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岸谷美砂

[聖女的救贖]令草薙俊平一見到就愛上的美貌,差點暪過內海薰敏銳天線的演技

寫這個題,如果你只有看天海祐希的版本,你是絕對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雖然是東野圭吾不是金庸,不是越長篇越好看,但是在湯川學系列小說中,他的長篇還是發揮得比較好。因此我的最愛是《嫌疑人X的獻身》,其次是《聖女的救贖(濟)》,而後是《真夏方程式》,爾後才是《伽俐略的苦惱》等等。如果你看過我其他伽俐略系列的文章,你應該知道我有多喜歡《嫌疑人X》和對草薙俊平的偏愛。難得草薙成為了長篇故事的極中心人物,我可以不喜歡嗎? 我重申,我並不討厭天海祐希,相反是非常喜歡。她的《女王的教室》、《女王直播室》、《女信長》我都非常喜歡。但她絕對不是真柴綾音的合適演員!感覺上天海是一個一不非常正氣,一不非常硬朗,一不就是看上去就已經是老謀深算但表裏如一的那種人。綾音是個十分柔弱、弱得你會認為一觸即碎(至少看起來是),連湯川也差點懷疑不一定是她的所為;她跟所有人的關係都十分好,但對所有人都有所算計,是一個極度腹黑的女人。 我一開始就知道這個故事會失敗,天海的問題就算了,沒有大家有共嗚的草薙,你叫這個綾音勾引誰?後來的消息就是越來越令我對整個系列完全失望。湯川的初戀情人?她迷不到湯川你加一段關係給他們幹麼?她要是迷到湯川,任那個警察妹子(內海也好,岸谷也好)再機靈她可以找誰來破案?你不如像以往一樣,保留詭計,把所有故事線路、人物都架空那可能還更好。然後呢,你屈了湯川是北海道人也罷了,她還不真的是湯川的初戀,只不過湯川是她的初戀。他們其實也沒有拍過拖,這段關係到底有甚麼意思呀? 你說他們有這個關係,只不過取代了書中內海薰一句「我覺得前輩戀愛了」用來請求湯川幫忙的那句說話。然後呢,這個岸谷妹子在故事幾乎是毫無作用,你到底想要怎樣?東野寫的小說細節是很細膩的,所以除了很技術上的錯誤會被挑出來以外,其他動機以外的大節是沒有可能令人覺得不妥當的。也絕對不會令人生出這種「你想點呀?」的想法。至於終歸這劇中的湯川是因為甚麼而協助調查的呢?還是很含混地帶過而已。 讓我告訴你《聖女的救贖》原書主要的點是甚麼:「超完美不在場證據」、「超強執念長期殺人/緩刑計劃」、「超強演技、女神型的嫌疑犯」、「草薙(愛)+綾音(圈套)vs. 內海薰(直覺+觀察力)+湯川(推理+假設)+破案關鍵草薙(愛……)」、「扭曲的人生觀影響了的他人」。前兩者在劇中是不可不做出的,要不然就不是同一個詭計了;而第四項,因為人物角色所限不能做出;最後一項因為時間和劇本刪剪安排只能極零碎地道出;之於第三項,我不予置評。 並不是說他們拍得很差破壞故事,而是他們把劇情的脈絡折碎,使故事的架構極為鬆散。如果是一集半集的單元劇也罷,因為只要說明到犯人的詭計即可,然而這是結局篇連集、分開上下兩部,就變得高不成低不就。他們現在的拍法是把應該是一集的劇情拖長,加一些大家喜歡的曖昧元素就算。要是這樣,你反不如放棄嫌犯的女神形象,加一些時間去說明死者真柴義孝對他所有前度對女人有多賤,以及更詳加說明綾音積累的怨念有多重。其實要令一個人能如此長期地執行這麼痛苦的殺人/緩刑計劃,需要的執和怨也要相當程度的大,綾音不單是為了實行真柴義孝殘酷對待自己的報復,還是為了她的朋友而報復。真柴義孝可以說是傷害了無數女子的人生、心靈和希望。他其實是一個不太懂得愛的大罪人。所以「聖女」才會希望以自己來感化他,希望他終有一天得到救贖。這些不說,我相信還是會有不少觀眾要吐槽。 因為演技太好又實在太惹人憐愛,所以以草薙為主的一眾的刑警對綾音是極為寬厚、包容和同情,這也之所以警察對在查這案時一直在繞圈走。只有相信自己直覺的內海薰注意到綾音和那間大宅不尋常的地方。那時候的草薙和湯川是因為石神的案件(《嫌疑人X的獻身》)相互疏遠,只有為案件不死心的內海薰非常積極地找老師。在這個可能關繫到自己女神的案件,自然不想這個破案天才盯著女神不放。 破案關鍵是因為草薙為了綾音做的小事,又因為愛她呢~劇裏的太田川就是某程度上做了草薙最後這件事。但「草薙和內海薰」角力的過程在劇裏就半點也沒著墨,這卻是故事為甚麼可以成為長篇的重要地方。 之所以我認為他們把故事的脈絡肢解了是因為貫穿故事的針並沒有出現,不論是草薙的角色還是內海薰的角色。湯川只是做推論,推出一個「虛數解」的假設。這跟《真夏方程式》的輕重是完全相反。這是一個關於刑警們的故事,湯川是輔助,所以原著的湯川在書的三分一部才出現,出場率也不是太高。而劇裏企圖以湯川為貫穿的針,但大家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這個故事不如以往,不太是湯川叫刑警們查他想知道的證據,而是內海薰和草薙各自為證實自己的想法不斷查找證據,最後由湯川綜合得出的。所以劇集希望以一貫形式講這個故事的企圖是沒可能成功的,更莫說那段「初戀」真的搞得人一頭霧水。 