雖然阿銀說過,不能讓其他人看的,但阿總是我的朋友啊嚕。」
一道金光閃得我撐不起眼睛,雖然只有一瞬,但足以令我短暫失明好一會兒。回復光明時是我最不想看到的,面前的人已不似人形了。這種毛色、這種顏臉,莫非又是跟玉藻前一樣從西方而來的妖狐嗎?已經數不到有多少條尾巴了,是切切實實的九尾狐。難怪我的陣法完全無效。我這種半吊子,要對付白面金毛九尾狐,談何容易?簡直就是螳臂擋車。

不能讓她禍害蒼生,就算犧牲我自己,都不能讓此等妖邪離開這篇叢林。姐姐,這就是我的宿命吧?
「好不好看呢啊嚕?阿銀看到都呆了啊嚕。就跟你現在的樣子一樣呢啊嚕。」說罷又幻變回女身。
是障眼法,這個天真瀾漫的化身是要欺騙我的同情心。我才不會上當。我立馬又出符十數張、唸盡我所識的咒語,全都被她輕易卸去,無一能使她輕傷。
「哈哈,阿總。你也挺好玩的啊嚕!」居然如此輕視我?她的樣子毫無防備,擺明車馬要向我挑釁。我就攻過來看!陣法、幻術無一能敵。

「哼!神樂。我一定會回來!下次一定能打敗你!」先找神社的待奉問問意見吧,也許他們也有見過這種至少長有一千幾百的妖狐。還有那個阿銀,大概可以從他身上問到關於這頭白面金毛九尾狐的底細。
「等著你啊嚕!」在後面的神樂大手揮著,好不歡懷。

[按:因為正文有點太過沉重,所以這裏就輕鬆一點好不?這個故事是因為要寫「怪物夫婦」沖神,寫成是妖邪跟陰陽師好像順理成章吧?不過我並不熟識陰陽師這個行業,有很多概念其實借用了鋼之鍊金術師中國道士的內容。而且因為始終都想有一種古風的感覺,有很多詞語我迫著不能用。寫《銀魂》同人的好處是,不用擔心用字太典雅或太新潮,因為《銀魂》是兩者並兼的(雖然在《蝶戀花》裏也不會用現代字)。這個故事已經完成起稿,會有4篇。喜歡沖神的要有點心理準備,下場並不會圓滿。要是我是讀者的話,會憎恨作者(太看得起自己了!)。阿銀是會出場,但要稍稍等一下,因為要到第3篇才可以正式出場。就這篇沖田的回憶中,有些人物出現了,喜歡《銀魂》的你們大概也知道誰也許會出場了。]

暫筆    2015年6月15日晚上

(Partially inspired by: ノジマ-《銀》and Show White)

續文請閱:
狐與陰陽師(2)- 緣散
狐與陰陽師(3)- 緣起
狐與陰陽師(4)- 緣滅

3 thoughts on “狐與陰陽師(1)- 緣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