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關己的忽發奇想——在新宿遇上♀空知英秋♀

[按:因為在網絡上認識了一位綽號為「大叔」的少女,方才想到原來「大叔」這種自稱也可以偽裝。又因如前述,空知英秋太過喜歡土方歲三,喜歡到像個少女一樣。而且他的字寫起來也不大叔,加上從沒有露面,同時身裁矮小(162的女性就不算矮了)。《銀魂》的人物關係混亂,亂得有網友還打趣說他是「腐猩猩」。我是幾乎不相信世上有不gay的腐男子(也沒有說過空知真的是腐男子唄)。而且雖然日文是不一樣,但「英秋」看起來也總覺得可以是女子名。加上現時動畫在做「性轉篇」。綜歸各項,居然無法停止腦補空知英秋是個女人這件事。也許是個跟我一樣的叔控女?或者是個對大叔異常了解的女子吧?是因為身邊的周遭都充滿大叔?又或者他正是神樂的真身?]

撞上這個時候來日本真巧,可以去期間限定的「銀魂Gallery」。我去的當然就是位於新宿的「真選組ver.店」。店面其實很小,不過是讓狂迷來發一發瘋。
我當然也沒少瘋狂,只是單人旅行要是自拍的話就很奇怪,用自拍神棍一樣會遭人白目。
不過幸好我來的這天門可羅雀,還是待店員別開臉時自拍了兩張。
不好!有人來了。快轉身,快轉身。
我一下子閃過去商品區,那個剛來的人忽然擠到我身邊來,然後低喃幾句說話。
說的當然是日文。真羞人,雖然那麼喜歡日本文化,卻一點屁的日文也不會。
「すみません、日本語はわかりません。」我隨便噴一句旅遊書上的日語,大姐,just leave me alone, please?
是的,那人是個大姐。看起來感覺就像「性轉篇」的土方十四郎。欵?真巧呢?你也是來看土方的嗎?是cosplay的朋友嗎?真難為你呢,連身型都要追上女土方,唯獨胸部一點微突都沒有。不過臉要再黑點,素顏的頰上也滿是暗瘡痕跡,頭髮短得像男生。不,不只是頭髮,整個都是男生相。
雖然在電視的街訪,是見過真實的日本妹並不如他人所說那般美好,只是尤其是東京,此等極品卻不是凡世中可以遇見。大概,我是來到地獄第十八層。地獄可真悽慘,連樣子都被扭曲到不似人形。
話說,這人真的是女生唄?雖然看起來不像,感覺起來也不像,但聽聲音、看神情,也應該是個女生。
「Zhongguo?」嘩,會說中文呢。果然是個內涵女。
「いいえ、香港。」煩夠沒有?我還未開始瘋狂購物呢!
「あのう、我(指向自己)はそらちひであき(指著某處)です。」雖然妳得超慢的,但妳指甚麼呀?我一點屁都不知妳想說甚麼。
我搖手擰頭,表示不會,拿起購物籃揀起貨品,沒有理會她。
「そらち ひであき。」她扯住我的衣角,指向貨品標籤那版權人的位置,然後指著自己的鼻子。
空知英秋?欵?空知英秋?欵?欵?欵?
「You are… the author?」我無法不懷疑自己的理解能力,絕對是搞錯了甚麼吧!絕對!絕對!
「Yes!」納尼?還這麼爽快地確認?我心中數萬匹草泥馬奔跑而過。
喂,我記得我見過猩猩的身影照,即使看不見樣貌也不是這樣的胖妞,就不過是個有點矮小瘦削的小哥。但面前這個絕對是醜陋縮小版的女土方!
「Err… Hi. Nice to meet you. I love Gin Tama so much.」也不知道該說甚麼,連這個人是否是在跟我開玩笑也想不透。
「Really? You love it?」
「Err… Yes… Gintoki, Hijikata, they are attractive.」是我的發音有問題嗎?她好像有點迷惘。
「Want some ramen? Maybe more chatting?」她表現得有點不自然。
要來嗎?雖然從她在文本上的說話,是的確好喜歡,但料想不到的事情實在太多。至少絕對不會想像自己在街上偶遇相片都未見過的女猩猩,就算是想像也會覺得自己應該碰到佐藤健或者福士蒼汰,不是比較浪漫嗎?而且我也不過是個普通女子,能安享這等「榮幸」嗎?

她在付款處等我,騰出讓我掃貨的空間,然後替我買單。欵,等一下呢。怎麼有種把錢左手交右手,卻還是要蝕掉手續費的感覺?
她給我一個微笑,然後指意一起走吧的。很清爽,很乾脆。
雖然比我矮半截,卻有種別樣的男子氣概。大概真的把此人當做男子來看,待於其旁還是很幸福的。只是把聲音那麼嬌柔的人當成男人,違和感太大了。
等等,她不是在動畫客串過兩句嗎?當時還想這貨絕對是男人呢!
大概錄音跟現實的聲音總是有差吧?

「Err… I love Hong Kong. Hong Kong movie, is good!」她豎起一雙姆指,「Jackie, Yeah!」
果然還是Jackie嗎?
「Well, most Hong Kong people dislike Jackie Chan. Err… I think all Chinese hate him, too.」我緩緩道出。外國人,別再對成龍有太多幻想吧!
「Really? Disappointed.」
意外地,跟英秋大姐非常契合。要不是言語障礙,大概還能成為最佳損友。雖然我自感幽默感絕不比她弱,但大概跟她一樣,無法使用非母語來表現幽默吧?
「I want to draw a character for you.」就是說我能出現在《銀魂》裏頭嗎?太棒了!
我猛地點頭稱好。雖然意義不清,但總之就好。
我在紙上寫上「夜兔?」,雖然日語漢字是不一樣的,但總該明白。
她微笑點頭。我想這個人大概是超喜歡經典港產功夫片,把中國系的人都想像成跟黃飛鴻一樣以傘來打架。

大概因為眼前的是個標準的大叔型女子,夜來漫天長談,清酒啤酒交替灌著甚是歡好。因為我本來就是孤僻的人,基本上享受獨酎之樂。但跟投契之人共飲,當然是好。
因為醉意上頭,她臉頰上的紅暈令她看來甚是可愛。也許我也是醉瘋了,居然伸手去摸那圓鼓鼓的臉兒。
她避過我的眼神。我也自感失態,站起來想要買單,卻失足捱上她的膊上。
我倆四目交投,當下我乘著酒意,往那臉上一親。
空氣好像凝住了。沉靜的空間,令我稍稍醒過來。說了一聲すめません,我企好整身,想要離席。
她拉住我的手腕,溫柔地說:「Want to be my girlfriend?」
我心跳加速、呼吸困難,「Sorry, I… It’s just a mistake. I’m not… a lesbian…」
「I’m a man.」
欵?欵!!!

臨別時他給了我像是名片的連絡卡片,說要跟我keep in touch。不過此後我卻一封email都沒有給過他。大概這不過是平凡男子對女遊客的搭訕方式而已,根本不是甚麼有才作者。

忽發奇想    2015年6月13日上午在公司嘻嘻寫著

P.S. 甚麼鳥東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