並不是說好想看草薙失戀的模樣,之不過要是你喜歡伽俐略系列的主要角色,也就是湯川、草薙和內海,你自不然會喜歡這個故事有很他們的成份。但是草薙和內海沒有取代的角色和轉化,湯川也不是那一個湯川,從一開始就不是那一回事。比我當初說的作繭自縛還要令人搖頭嘆息。 不過岸谷(吉高)迷應該會開心,老師最後讚岸谷優秀呢! 嗯,可能我今一次跟劇情也是寫得比較鬆散。不過要吐的槽大概如此。這和《真夏方程式》也是一個教訓,如果你知道這個故事會拍成影視而你又會想看,請首先不要讀原著,否則後果自負。對不起,是我的錯!還有,完了這篇,關於伽俐略2系列就可以close file了。現在只是希望台灣那邊快點譯完《虛像的小丑》和《禁斷的魔術》。還有福山BB你以後還是不要再當湯川學了,你來香港開演唱會和多寫幾首歌就算,這件事都不是太適合你。我是福山你的迷,也是東野的迷,湯川學的迷,請不要互相醜化好不好? 完筆    2013年7月2日下午 P.S. 跟朋友說起這劇,忽然想起東野先生在想這故事時的靈感,是不是來自於有些「不許任何人進廚房」的主婦呢?母親說我的說法太誇張,其實不多人真的不讓人進自己的廚房吧!但我想,只要是真的有一個「這種人」就足以成為故事靈感好了。 補充: 今日在電視裏再看一會,跟家人解釋小說的橋段如何時,想起有一個問題還是比劇情破碎有同樣重要的問題,就是細節。 一直特別鍾愛日本的推理小說和偵探劇場,是因為日本人對於細節十分重視,就像翻拍無數次的福爾摩斯一樣。東野圭吾是我的摯愛,湯川學系列尤甚,而內海薰更是一個我很欣賞的角色,因為她細心。內海薰在《聖女的救贖》中因為注意到細節才會咬住綾音不放,她看到的有時比湯川看到的還多,相信這是東野願意加入重要女角色的原因之一。在東野圭吾安排的細節下你總能得悉「魔鬼在細節中」的道理,而剛好內海都抽出了魔鬼。但電視劇,除了與行兇手段有關的內容,其他一律抹去,反而說了很多無謂的細節。有時無謂的細節可以用作故意誤導觀眾或讀者,但電視劇所加抽的細節總是給人浪費時間的感覺。例如是撐紫傘的女人。 所以我想他們既然不信說「刑警愛嫌犯」的故事,索性濃縮為一集只講詭計的故事就算好了。你像上一輯說些甚麼愛情呀或者說些落套的日式人生道理,我還懂得原諒你。把細節都抹去了,這算甚麼偵案過程? 短筆    2013年9月8日子夜 相關文章: [嫌疑人X的獻身(日版/韓版/小說版)]翻開不欲人知的真相是朋友,拯救你的使你萬劫不復 [伽俐略系列]內海薰/柴咲幸.岸谷美砂/吉高由里子 [神探伽俐略2]力有,不逮?遺餘力? [Galileo+]福山雅治出品,你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伽俐略系列]湯川學/福山雅治 [神探伽俐略2]不能用期待的心境來看;其實做得比想像中好 [真夏方程式]從「博士」身上學到的東西

Posted in 電視劇, 觀後感, 小說及書類 | Tagged , , , , , , , , , , , , | 6個回應

[真夏方程式]從「博士」身上學到的東西

從打開小說開始,我就知道這故事拍成電影的話難度很高,我指拍成好看的話。我並不太希望你在看這部電影之前就讀我的文章,因為我寫的是「觀後感」,是感想,不是推薦或評論。也請不要拿我觀點去看電影,所以請首先乖乖捧湯川老師的場。 東野圭吾的小說其實大多很沈重,除了幽默小說集系列《X笑小說》。湯川學系列卻並不所有都沈重,因為老師是個很風趣的人,還會作弄好朋友草薙。只是關於案情,這個現在的東野絕對不會交一個單純是古怪兇案的過程給你當交貨。「所有事情都有起因。」這是湯川學常說的話。 東野寫的是人性。某程度上要表現東野小說的內容要點,詭計並不是重點,而是人與人之間的往來、各自的想法和行為。意料之內,《真夏方程式》圍繞的是人的「情」和贖罪。 湯川與恭平:科學是圍繞生活的 故事的一大要角是把老師拖進案件中心的小孩恭平。這是其中一個令我覺得電影難拍的原因,這是一個不會令老師長蕁麻疹的小孩,像岸谷美砂說是一個「老人精」小孩(我記得小說也有類似的說法,但忘了是內海薰說的還是草薙說的)。他甚至可以在老師玩的填字遊戲上幫忙,後來老師也是因為他才到綠岩莊住下的。理論上要當這個案情軸心的小孩並不容易。 湯川和恭平的相遇是因為科學的實用,他們的分開結於科學的哲理。平日不會跟孩子有往來的湯川,今次很主動很著力地跟這個小學生有很強的互動。某程度上是因為這不是一個胡亂叫囂、能跟他說道理的人,有一個說法甚至是「恭平是年幼版的湯川老師」。小孩子一開始認為理科很悶、理科沒用,老師就由天氣預測說到造地圖,又以親身做「水火箭」,告訴小孩科學是很有用、圍繞生活的盡是科學。無論是在看電影還是小說時,我都想,如果能遇上這樣的一個理科啟蒙老師,我會刻我一生去實現科學。 小孩子很喜歡這個教科學的老師,而老師也孜孜不倦地教導孩子科學的知識、思考的科學、科學地思考。除了科學,我們都不能忘記思考。我們有煩惱,就要思考。 「任何問題一定都有答案,」只是人有盡時,未必能即時解答到問題,請不要焦急,「到你能找出答案為止,我會和你抱著同樣的問題,繼續苦惱下去。千萬不要忘記,你不是孤單一人。」其實湯川老師並不是討厭孩子,他只不過不喜歡沒有邏輯的東西,對於一個小孩子的未來,他給予的是無盡的關懷。為了不要扭曲這個孩子的一生,老師走的每一步都十分細心、如履薄冰。 謀殺一個人,不是對人最深的傷害;但殘殺一個人的將來,你將永遠無法彌補。 湯川與成實:溝通是解決問題最重要的方法 電影可能因為時間所限,關於川畑成實的很多事和人都無法一一送來,包括環保運動、喜歡她的人、她的將來。由曬得一身黝黑的杏飾演的成實並不是一個很漂亮的美人,她之所以被提及到「美」,是因為她是某人的女兒。成實很幸福,因為她得到的不只是一雙父母的愛,她擁有兩個愛她的爸爸。親生爸爸為她頂上殺人罪,她贖罪的方法是為他守護他所屬的地方;養育她的爸爸為她殺人、為人受罪——即使一把年紀、身體不便,她無以贖罪。但以電影裏川畑媽媽說的方法是「好好地吃飯」,也就是好好生活下去;以湯川的說法就是「守護恭平」,也就是把愛和關懷傳承下去。他日後就會明白,是因為他將會懂得愛。 湯川說成實所屬的環保組織和計劃開發玻璃浦海底開發礦物的迪斯美克,兩者並沒能好好溝通,因為大家只想表達自己的立場同時又不想聽對方的說話。因此,湯川沒有期待過兩者會得到甚麼結論。戲中用了極婉轉的方法去說明湯川這個想法。但總之湯川在調查船上跟成實說的就是要成實學懂溝通的重要性。 書中是不是暗示過,其實塚原是可以不用死的,如果一家人經過溝通?但大概也是不太可能。 只不過老師都說過在0和1000之間還是有很多數字,我們不能否認或者假定所有可能性。這個也是解決問題時要抱有的心態。大至商團跟環保團體的拉据,小至家庭問題(當然可以是很大的),其實都應該保持良好的溝通。你應該表達自己心中的內容,也要聆聽對方的,最後在真正商量之下找出大家都有利的方案,雖然最後未必是自己所想的最佳結果,但至少不可能是最壞的。不過這是選擇,是取捨的問題。這是「博士」教的。 東野在環保的問題應該有一定的思考,但如果都放在電影那一定會令電影失重。明白,但有點可惜。 湯川與警察:揭露真相時不一定都要粗暴地、叫人毫無好處 電影沒有了玻璃浦當地警察的戲份,大家沒能看出他們怎麼毫無頭緒、原地踏步。小說的草薙說:只有我們才知道湯川的厲害,在當地警察眼中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們雖然不知道他有甚麼想法,但我們要信任他當他的跑腿。湯川也似乎不能相信當地警察的處事,可能有些事情立即揭穿了立即破案也不會有甚麼好結果。我常常想在《嫌疑人X的獻身》(對不起,我又說了),如果湯川不是在那個時候跟花岡母女說穿整個事實那會怎樣?因為說穿了,即使不像電影裏頭會出投案,他們當中也真的沒有人能幸福下去。 查找真相有時是很容易,抓住犯人有時是很容易,但通通把他們都拉進牢獄是否就是最好的結果呢?法律是鐵面的,但人是有彈性的。人處事若只懂辨「是」與「非」,那麼我們可能都不再需要用「人」來處理事務。如上,一件事的真相只有一個,但處理方法可能同時有三千九百七十八種,選擇一個以大家都為最有利的方法為甚麼不可以?如果你說,你不是法官怎可能把這些一切自行判案。吊詭的是,今次的故事湯川他們所掌握的證據是無法完全證實猜想的,雖然大家心知肚明,可是他們不說,你也不能以真正的罪名去拘捕他,才會有這樣的灰色地帶。 取捨了的愛和感情 電影的主軸是說明案中案的案情,對於湯川和一切的人際關係說得少之又少:恭平對老師的崇敬、老師對恭平的照顧、成實對湯川由敵生佩、湯川對研討會的不滿對玻璃浦和綠岩莊的喜歡、草薙內海多多良對湯川的信任、湯川對草薙他們的依賴,還有其他人與其他人如當地警察西口對成實的感情、多多良對草薙和湯川的希望、草薙和內海的通力合作等。 不過又因為主軸是案情,所以主題中的「親情」某程度上還是可以顯露出來。因為他們為了成實所承擔、所做過的罪孽已經表達了其中,只是你認為這真的足夠嗎?成實又怎樣看自己的父母?這可能還是需要觀眾自行消化。 在大部份的伽俐略系列故事,湯川學既是最大配角,又是貫穿全部的主角。因此你不能因為湯川而刪減故事主角的戲份,而你又不能因為遷就故事而忘記對湯川的描述。這是很困難的,尤其在《真夏方程式》這個東野圭吾本來打算用來作結的伽俐略故事,案情和人物線路是那麼錯縱複離、底裏不明。甚至像內海薰說明明案件發生在玻璃浦,但案情的關鍵都在東京。你要怎樣刪怎樣改呢?之所以我說現在這戲已經比我想像中拍得好。 消失了的草薙俊平和內海薰、岸谷美砂被剝削的角色特性 這個故事的草薙和內海是相對簡單的角色,因為電影是必然有北村一輝,原以為內海和岸谷一換一就沒有問題,正如先前所說,吉高由里子的岸谷繼承了比較多內海的人物特質。只不過,連《聖女的救贖》中草薙也可以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也不期待在這裏會見到幾多次北村一輝。但你會看片頭的吧?《真夏方程式》的片頭在福山雅治和吉高由里子的名字之後,就是北村一輝,其後才是杏等人。你不要忘記在《嫌疑人X的獻身》,北村一輝的名字是在福山、柴咲幸、堤真一和松雪泰子之後的第五人,而當時他還是主力協助湯川的刑警。 套用湯川學的一句說話:「做不到的事就應該坦白說做不到。」草薙的對白十個指頭都數得完,你卻把北村一輝的名字放在第三位,你不是欺暪觀眾麼?因為故事問題,如果刑警要刪去一個半個,這是無可厚非的。作為觀眾,絕對會明白你們取捨人物的難處。我難道會責怪你刪去多多良和西口的戲份嗎?既然你從不重視草薙,你就不要讓觀眾有多餘的寄望。被片頭騙了,我還是第一次。 小說的內海薰直覺敏銳,可以說跟湯川會有密切合作的其實都是,所以他們一般是自己設題,湯川證實。草薙也然,連岸谷在某一程度上也是(包括純女性直覺),所以我才敢說這個岸谷的設定不錯。湯川(書)也有提及過有時他們的直覺來自有因,不是單純沒有邏輯的想法。個人認為,這是經驗主義的伸延。不過電影沒有還岸谷或者草薙發揮直覺的時間,這個也罷。小說的內海薰是個觀察異常敏銳、很女性的細心、小心眼到一個地步是草薙幾乎都受不了但湯川十分讚賞。劇集裏的岸谷連浸浴起水泡都想到有可疑,也是支持我岸谷=內海的想法。之可惜,在電影中一個應該沒有人記得的場口我很介意,就是說在療養院岸谷問及氣氛特別安靜,而湯川答是為了不讓將離世的院友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原本這是草薙問,內海答;第二次是湯川提及,草薙引述內海的說法,而湯川讚之。我很介意這個岸谷不是那個觀察入微的內海。 福山雅治迷應該調節好自己的心理 對不起,是我錯。一早就應該知道福山雅治的演技並不是真的非常專業,他唱歌寫歌情感豐富是一回事,演戲能不能表現出來是另一回事。可是在《龍馬傳》裏我也覺得他演得不錯呀,但無論是先前哪一套伽俐略我都因為過於痴迷而沒有看清真相。 明明「東野圭吾」、「伽俐略=湯川學」、「偵探」、「福山雅治」是一些我最喜愛的元素,合起來竟會令人如此失望。最最重要的是福山雅治沒有為《真夏方程式》寫下獨立一首主題曲,連唯一一次有可能聽到湯川老師為自己唱主題曲的機會都沒有了。 因為太多點點滴滴積累起來,令我無法不想到他們拍伽俐略2系列根本是為拍而拍。就算見得出他們多麼努力地拍,他們也沒有心去表現湯川學這個人和圍繞他的故事。他們要拍的是一個純粹的福山雅治。之不過若果要拍福山雅治,那音樂為何會這樣零落?唯一突出的配樂只是在後段的vs ~知覚と快楽の螺旋~(guitar × piano version)。我應該如何看待這部應該令我很期待的電影呢? 小結 這樣,暫時應該足夠,到將來再看重播可能又會再有補充。記得甚麼點再寫寫吧!還有文首的「今日」是下筆的6月30日,即真正的昨日。 呀,對!你知道為何恭平叫湯川做「博士」嗎?因為小孩子不懂甚麼老師教授,他們想的大學裏的人、很厲害的人也都是「博士」。湯川答曰自己也有PhD,稱之為博士也可。小小的注而已。 後感暫筆    2013年7月1日下午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電影, 觀後感, 小說及書類 | Tagged , , , , , , , , , , , , , , | 9個回應

[神探伽俐略2]不能用期待的心境來看;其實做得比想像中好

前兒說過《聖女的救贖》部份(即第十、十一集)會分開處理,另外如果是關於sp《內海薰的最後事件——愚弄》,因為我暫時未找到片源,所以有機會的話也會在稍後出文。此文是承接上回《[神探伽俐略2]力有,不逮?遺餘力?》續寫的,有興趣的話可以先讀前一篇。 劇集一路播出的時候,雖然收視大抵保持在20﹪左右的水平,但批評之聲依然絡繹不絕。有人歸咎於新拍擋吉高由里子身上,但顯然吉高本身也有自己的另一批支持者和人氣,雖然比柴咲幸的年紀要輕,但不見得就比柴姐(糟了,我實在好喜歡這個叫法)弱。而在sp《內海薰的最後事件——愚弄》的收視也不見得好,比全集最低收視的一集還要低。我不知道日本人是不是在週末比較少看電視,但跟上季的收視來比顯然不是。有人認為是吉高跟福山雅治的火花不足所致,然而瞎子都看得出編劇在攻於人物火花的努力比較多。 好明顯是內容的問題。 前先說過東野圭吾在影視出台之後,伽俐略系列的風格是顯然不同了,而同時這部作品也出現了靈感的低潮期,原書內容有所不同是預料中的事。也同時我們會見到今季有很多不同得格的故事出現,不像上季主要是以「好像靈異事件」的事情為主。 其實大家沒有需要這麼執拗於詭計的內容,坦白講這些科學的事就算說得再多明白我們多數人還是不明白的。但這根本不算上是甚麼問題。美國長壽劇集《House》每一集都是「奇難雜症>正常方法治療>不果或更壞>Dr. House出馬>解決」,當中他們說的一大堆醫學明詞,一粒字都聽不明白,但這劇長壽而口碑載道。世界上難道有這麼多醫生有空追劇集? 我們看的是人物和人物,除了主要角色,每個單元的人物也是很重要的。能不能產生火花都是一下子的事。我不認為主要角色和主要角色之間出現甚麼問題。雖然草薙俊平終歸不能出場,但湯川學跟岸谷美砂、湯川學跟栗林宏美、岸谷美砂跟栗林宏美、甚至岸谷美砂跟太田川稔相互間的往來很好看呀!是滿意以上的水準。 然而大部份單元的主角演的位似乎過了火頭,比如是飾演企圖殺妻的桐谷健太、飾演有特殊「癖好」女演員的蒼井優和應該是飾演女神的天海祐希(我實在哭了,天海我現在真的不想講)。有一個挺誇張卻挺好笑的是極度憎恨湯川學的高藤英治,即生瀨勝久大叔。這個可以畫出其外,但另外的那些,幾乎是擺明車馬「我是兇手呀,你抓我呀!白痴!」在很多東野小說的犯人都很懂得掩飾,有時就算他已經告訴你某人是兇手在先,你還是會認為「會不會是誤會?其實不是他殺的吧?」之類,但實際上你已經墮進兇手(東野)的詭計之中。以上所說的演員其實都屬於演技很好的類,我本來都好喜歡的,尤其是女王天海(T^T),其實那些角色令我想像得到原書應是怎樣,而且他們都應該好會演的!為甚麼會這樣的? 在我出乎意料外,編劇們實在很會利用岸谷和栗林來取代草薙的位置,不是說用其中一個來代替,而是他們互相走位而補位補得很到位!以湯川學不是同一個湯川學、警視廳換了地區警署、詭計大量縮短或者轉換了情景,根本不需要這麼認真在意原著,但我就是很在意。例如第七集〈偽裝〉,本來是草薙跟湯川去婚宴途中的見到的事,說成是跟栗林做一些研究觀察;第九集〈擾亂〉,本來是湯川合著草薙捉犯人、內海薰不知就裏跟湯川同車、結果是湯川保護了內海而草薙保護了湯川加逮到犯人(本來是很美妙的三角戀,不是嗎?),內海變成栗林,而草薙變成了岸谷。 火花相對較好的是第六章〈密室〉,可能因為有個名義上可以跟湯川一較高下的「美女科學家」。原先小說有大量提及湯川本人和朋友間的一些小歷史,其實在《伽俐略的苦惱》中的故事基本都有這個「告訴你湯川其實是這樣這樣的一個人」的傾向,所以湯川迷其實好應該看一看這書。因為劇集不想提及太多湯川的過去,尤其是連草薙這個朋友都沒有地位的時候,在這章原來的主角旅館店東夫婦也就無必要出場了。雖然如此,這個改動卻也改得挺新鮮的,嘩,湯川和岸谷睡在同一個旅房耶!也雖然最後沒有明示暗示過最後有沒有過夜,但這種很外景的感覺是不錯啦。然後我想,應該有不少人是因為在預告見到湯川作勢要推岸谷下橋,好奇才來看,但只是一個小小的片段,也沒有甚麼惡意的意思。 第九集〈擾亂〉是很奇妙的一集吧!哈哈!犯人是一個憎恨湯川老師的人呢,事件的起初還是因為有恐嚇信的出現,所以網民都說:老師今次想不有興趣都不行了。大家還都很喜歡生瀨大叔,說大叔很萌。的而且確,這個生瀨演的兇手高藤有緊張時咬手的習慣不是咬指身,而是手指頭,不是咬一隻,而是除姆指外的四隻。當高藤在謀殺湯川不果後見到湯川的車完好和在車上駕駛不是湯川本人時,高藤的頭成90度一側,就像個卡通人物!又當高藤看到湯川從車上望著他,知道詭計失敗後,高藤又把手放上嘴邊!網民立指:「犯人露出了少女的表情!」後來跟我身邊的人再看一次,那君笑得人仰肚翻。當然小栗子也是個「沒有甚麼作用」的亮點配角,作用只是比原著進一步強調老師無視了犯人,但其實只是編劇想恥笑一下栗林。像網民依上一集〈演技〉的內容(因老師要示範犯人詭計予岸谷看,所以用了栗林的電話,還有恥笑栗林的對白說刪去岸谷之前的通訊錄人名其實只有兩個而已,指栗林的朋友很少。)進一步恥笑栗林:電話簿上的人名又刪一個了!哈哈!而且還只是想利用他而已,根本不是朋友來的! 但其實有沒有人發現〈擾亂〉的詭計內容有點似層相識?利用不知甚麼技術遙距令他人的耳窩起了作用、頭腦暈眩。我想是有點像〈心聽〉的內容吧! 好啦!今天要去看《真夏方程式》了。我既期待卻又不期待,原書都有點失望,這個會怎樣呢?現在我都成了吉高的迷,雖然不是很迷的那種,但也變得比較喜歡了。呀!草薙!呀!北村!今天終於可以見到你了! 暫筆    2013年6月30日下午 P.S. 呀!忘了寫吐自己槽的事!我看戲回來就補寫。 補充: 這輯吐自己槽的頻數都頗高,其他不提,只說寫公式一項。因為新妹子岸谷老是沒好氣,編輯就一於要你收拾湯川老師破壞公物的後果。其中一次老師說公式是沒有用的,只是用來嚇對方,這個反而成為了最有用的公式。其實這些點滴有時是很無聊,只不過讓粉絲們高興一下。 短筆    2013年7月1日下午 相關文章: [嫌疑人X的獻身(日版/韓版/小說版)]翻開不欲人知的真相是朋友,拯救你的使你萬劫不復 [伽俐略系列]內海薰/柴咲幸.岸谷美砂/吉高由里子 [神探伽俐略2]力有,不逮?遺餘力? [Galileo+]福山雅治出品,你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伽俐略系列]湯川學/福山雅治 [真夏方程式]從「博士」身上學到的東西 [聖女的救贖]令草薙俊平一見到就愛上的美貌,差點暪過內海薰敏銳天線的演技

Posted in 電視劇, 觀後感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7個回應

[神探伽俐略2]力有,不逮?遺餘力?

已經播放了4集,表示此劇差不多來到了一半。也許大家都是湯川老師的狂迷才會與日本電視台同步收看,要不然待到6、7月香港某強大電視台播放才看也未為不可。而我,不獨是福山雅治迷,也是湯川學和原作者東野圭吾的支持者。這個第2輯期待了好久,雷聲不非常大,雨點也不算太小。到底不加太多前設去看影像作品,還是較好。 說到是原著的迷,但我對日文是一竅不通,所以只能讀譯本。包括《真夏方程式》和以前的書都讀過,至於新劇包括的《虛像的小丑》和《禁斷的魔術》則未可拜閱。也因此4集以來的3集內容或橋段都一無所知,只有第二集有關占卜吊墜那回是知道的。這輯令我異常期待的是影像化《聖女的救濟(贖)》,我想原著迷也該是對草薙俊平有點偏心而不是內海薰。這裏說的當然是柴咲幸,但顯然這輯需要的原著一般的內海薰而不是一個讓觀眾看看很美麗的內海薰。 從第一集開始,普遍所見的都說劇情十分平淡,沒有甚麼驚人的把戲和詭異的案件。到了最近一集甚至跟物理的關連有點斷裂,使湯川學由物理學家轉化成跟單是高智識、推理力強的常見偵探。如果你只不過喜歡福山大叔,這個當然沒有甚麼問題,即使他整集不過街頭塗鴉,或者說著些你全然不理解的論調,你還是會喜歡的。問題是若然你很注重劇情,我勸還是不要太認真看。一則因為東野先生在寫《虛像的小丑》時已然覺得伽俐略系列不能再寫下去,二則是劇情在篩選精華的時候,往往除去了原著才能發揮的精妙。 第1輯和第2輯的風格明顯是截然不同,原因當然是作者在系列中採取了不一樣的態度(又是因為《嫌疑人X的獻身》對湯川老師的傷害太大),而也許是劇組的成員有所變異而然的。相比第1輯較重犯罪橋段的細節,第2輯寫人的力度較強。所以第1集〈幻惑〉中,我認為湯川學跟苦愛會教主連崎至光的交手寫得不錯。大澤隆夫在演教主的時候也交足內心戲。尤其是尾段一幕證明教主真的有相當的「超能力」,令人感覺到是教主本人得到救贖。第2集〈指標〉要是跟原著相比,內容刪了許多。但從這集開始,大家應該對岸谷美砂+栗林宏美或者岸谷美砂+湯川學多了期待。始終他們花了不少氣力去讓不同角色立體化,性格、個人特質和死穴等等都逐漸鮮明,頗有東野在角色往來的啜核之風。第3集〈心聽〉算是延續上集風格,有趣的點當然就是湯川老師帶著桃子探望屁股受傷的岸谷大小姐。但謎題也不錯挺有趣,而單元女主角大島優子的演出也頗為亮眼。暫時算是能兼顧各方面、最好的一集! 第4集〈曲球〉先前提過,好像很不物理的模樣,實際上是出自最新書目《禁斷的魔術》。伽俐略系列原本是傾向打破傳統偵探故事「不使用以不尋常的科學技術實現的犯罪詭計」,所以罪案多是古怪的科學手段或者與靈異的謎團相關。但《禁斷的魔術》則是作者想像某某跟物理學者遇上會怎樣、物理學者用物理(破案能力)來做探案以外的事會怎樣等等。我想湯川這個偵探的身份,於東野先生來說還有很大空間去發掘。這一集呢,令觀眾感到很不習慣,因為死者的死很快就解決了,大家都問:這麼快就寫公式了?前兒說過推理劇觀眾的常規性就是如此。由於本集的重心不在於女死者的死因,而是女死者跟丈夫棒球手柳澤忠正的連串關係,也是柳澤跟湯川二人來往的種種。偵探跟進死者生前的遺願或者關顧與案件相關人物的生活,並不是十分突異的事。表表者是《遺留搜查》(現在人家都拍到第3輯了)和同是東野筆下大偵探、加賀恭一郎的《新參者》。不過由湯川老師來做這事,是不是有點怪怪的呢?所以切入點是老師先跟棒球手相關,目的是解決棒球手的問題,而不是解決跟死者意願相關的事。當然讓中國系(劇中語)觀眾感到興奮的是湯川老師說了兩口中國話,寫了兩手中國字。還有老師的「不幫我就絕交」,實在寫得大叔老師太可愛了。這一集建構得不怎麼緊扣,可能是原著的問題,也可能是改篇遇到困難,令劇集令人覺得越來越不伽俐略了。 對於劇集一點也沒加重草薙的戲份,我是感到十分氣忿的。此輯說要加《聖女的救贖》作為劇中單元,我就感到奇怪。明明是長篇小說,卻得不到長篇應有的待遇。也許這個還要待大結局或者特別篇才出場。觀眾對草薙沒有感情,在看《聖女》的時候可能趣味大減。你找誰來替代?主人公偏偏是個男刑警,偏偏要跟湯川很有關連。而令這個局面異常奇怪而異常有趣的是草薙愛上了嫌犯而內海薰直覺就是那個嫌犯使的!然後,草薙和內海之間的角力也十分有力。這都可算是劇組作繭自縛了。而草薙跟湯川也叫打了平手(因為嫌犯嘛~),關係終於有改善了(也全靠小薰的死心眼!)另外一提,翻了資料和原書才發現此書當中真的有個小菜鳥刑警叫岸谷,也是草薙和內海以外唯一一個進過13號實驗室的警察。不過大家別興奮,那是個男人。 因為先前沒有看過第1輯的兩個特別版,原來其中一個比較喜歡的故事已經拍了。當然本來兩個故事我也很是喜歡,特別是湯川和內海相遇、三蒲春馬演的那集,但只限於完成了《嫌疑人X》再看。想講那個比較喜歡的故事是跟湯川老師的老師有關,有機會真的會找來看了。關於《真夏方程式》現在都不想說,待劇場版上映時再講。 暫筆 2013年5月9日下午 P.S. 說起阿部寬的加賀恭一郎,令我想起不知怎地福山雅治跟阿部寬的感覺有點相像。他們說的日文是同一種風格(我覺得啦~~),是男神級大叔,演的偵探都是古怪的人(雖然偵探沒幾個不古怪)。大叔說的日文是不是都比較像?阿部結了婚生了女兒,福山哥哥你還青春嗎? 補充: 爬了些轉發過我文章的版(謝大大細心讀我的文:)),倒是認為關於柴咲幸和吉高由里子的爭論實在太多,而且大家都只討論其他配角的甚麼。對於劇組忽略草薙,我個人認為是因為大家都沒有認真看待湯川老師這個人。是因為大家都只是為了看福山,而忘了我們要留意的是湯川嗎?(要是真的因為這個,坦白說還要不要讓Masha來做好了)大家懂的就是湯川老師很厲害但很古怪,這個若是在宣傳上說成這樣當然沒有問題,問題是他們真的把湯川老師拍成這樣! 福山做的湯川略嫌有點呆板。實際湯川風趣、說話不饒人,對很多事情都很好奇。「實在很有趣」這句台詞雖然真的代表了湯川某方面的性格,可是卻把湯川老師看得太不近人情了。寫公式甚至是把看角色變成純粹看福山!一點也不尊重角色和劇情發展(雖然第5集的自抽不錯)。當初他們有心要拍《嫌》的劇場版早就不該把湯川拍得這樣死板,這回的湯川真的是有血有淚!他真的傷了幾多個心呀?(嗚……想起劇情都要哭了)《真夏方程式》反倒不要緊,因為湯川老師在此的人情發揮反而沒那麼強。 湯川老師其實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福山早前在台灣緯來日本台的訪問中提到,湯川學對戀愛沒有甚麼興趣。我就是不能苟同,也對福山為劇組調動這樣開辯很失望。湯川跟內海是有感情線的,大家是讀者的話是肯定發現到的。就算不然,在草薙曾經調侃湯川的內容也該見過。老師他是不說,但不代表他沒有感情,或對感情沒有興趣。否則,在《嫌》裏頭真的有那麼容易就發現好友要戀愛嗎?在《聖》裏頭真的有可能多想了草薙的份,真的那麼明白好友戀愛的感受嗎?整個湯川學系列從沒有自老師口中表述任何關於感情的看法,所以我們只可以說不知道,但絕不能說沒有。湯川老師也是個人,他有感情,也懂戀愛何物。他不只是實驗室裏的科學怪人,他知的、他表現的都可以讓大家知道湯川學不是你所看見那般表面。 這些我本來想另撰一文,專談湯川學。但也許可以再待會才寫。 草筆    2013年5月19日 晚夜 相關文章: [嫌疑人X的獻身(日版/韓版/小說版)]翻開不欲人知的真相是朋友,拯救你的使你萬劫不復 [伽俐略系列]內海薰/柴咲幸.岸谷美砂/吉高由里子 [Galileo+]福山雅治出品,你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伽俐略系列]湯川學/福山雅治 [神探伽俐略2]不能用期待的心境來看;其實做得比想像中好 [真夏方程式]從「博士」身上學到的東西 [聖女的救贖]令草薙俊平一見到就愛上的美貌,差點暪過內海薰敏銳天線的演技

Posted in 電視劇, 觀後感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7個回應

[伽俐略系列]內海薰/柴咲幸.岸谷美砂/吉高由里子

千呼萬喚始出來,《神探伽俐略2》上星期在日本首播。因為女主易角,所以令不少伽俐略迷稍感失望。當然最不滿的莫過於是原女主角內海薰演員柴咲幸的擁躉,尤其是認為新女一吉高由里子不夠吸引而有微言。在劇集播出前,我也不太喜歡吉高成為第一女演員這個調動,可是想來也未必全無好處。 其實在《伽俐略1》中我對電視劇加插內海薰這個角色已有不滿,畢竟內海跟原先湯川學的大學好友草薙俊平的身份、性格等等都大有不同,故在故事敍述中有很多的精妙之處不免流失。然而我亦理解電視台認為兩個寡佬的故事看起來比較不吸引這個考慮點,所以日本偵探劇往往都是男偵探+女助手這樣的組合,而通常這樣都組合也較容易產生令觀眾共嗚的火花。 書中的草薙擔當的是像福爾摩斯的華生醫生一般的功能,因此在某一程度上電視劇是可以找別人來取代的,雖然我們並無見過成功又沒有華生的福爾摩斯映像作品。只不過,內海薰這個角色是原作者東野圭吾先生親自加上的,這一點在《嫌疑人X的獻身》以後的著作都可以印證出來。可是,草薙的存在還是在相當的重要性,也因此東野先生特意為草薙寫了《聖女 的救贖》一書。 之於內海,如果有讀過原著的人都不難發現那跟柴咲的內海是兩個全然不同的角色和人物。跟湯川不一樣,我們尤其在《真夏方程式》中可以見到東野是有意把湯川重新定位,寫成比較接近福山雅治的形象。而書中的內海是一個十分有主見、相信自己的女性直覺、不怕與上司據理力爭、執善固執的女刑警,其中有一些部份還是可以跟劇中的相似,但那些相似都算是警匪故事女刑警的共通特徵,沒有獨特性。還有一點,是東野多次在書中提及內海的丹鳳眼,丹鳳眼有時是有想法女人的特徵,對於東野的角色設定也比較貼切。柴咲的眼睛顯然不是。 但我們看過整輯《伽俐略1》,對柴咲也沒有甚麼反感。一則是因為湯川和草薙的人物設定跟原著的也不太相像,令電視劇的原創性大增,加插甚麼故事裏沒有的角色也未為不可,我甚至認為劇組是騎劫了東野先生的小說;二則是內海換草薙本身是一換一,實際上在於一個新鮮的劇來說並非太大接受不了。加上,內海的角色本身包含了原草薙少許的特質,這樣反而令內海變得雖鈍鈍但可愛。劇中加入了湯川和內海隱隱約約的感情線,同時對於這點於後期伽俐略小說顯得越漸明朗,兩者對於二人的感情大抵有不同但可觀的情感發展,使湯川教授比一個只留在實驗室的科學怪人更似一個普通人。 對吉高由里子有很負面反嚮的觀眾,可能比較習慣本劇的常規性。偵探/推理劇迷的常規性其實頗重,始終接受每集「難題>線索>解決」這種方程實在也很僵化。要不是你十分喜歡柴咲,二不就是你很喜歡內海。你會想內海走了,那湯川教授怎好?吉高由里子也太年輕了吧?也許你又覺得吉高沒柴咲漂亮,演技也好像很誇張。而且岸谷美砂真是很討人厭的角色:主見太強、太自負、太不可一世、該聰明不聰明該笨不笨。 怎樣說呢?我認為用吉高的岸谷取代柴咲的內海,某程度上更可接近原著的內海。當然有很多意義是劇組更如何努力改都改不回的。首先當然是內海的出現合理地挽回湯川和草薙以致警察的關係,甚至乎是伽俐略系列和讀者的關係。那是因為在《嫌疑人X》中湯川在石神哲哉和草薙及正義之間的拉扯,實在痛徹心靡。內海薰可真算是湯川教授的救藥。同時間,內海和草薙這對上司下屬的關係,和相互跟湯川不同的情意結更令各人的線段起了暗湧。這些是早就出現的內海和取代內海的岸谷都做不到的,因為劇集對於這些點滴根本無從入手。而岸谷的無奈跟湯川的不情願也令這一雙破案組合好像難以拉在一起。 但劇組起用吉高而棄柴咲,我想未必單純是那些八卦、公司制度等等的問題。可以說是吉高的相貌比起柴咲像內海薰多很多。岸谷開先的那種處處不饒人的性格也較像開先的內海。其實你順序看伽俐略系列,不其然會對當中的角色起了感情。因為這雖非直言情的小說,但你卻逐小逐小感受到角色的情感,你跟角色也一起成長了。我相信岸谷這角色設定比較切合內海薰由出場到最新近形象的假定去向。 我不知道東野先生對於女主易角的態度是比以往加插女角般積極,還是完全只當是原創角色不作理會。但我始終喜歡內海的出現令伽俐略系列帶來的新鮮感,到底作為讀者也認為《嫌疑人X》之後很難接下去,這是劇組與作者互動後的好處。東野先生曾經說過有可能不再為伽俐略系列續書,因為再沒有太多相關的靈感。我只看到有中文譯本的書目,感受到因為《嫌疑人X》而成的那種「除卻巫山不是雲」。也感受到伽俐略系列的常規性續延,但上不到高潮的力量。在東野勉強出版兩本短篇集後映像化的劇集,希望能為東野在伽俐略這個使讀者熱愛的系列添上新元素。 隨筆暫書    2013年4月22日中午 P.S. 因為腐和北村一輝的原故,我私下對草薙是有點偏心的,其實我是希望劇組對湯川X草薙明示暗喻些感情。 補充: 我心目中的內海薰並不是柴咲幸演繹的那種有點鈍的女子,反而是有點小聰明。這個在《伽俐略的苦惱》第一章的故事(即上季SP的前集)中不難見出。 電視劇依然沒有加重草薙的出場。實際上本身草薙+內海的火花也十分強,這本來在《真夏方程式》的電影有更大機會產生,但可惜因為原故事的限制,能產生的火花依然有限。再者,種種火花需要長時間令觀眾對角色性格有相當的掌握,才算可以真正發揮出來,否則只不過是純粹的角色衝突而已。 到目前為此,《伽俐略2》一項很值得讚賞的是能夠成功掌控「萬年助手」栗林宏美的特質和角色作用。一則栗林與岸谷的嘴舌往來十分精彩,顯示到編劇有好好善用兩個角色自身性格的盲點;二則是栗林的人物塑造顯得比上輯鮮明生動,不再單是一個規勸湯川教授做好老本行的極煩膠二打六。栗林這個角色雖然是電視劇原創的,卻因為長期在第13號實驗室,跟湯川很近,加之在本輯的故事中取代了部份原草薙在氣氛上的作用,所以潛力可算是十分巨大。 又暫筆    2013年4月26日淩晨 相關文章: [嫌疑人X的獻身(日版/韓版/小說版)]翻開不欲人知的真相是朋友,拯救你的使你萬劫不復 [神探伽俐略2]力有,不逮?遺餘力? [Galileo+]福山雅治出品,你知道這代表甚麼嗎? [伽俐略系列]湯川學/福山雅治 [神探伽俐略2]不能用期待的心境來看;其實做得比想像中好 [真夏方程式]從「博士」身上學到的東西 [聖女的救贖]令草薙俊平一見到就愛上的美貌,差點暪過內海薰敏銳天線的演技

Posted in 電視劇, 觀後感, 小說及書類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7個回應